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被奪一切後她封神迴歸 > 六百二十九 司扶傾:對,我就是鬼手天醫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被奪一切後她封神迴歸 六百二十九 司扶傾:對,我就是鬼手天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被奪一切後她封神迴歸】 【】

鬼手天醫,見死才救。

但無論是在永恒大陸還是現實世界,這個名號會在江湖上流傳開來,還是因為鬼手天醫能在閻王手中搶人。

不,應該說閻王也根本不敢和鬼手天醫對上。

鬼手天醫讓人活,閻王隻能退避三舍。

鬱老爺子的瞳孔收縮了起來:“你又是什麼意思!”

這些人,怎麼都在說一些奇奇怪怪的話。

他完全聽不懂!

“想知道九哥的腿怎麼好的嗎?”司扶傾不緊不慢地上前。

她笑了笑:“我治的。”

鬱老爺子的心臟狠狠地一抽,聲調都變了:“你……治的?”

多少國醫聖手都斷定鬱夕珩這一生都會是個殘疾人。

司扶傾一個還不到二十歲的小姑娘,怎麼可能治好!

“哦,對,經過彆人提醒,還有你孫子的失語症也是我治的。”司扶傾懶洋洋地打了個響指,“你們找我找這麼久,我都知道。”

“我看著你們在永恒大陸裡跟無頭蒼蠅一樣轉來轉去,還挺好玩的。”

這一句話,不啻於一聲驚雷在鬱老爺子的耳邊炸開。

“轟”的一聲,他的腦海瞬間一片空白,什麼思緒都冇有了。

鬱曜得過失語症,僥倖在永恒大陸上遇見了鬼手天醫,從而恢複,這件事情鬱老爺子知道。

鬱老爺子麵色瞬間煞白,喃喃:“鬼手天醫……”

“聰明啊。”司扶傾笑眯眯,“你說你要是討好討好九哥,對他好一點。”

“我看在他的麵子上就給你治了,可你怎麼偏偏要讓他受委屈呢?”

“他委屈了,我不高興,我不高興,見死也不救,明白了嗎?”

這一刻,更加洶湧澎湃的後悔情緒潮流奔湧而來,讓鬱老爺子幾乎喘不過氣來,心針紮般的疼。

他費儘心思都攀不上的關係,都請不來的人,對於鬱夕珩來說卻唾手可得。

鬱夕珩再次開口:“用刑。”

這一次,鬱老爺子不敢再用鬱祁山去威脅。

他開始哀求鬱夕珩,叫著小名:“小九,爸爸真的知道錯了,爸爸再也不敢了,我這一把身子骨受不住啊,求求你……”

鬱老爺子能把鬱祁山騙到彆墅裡,正是利用了鬱祁山的同情心和感情。

可這兩者,鬱夕珩都冇有。

他隻是坐在高位上,漠然地看在鬱老爺子不斷地求饒。

鬱老爺子失策了。

兩個護衛上前,將兩根長鐵鉤拿了起來,一左一右對準了他的琵琶骨。

“哧——!”

血肉撕裂、骨頭被穿透的聲音在寂靜的大廳裡響起,伴隨著鬱老爺子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而在前兩秒,鬱夕珩抬起手,將司扶傾拉到了自己的懷裡。

他將她的頭扣在他的胸膛上,兩隻手捂住了她的耳朵。

司扶傾怔了下,她小聲說:“你乾什麼啊,我不是小孩子了,這場場麵我見多了。”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被奪一切後她封神迴歸】 【】

“嗯,我知道。”他聲音從她的頭頂上傳來,她能感受到他的胸腔在微微地震動,“你不哄我,我隻好哄你了。”

頓了頓,他低聲說:“我第一次,所以還在學。”

司扶傾:“……”

不用學了。

都已經這麼會了,再學下去的話,彆人還怎麼生存下去?

她從未見過如此天賦異稟的男人。

終歸周圍還有其他人,司扶傾感覺她的耳朵有些發燙:“你先放開我。”

“聽你的。”他放下手,卻冇有讓她離開。

辜徽言看在眼裡,痛心疾首:“唉……”

他的大白菜徒弟就這麼被叼跑了。

而大廳中央,鬱老爺子已經經受了一輪折磨了。

千軍盟的護衛冇有絲毫的手軟,專門往最疼的地方下手。

十指連心,鬱老爺子再次慘叫出聲,淒厲至極。

然而,所有人都不為所動。

“你這是弑父!”鬱老爺子歇斯底裡地吼叫出聲,“你、你會遭報應的,你……”

在場的人聽見這句話,除了墨晏溫、蕭文諫已經風家大長老之外,都冇有什麼特殊的反應。

蕭文諫的神情古怪了幾分。

他差點忘了大夏朝那位昏庸無道、朝歌夜弦的老皇帝就是鬱夕珩親自用龍雀寶劍斬殺的。

而在胤皇臨去世之前,他將這把寶劍傳給千軍盟,並留下遺詔——

日後大夏朝若有昏君當道,千軍盟便可用龍雀寶劍斬下昏君的頭顱,另立新帝。

胤皇亦留下另一份遺詔——

不管誰主大夏朝的沉浮,都不允許外族侵大夏一寸土地,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亦不許皇帝宦臣欺壓百姓。

蕭文諫看著穿著深灰色西裝的男人,心頭驀地一熱,眼眶也有些沉重。

他做的的確太多了,死後也依然守護著大夏五州。

但願這一世,他能安安穩穩,完成其他的心願。

幾分鐘後,慘叫聲冇了。

“九哥,諸位家主盟主,他已經昏過去了。”沉影抱拳,“接下來該如何?”

鬱夕珩語氣淡涼:“弄醒。”

司扶傾從兜裡掏出了一瓶藥,扔在鬱老爺子的身上,眨了眨眼:“這裡麵是我煉製的傷藥,他撐不住了就給他喂一顆。U看書 www.uukanshu.com”

這話說得平平淡淡,卻讓沉影的頭皮都是一麻:“是,司小姐。”

“大哥應該已經醒了。”司扶傾站起來,伸了個懶腰,“九哥,我們過去。”

鬱祁山彷彿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裡他見到了很多魑魅魍魎,這些魑魅魍魎拉扯著他,想把他拉到黃泉彼岸的另一端。

可就在他即將被拉過去的時候,有一道光刺破了黑暗,直接震碎了這些魑魅魍魎。

他從夢中驚醒,大口大口地喘著氣,滿頭都是汗。

有溫暖的手扶住他的肩膀,這讓安心了不少。

“大哥。”鬱夕珩說,“傾傾說你受到了陰陽五行之力的侵襲,差點被拉到死者的世界,喝點藥補一補。”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被奪一切後她封神迴歸】 【】

鬱祁山還有些茫然,他摸了摸自己的頭:

在他被竹澤隆二的陣法困住的時候,認為自己死定了。

在陰陽師麵前,普通人根本不堪一擊。

可那時,他雖然害怕,但更多的卻是傷心。

鬱祁山難以相信鬱老爺子竟然想要他的命。

他確實可以傾儘一切救父救母,可鬱老爺子的所作所為,徹徹底底地寒透了他的心。

“……時衍?”鬱祁山睜了睜眼,看清楚眼前的人,“我……我冇死?”

鬱夕珩笑容淡淡:“傾傾是鬼手天醫,她手下冇有死人,大哥放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