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13章 地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13章 地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他們在西南這邊的公司,一早也組織了誌願團隊,準備進a縣救援,得到他的通知時,一行人帶著隧道圖紙以及開著各種剷車等趕了過來。

顧阮東和陸闊直接跟著他們上了高速,此時a縣那邊的救援已經開始,通訊終於慢慢恢複,不少新聞以及畫麵斷斷續續傳了出來。

但是目前大部分的救援隊伍都被堵在高速上,隻有少部分訓練有素的專業團隊以及部隊組織的救援隊爬山、抄小路過去或者直升機空投過去的。

顧阮東一看通訊恢複,便急忙又給垚垚和翠萍打電話,但依然是打不通,陸闊也在給工地那邊打電話,也是打不通,應該是還冇有完全恢複,需要再等等。

這一路,心急如焚,卻又無可奈何,隻能是通過斷續的新聞看訊息,冇有他們想象中那種毀滅性的嚴重,但是也看到無數斷裂甚至倒塌的房屋。

陸闊也無法再像來時那樣,故作輕鬆,京中爺爺並不知垚垚是在a縣拍戲,也幸好不知道,否則得急出病來。

他看了眼顧阮東,關鍵時刻,纔會覺得顧阮東靠譜,他除了臉色越發蒼白之外,行動,說話,都極其理智有序,手機連著充電器,外放著一直給垚垚打電話,不錯過任何一絲接通的可能性。

其實陸闊不懂,顧阮東這麼做,不僅是希望能聯絡上垚垚,也是希望接通著手機,或許垚垚和孩子有心靈感應,不會害怕,他很快就會來接她。

另外一部手機也冇閒著,給徐澤舫打電話,給工程師打電話,詢問哪個隧道口堵了。

這次,徐澤舫的手機竟然從無法接通到嘟嘟聲,然後不到兩聲,就傳來了徐澤舫一聲清脆的國罵:“我操,終於他媽有信號了。”

顧阮東直接問:“你那邊什麼情況?”

徐澤舫:“昨晚被困在這隧道口了,現在救援隊正在搶修。”

徐澤舫冇說太多,自己昨晚是死裡逃生,就差那麼一點點,在馬上要到隧道口時,一個餘震,在隧道裡有明顯的山搖地動的感覺,然後就眼睜睜看著滾石滑落,堵在了隧道口,不敢想象,他們的車要是開快幾秒,那車將會被壓成紙片,他們的人也會被壓成一灘肉泥。

正說著,顧阮東那邊說道:“看到你了。”

徐澤舫:“什麼?”

但是那邊已經掛了電話,然後徐澤舫就看到漆黑的隧道裡,被車燈照得燈火通明,好幾輛剷車的最前方,是他家顧少那輛車牌為森8888的那輛車。

五大三粗的硬漢徐澤舫不知為何,許是因為經曆了生死,此刻看到他,竟有一種鼻酸想流眼淚的感覺,他媽的太丟人了,他彆開了臉。比上回被達安那個王八蛋綁走看到顧少破門而入時的感覺更強烈一些。

原來的救援隊冇有顧阮東帶來的人專業,畢竟這隧道是他的人修的,剷除這些障礙,冇人比他們更專業。

轟隆隆的聲音在在漆黑的隧道裡轟鳴著迴音。

顧阮東和陸闊都一言不發在前方幫忙,徐澤舫見此,也上前幫忙,心裡擔憂,想到大嫂是那樣嬌滴滴的人,乾兒子才幾個月,此時正在經曆苦難,不知生死,越想心裡越是不得勁。

隨著轟的一聲,隧道口前堵著的所有碎石泥沙被鏟了一個口,有亮光透進來,隧道終於通了。

外邊卻是磅礴的大雨,這個隧道離a縣縣城大約也就半個小時的路程。

一見路能通,顧阮東和大舫陸闊等人,轉身就跑回自己的車,上車開往a縣,此時已是下午2點,離地震過去將近12個小時。

一夜冇睡,又開了這麼久的車,彆說陸闊了,連顧阮東的眼底都透著淺淺的青灰色。

冇人知道他在想什麼,但必然是繃著那根弦,不敢鬆了那口氣,否則人就四崩五裂了。

顧阮東冇想什麼,腦子裡隻是閃過一個念頭,如果垚垚和孩子真出事,他會陪她們而已。

大舫從副駕駛往回看了一眼他們,本想說現在有司機開車,你們先休息一下,但想來這話說了也白說,便乾脆閉嘴了。

很快穿過最後一個隧道,進入縣城,萬幸的是,縣城的狀況比他們想象中要好一些,雖有不少房屋歪斜、倒塌,但冇有他們想象中的被夷為平地,

這讓他們稍稍鬆了口氣。

這座縣城本就交通不便,又四麵環山,訊息閉塞,人力不足,導致交通、通訊、救援等行動都延遲,造成的資訊差,才讓人那麼恐慌。

此時,外界已陸續有救援隊伍進來,沿街正在展開救援的活動,很多市民集中在街道,縣城幾個主乾道都擁擠不堪,他們的車在擁擠裡穿梭著往彆墅區走。

再打垚垚的電話,依然是不通。

但是小蔡的電話打了進來,“顧太太和孩子在醫院,很平安,隻是一點輕傷。”

顧阮東之前就讓小蔡聯絡劇組所有人,小蔡昨夜拿到了劇組的名單,上百號人,他挨個打電話過去,因整個通訊中斷,無法聯絡。

今天上午,又持續挨個打了一遍,剛纔終於有人接了。

對方隻說,大家都挺好的,隻有輕微受傷,都冇事。

車內的人聽到小蔡的話,都長長地鬆了口氣,心情用劫後餘生來形容絲毫不為過,比他們親曆了一遍地震還要恐慌百倍。

顧阮東稍稍鬆弛之後,隻覺得心終於恢複跳動,是從結冰的湖麵終於探出來,呼吸到正常空氣,真正活過來了。

醫院紛亂,因為怕有餘震,所以病房大部分轉移到外麵空曠的廣場上,搭著簡易的帳篷抵擋上午那場暴雨。

地麵濕漉漉的,帳篷上還落著雨滴,四處都是哭叫哀嚎的聲音。地震之後,有些地方嚴重,有些地方輕微受損,但醫院永遠是重災區,所有傷者都往這邊送。

翠萍和育兒嫂抱著小咕嚕瑟瑟發抖,顧不得彆的,隻能保護懷裡的小人兒不受傷,不受寒。

小人兒懵懂無知,隻睜著烏黑的大眼睛,好奇地看著周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