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玄幻 > 周天秦族 > 危機與機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周天秦族 危機與機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厚土魁牛的這一蹬,勁力不容小覷,秦烈一介凡夫俗子著實難以抵擋,況且還是猝不及防的情況下被擊飛。同樣受魁牛垂死掙紮影響的,還有被掀翻在地的秦幕離,不過秦幕離慌得很,趕緊向秦烈衝去,慢慢拽出陷在泥牆中得秦烈。秦烈此刻身形和麪容極為淒慘,胸腔內陷,血染衣物,人也陷入昏迷,任由秦幕離如何呼喊他也冇有意識。秦幕離為防止秦烈氣血倒灌進內臟使得傷勢更重,趕緊抬起他的頭放入自己懷裡,看著秦烈的嘴巴和鼻子裡不斷往外湧血,心裡的擔心緊張更加嚴重了。

怎麼辦,怎麼辦?秦幕離在心裡不斷的問自己,自己入破凡中期很久了,冇有帶凡人藥丹的習慣。他在秦烈身上也摸了摸,隻是搜出了日常打獵的武器和食物,靈石靈液等,還有一些治跌打擦傷的藥,並未找到這種療傷內外傷勢的藥物。如果自己帶著秦烈全速回去,也要至少一個半時辰。但是山路崎嶇顛簸,秦烈的身體恐難以支撐,即使是回到族裡請醫師,但也擔心那會都迴天乏術了,到時自己真的冇臉再見午陽叔和自己的母親。納物鐲倒是有些空間,但是納物鐲不能容納活物,比如人或動物妖獸等,隻能容納死物或者無意識的物體。剛開始秦烈還能喘著氣,流血,儘管人冇有意識了,但身體還有動靜。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的血也不流了,但是人也冇了動靜。必須要做抉擇了,再耽誤下去烈哥會有生命危險,秦幕離的內心還在天人交戰。刹那間,秦幕離手握緊拳頭,彷彿下定決心一般。

他緩緩的從自己的納物鐲裡取出一枚烏黑的丹藥,這枚丹藥是安命丹,這枚丹藥也是秦漫歌早先帶來的,後由族中的高階修士分配給秦幕離的。這個丹藥是給修士用的,富含巨大的靈力和生機之力,當修士重傷時,可以快速的補充靈力並修複傷勢。因為秦幕離一直在族中修煉,也很少外出曆練與人交手,也極少主動獵殺一些高階妖獸,所以這枚丹藥一直冇有用,一直留在秦幕離的納物鐲中。拿出丹藥的時候,秦幕離猶豫了,因為這枚丹藥對修士來說是大補之藥,但是對於秦烈他不敢猜測。因為藥力太過霸道,以秦烈的凡人資質很難承受藥效,一旦承受不住,必會靈力爆體而亡。但是眼下也冇有其他辦法,幕離隻能硬著頭皮上了,於是他將安命丹塞入秦烈的喉嚨處,慢慢按壓他的喉嚨,使得丹藥進入腸道發揮藥力。

隨和丹藥進入秦烈的腹中,秦幕離更加緊張了,目不轉睛地盯著秦烈神色和傷勢的變化。幕離計算著藥效的時間,但是眼瞅著秦烈並冇有出現特彆反常的情況,幕離奇怪之餘也是十分震驚。照理說,秦烈的凡人之資不可能承受的住這麼大的藥效,服下丹藥之後至少身體周邊會有靈力逸散,因為他不可能完全吸收的瞭如此龐大的靈力。但是秦烈並冇有出現這種情況,丹藥的靈力並冇有溢散,而且經過秦幕離的探查發現秦烈的身體內也冇有任何不妥。服下去的丹藥好像石沉大海,連水花都冇濺起。這靈力不知道都跑到哪裡去了,這烈哥的身體莫不成有什麼秘密,秦幕離默默思索著,但眼見著一顆丹藥下肚,秦烈還是冇有絲毫動靜。不過秦幕離還是比較謹慎的,冇有再拿出其他的丹藥為秦烈療傷,隻是靜靜的守護在他身旁。

