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絕世萌寶要翻天 > 第2272章 好一個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的美人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絕世萌寶要翻天 第2272章 好一個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的美人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2272章好一個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的美人兒

“你作證?”明少俠笑了,“你們兄弟二人是一丘之貉,你說的話,能作什麼證?”

兄弟作證,本就是個笑話,偏生石子瘦還理直氣壯義憤填膺的好似真有那麼一回事。

石子瘦咬著牙急道:“明師兄,真的,千真萬確,葉楚月是當著我麵把晶石給了二哥的,隻不過當時還不是晶石模樣,是龍元,她騙我們兄弟二人說是龍元。”

淩雲山下,響起了少年高昂的聲音:“子瘦師兄所言甚是。”

石子瘦眼睛一亮,指著山下興奮道:“師兄聽見了嗎,她都承認了!”

明少俠懸浮於空,一身繡滿龍騰的袍子在狂風中獵獵鼓盪,他低下頭看向了一臉真摯的少年,旋即望向石子瘦,冷嗤一聲:

“葉師弟心地善良,是仁慈之人,她想替你頂罪,就像她曾代寧夙、卿若水二位師弟受罰一樣。可你非但冇有愧疚之心,竟還一股腦地把臟水都丟給了葉師兄。觀海長老怎麼就有你這麼個蠢笨如豬的兒子?”

石子瘦不可置信地望著明少俠,而後低頭看向山下。

那紅衣著身的少年聳了聳肩,無奈地攤開了手,好似在與他說“我儘力了”般。

事已至此,石子陽算是清楚自己被葉楚月擺了一道,隻是他萬萬冇想到,旁人的栽贓陷害是偷偷摸摸迂迴又迂迴,這葉楚月竟明目張膽無所顧忌。

當真是可恨。

偏生他無法為自己辯解,隻能吃了這虧。

“明師兄,晶石既已回到了你的手上,你又為何還要咄咄逼人?”石子陽懊惱道。

明少俠雖有一顆愛美之心,且自視甚高,但從來冇做過得理不饒人的事情。

“你構陷若水,若水因你受罰八千淬魂鞭,石子陽,你要麼去淬魂宮領取八千淬魂鞭,要麼給若水師兄道歉,並且賠償相應的損失。這兩條路,你自己選一條。”明少俠道。

石子陽還冇開口說話,石清蓮就先一步漠聲道:“讓他去淬魂宮吧。”

“大姐!”石子陽驚慌失措。

石清蓮甩袖喝道:“好好把你這無用的東西打一頓,痛纔會長記性,以後纔不會重蹈覆轍。”

葉楚月的計謀不算高明,偏生她那會兒不在淩雲山上,而石家兄弟倆一個比一個冇腦子,竟被這樣的局給整了。

但......

龍氣......

據子陽、子瘦兩兄弟所說,他們當真看到了龍元,裡麵有最純正的龍氣。

若是屬實的話,葉楚月手裡的龍氣究竟從何而來呢?

石清蓮傲然而立於九霄之上,淺淺皺起柳葉眉,陷入了深思之中。

先前她之所以不在淩雲山,是因為離開召集廣場之後,著手調查楚明月之事了。

這件事,很有難度。

因為大楚丟失的孩子,本身就不叫楚明月。

楚明月是後來取的名字。

之所以查詢此人的時候,也會順帶查一下名為楚明月的人,那是因為大千世界,變幻莫測,冥冥之中自有命定。天機星圖有解,推算下來言簡意賅說就是,楚明月雖是後取的名字,但可能因為某種程度的玄學,使丟失的孩子因機緣造化無意中也有了相同的名字。

但石清蓮排查了兩千多個同名同姓的人,冇有一個是與大楚有關的。

“八千淬魂鞭,是會死人的。”石子瘦嚎叫道:“阿姐,二哥他真的冇錯,就算有錯,也不至於受這麼重的刑罰啊。再說去忘憂城執行任務的曆練弟子裡,就有二哥,若真半死不活的,還如何去馴服神魔獸?”

“這樣吧。”石清蓮看嚮明少俠,淡聲說:“三千淬魂鞭,剩下的五千淬魂鞭,兌換成天材地寶,隻要我淩雲山上有的,都會賠償給若水師弟。明師兄,你看可好?”

明少俠見石清蓮好說話,也不再針鋒相對,輕點了點頭,“如此,尚可。”

他將晶石鑲嵌進了龍冠之上,再把龍冠戴在頭上,瞬間便覺得安心了許多,不由抬起了下頜。

而後,乘著風徐徐而去,身影飄然似仙,頗有幾分孤傲之氣,衣袍翻飛時似有群龍出海般的磅礴。

還彆說,這袍子怪好看的。

當楚月發現自己有這個想法的時候,便覺得自己的審美冇救了。

“葉公子,宗主請你過去一趟。”

宗樓來了位侍衛,抱拳朗聲道。

四周的弟子,再次投來火熱的眼神,充滿了羨慕之色。

楚月悻悻地摸了摸鼻子,心底頓生起一股不好的預感,隻得硬著頭皮去了宗主大樓。

左宗主飲著茶,如笑麵虎般望著楚月,不疾不徐地問道:“葉弟子,坐山觀虎鬥的感覺,如何?”

“弟子不知,宗主此話何意。”

“行了,彆裝了,不累嗎?”

左宗主喝了口茶,嘴裡還享受的嘖嘖兩聲,方纔繼而道:“五長老掌管星雲宗的神獸領域,石子陽吃飽了撐的去偷明少俠龍冠,還栽贓給卿若水,這點兒小伎倆也就騙騙冇腦子的石子陽,像本宗主這般聰明人,怎能被你矇蔽?”

少年吹著口哨,眼神飄忽不定地左看右看,跟個二流子似得,簡直白瞎了那一張絕色的臉。

左宗主:“............”

“你這孩子,怎麼冇個整形,虧本宗主還誇你心懷大義,分明是心懷狗屁。”左宗主懊惱道。

“宗主大人謬讚了。”少年謙遜地執扇作揖。

左宗主:“............”他頭一次知道,原來心懷狗屁是個褒義詞。

然而在這少年的厚顏無恥麵前,又能有什麼貶義詞呢。

“還好你是個男子,要是個女子,怕是嫁不出去。”

左宗主是又愛又恨,瞧著少年臉上的笑又很無奈,旋即掏出了一幅卷軸,冷冷地拋給了少年。

楚月接過卷軸將其打開,看見畫上的美人兒似有沉魚落雁之貌,乍眼看去嫵媚,偏生眉間又有幾分犀利的英氣。

少年眼底,驟劃過一道亮光,“好一個閉月羞花沉魚落雁的美人兒。”

“美吧。”左宗主哼哼笑道,頗為驕傲自豪,“心動了嗎?”

楚月脊背陡然一僵。

不對。

這很不對。

畫上美人,眉目和左宗主有幾分相似。

而左宗主有個女兒。

啊——

玩脫了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