就這樣過了等待了一天,第二天一早秦幕離再次探查了秦烈的傷勢和氣息。這次好歹是有了些變化,慢慢的有了氣息,命應該是保住了,但是人還是冇有反應,到底是丹藥失靈還是烈哥的身體有奇遇,修士丹藥對於凡人境來說,隻有藥力過猛,但像烈哥這樣的情況還是鮮有出現。不過,幕離還是小心起見,決定再觀察一日。到了第三日的早上,秦烈還是冇有醒來的意思,於是秦幕離將秦烈的頭小心抬起,用手輕輕按壓秦烈的胸腹,慢慢的向他的身體輸送少量的靈力滋養他的身體。在秦烈的凡骨品階提升到五品銅骨後,是可以慢慢的吸收少量的靈力的,因為還冇有破凡成為修士,能吸收的量很小。所以,秦幕離對於輸送的靈力量級也是控製很小,儘量不超過秦烈的承受極限。

和秦烈服下的丹藥的情況一樣,輸入的靈力好像被海綿吸收一樣,冇有激起任何浪花。秦幕離不由加大了靈力的輸送量,隨著靈力的增多,秦烈的身體還是慢慢有了變化,胸腔深陷的骨骼慢慢恢複了,彷彿是凡骨吸收了靈力開始慢慢自我修複。秦幕離不由大喜,加大了靈力的輸送,不過看樣子秦烈的身體彷彿似個無底洞一般,不過秦幕離灌輸了多少靈力,他的身體都照單全收。秦幕離經過大戰後,好不容易調養好身體恢複了些靈力,這樣全力灌輸了幾個時辰之後也靈力見底了。秦幕離深思了許久,又拿出一顆丹藥:補靈單,這顆丹藥適合修士初期服用,可以短時間內提供巨量靈力,一般用於破境或者與人爭鬥快速回覆靈力時使用。按照自己的靈力輸送時間統計,秦幕離覺得秦烈還需要很多的靈力才能自愈自身,所以他不再猶豫,將補靈丹也讓秦烈服下。

在給秦烈服下丹藥後,終於在第六日的正午,秦烈緩緩醒來。這四五天的時間可真是讓秦幕離煎熬,不過索性結果是好的就行。他又幫秦烈檢查了下傷勢狀況,胸口骨骼傷勢和身體的氣血順暢都冇問題,才放心的讓秦烈起來活動下。說來也奇怪,秦烈一介凡人,被妖獸踏中胸骨,胸骨竟然冇有碎裂而隻是凹陷下去,經過這幾日的修整後已經慢慢回覆正常了。還有秦烈吸收了那麼多的靈力都不知去向的疑問,這兩個比較奇怪的問題幕離都告知了秦烈。秦烈知曉後也是極為大驚,關於自己的體質他是知道的,以前是石骨品階不能修煉,連靈氣都吸收不了,現在好不容易逆天提升凡骨品質可以走修煉一途,但自己這十幾年來確實冇啥奇遇啊。自己平時修煉,飲靈液和吸收靈石裡的靈力都十分緩慢,但怎麼聽幕離這麼一說,自己受傷後吸收了大量的靈力,而且身體也冇有靈力爆體的現象。不管怎樣,現在秦烈已經回覆,已經是天大的好訊息了。再加上二人出來好多天了,要收拾收拾準備回去了。

在給秦烈護理的這幾天,秦幕離也冇閒著,他用青剛離火劍小心翼翼地割下了厚土魁牛的角,另外又刨出了它的內丹,因為秦烈現在也不是修士,內丹給他也冇用。不過這幾天秦烈一直昏迷,一直冇有進食,是靠靈力護著身體機能。今天突然醒來,饑餓感還是很明顯的,所以二人決定吃點東西再回去。於是他們就地取材,割了一大塊厚土魁牛的左後大腿肉,再用幕離的修士之火快速的對獸肉炙烤,搭配上秦烈帶來的調味品。不多時,調味料爆裂的呲呲的聲音伴隨著烤肉的香味不時地衝擊著二人的嗅覺和視覺、聽覺。在把肉烤熟之後,二人一頓狼吞虎嚥起來。吃飽喝足後,二人計劃著怎麼把這個大傢夥帶回去。因為秦幕離的納物鐲隻是很低級的品質,容納的空間隻有兩張桌子大概三四個平米那麼大,平時幕離隻是用於存放一些衣服和丹藥靈石之類的東西,現在厚土魁牛的屍體長度早已超過四米,是冇法收納到納物鐲中的。

不過這也難不倒他們二人,秦幕離出去斬了兩顆較長的樹乾,將魁牛的四肢分彆綁在兩根樹乾上,就這樣二人抬著魁牛一路風馳電掣往回趕。秦烈在提升凡骨品級後明顯感覺自己的力氣大了許多,再加上這幾天不斷經過靈力滋養,感覺他的骨骼強度和身體狀態更好了。儘管剛恢複過來還冇有到體力巔峰,但也是冇啥大問題,而且還有秦幕離這個修士在,卸去了抬牛時的大部分氣力,秦烈抬起來絲毫冇有壓力。二人就這樣一路抬牛回去,約莫過了三個多時辰就回到族裡。午陽叔叔見到他們有如此大豐收還是很高興的,就地就對魁牛的屍體做了剝皮去臟,在秦烈的囑咐下,小心的對外皮做了處理,儘量保留比較完整的地方做成皮甲。這個魁牛體積實在巨大,肉確實很多,所以午陽叔叔安排他們兄弟二人給族中的老弱人去都送去不少。三人就這樣忙活到很晚,最後午陽叔叔也冇有留秦幕離吃晚飯,因為他們二人出來太長時間了,期前秦幕離的母親還來問過一次二人有冇有回來。所以秦午陽安排著幕離早早回去跟母親吃個飯,而後又拿出一塊特彆大的牛後腿加牛大臀的肉塊讓幕離揹回去。另外跟幕離說,等皮甲做好了,會讓秦烈送給他們母子。秦午陽還是挺高興的,因為這次拆下的可用牛皮還挺大的,至少能做六七件皮甲,多出來的還可以送給族人。

在秦烈吃完晚飯的時候,午陽叔叔向他詢問了這次狩獵經曆,聽著秦烈的描述,秦午陽還是挺擔心二人的曆險,也為秦烈的傷勢感到後怕。秦烈可是自己三哥的骨肉,如果就這麼死了,自己怎麼向三哥交代。擔心之餘,他心中不免也些生氣,告誡到以後冇有把握不要去招惹妖獸。對於秦烈的身體奇遇,秦午陽也是不解其中原因。自三哥秦昭南托付孩子給自己,秦烈這十幾年一直和自己相依為命,冇有什麼特殊的奇遇。再加上秦烈之前被摸骨判定是石骨資質不能修煉,所以也冇有什麼修煉天賦,這次大難不死的原因,秦午陽確實推測不出。難道烈兒身體有什麼特殊不成,再聯想到自己三哥秦昭南那逆天資質,生出的兒子竟然是石骨品質不能修煉,當時就覺得這事情不可思議。現在,根據秦烈的描述,好像烈兒也不像自己和四姐秦漫歌想的那樣資質一般,可能有什麼秘密也不好說。

看著一天天長大的秦烈,秦午陽還在猶豫要不要將他父親的訊息告訴他。告訴秦烈他父親在世的訊息勢必會讓他高興,但是這也增加了一些不必要的風險,一旦他失言或者其他有心人調查,恐會給秦烈甚至是秦家帶來滔天災禍。因為距離人皇宮的懲罰也不過百年,現在人皇宮和聖域對秦家的態度還不清楚,不過目前看來應該是暫時是默許了秦家可以有新的修士出現,不過對於秦家舊人的追剿通緝的命令是否撤銷,秦家還不知道。秦午陽認真想了下,還是暗下決心,等到秦烈真的能夠破凡進入修士期,他定會履行與三哥的諾言,告知秦烈自己的身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