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00章 陰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00章 陰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宋京野和顧阮東還有陸家的關係,是鐵三角的關係,外人根本撼動不了。

廖說道:“給你指條好走的路,你不走,非要往鬼門關闖,恕我不能想陪。”

“這恐怕由不了你。”

廖這次笑了:“真正把你當槍使的是顧阮東,無利不起早,你想想,他為何答應你,把你帶到我麵前?”

趙霆行:“不重要。”

他有心裡準備,能搭上廖部這條線,必然要付出代價。一早就問過顧阮東,顧阮東說他付得起。

他和顧阮東的關係,是外人無法理解的亦敵亦友的關係,該爭時爭,該打時打,該和時和。

不管輸贏,其實最後都會一笑泯恩仇。這也是這麼多年,兩人一直能鬥下去的原因。

廖部見他軟硬不吃,而自己以前那些風流事,怕是紙包不住火,眼下冇有任何辦法,他自己身敗名裂是其次,隻怕牽連家中那位,那位最要臉麵。

所以不得不服從於趙霆行,甚至也抱著僥倖的心理,和他配合,真能逃過這一劫呢?能拖多久拖多久。

趙霆行很滿意:“記住,我們是同一條船上的螞蚱。”

趙霆行孤生一人,往上隻有一位老太太要贍養,往下冇有子嗣繼承家業,但他從冇想過,為什麼要去爭、去搶本不屬於他的東西,大概是骨子裡帶的天性,血液裡流淌著動物般掠奪的本能,活著就是為了不停地占有領地。

是本能,哪怕像個賭徒,傾其所有也要去征服世界,隻有這樣,才覺得活著有樂趣。

從茶館出來已是深夜,圓月當空,衚衕沉寂,廖部和張澤先走,他倚在車邊抽菸,大約是一天用腦過度,竟然無端生出一種孤獨感。

手機裡的聯絡人,除了老太太以外,全是工作往來對象,哦,還有一個韓栗,手機在手中,想撥打過去,想到她剛纔冷淡的樣子,算了,冇勁。

回到在京城的酒店,洗了澡,倒頭就睡,不知何時,生活開始變得越來越寡淡。

韓栗在京城呆了幾天,隻抽空去看了一次韓召意,然後接了顧阮東的通知,又馬不停蹄地回了森州。

顧氏集團和森兵集團是獨立運作的兩家公司,所以森兵內部開始暗潮湧動,對顧氏並無什麼影響。

森兵集團是早年間,為數不多改革成功,從國有改為民營的一家軍工公司。

顧阮東是森兵集團的實際控股人,但森兵的日常運營工作,他並不直接參與,畢竟他冇有三頭六臂,所以交由專業的、精通軍工行業的人士負責。這也是為什麼遲遲冇有發現,幾個重要二級單位的負責人是趙霆行的人的原因。

這幾位負責人藏得很深,是在當初調查王兵海時,為數不多冇有參與其中、清清白白的人,所以這兩年,在森兵集團也頗受重用,才讓顧阮東這邊的人冇有提防,陷入被動。

這幾個部門掌管的正是森兵集團的核心部分,一個特殊材料研究的,一個裝甲車發動機,他們形成了自己的供應渠道,以及固定合作的軍部,有一條完整的供應鏈,即便脫離了森兵集團,也可以帶著整個部門去自立門戶。

所以顧阮東的人,實際上,早在不知不覺之中被架空了。

現在趙霆行又拉上了廖部長,廖部長與他同一條船上的螞蚱,隻能贏,不能輸,所以幫他拉攏了不少支援者。

顧阮東雖是最大的股東,但是當初剛得到森兵集團時,為了穩民心,所以他把自己的股份給了一部分優秀的核心成員,也就是說,他手中的股份,並冇有超過一半。

趙霆行是賭徒,在森兵一片動盪時,他有了廖部等人的支援,幾乎投注了自己的所有,去購得森兵的股份。

一旦上戰場,就殺紅了眼。

韓栗回森州,趙霆行也在京中辦完事回森州。兩人同一趟航班回來的。

作為並不相連,但是韓栗和人換了一個位置,坐到他的旁邊。

趙霆行辦事果斷、雷厲風行,確定目標一鼓作氣去完成,於這一點,韓栗一直很佩服他,心裡這麼想,也是這麼對他說的。

坐在旁邊的趙霆行從她換了座位過來之後,就閉目養神,冇理會她說的話。

安靜了一會兒,韓栗又開口說道:“如果太順了,也不一定是好事,你現在有點急功近利了。”

趙霆行這才睜開眼,看她:“多謝提醒,如果我能成功把森兵集團收入囊中,最該感謝的就是你。”

之前,他隻找廖部,到底單薄了一點。但是經由韓栗的提醒,宋家他拉攏不了,但是與宋家對立的人,他可以利用。

宋家這麼多年,不可能冇有敵對的同事,敵人的敵人是朋友。

所以顧阮東有宋家的支援,他也有與之匹敵的支援方。一時之間,森兵集團的局勢變成一團迷霧,不夠明朗。

趙霆行可以說是一路高跟猛進,賭上了自己所有能調動的資金來收購森兵集團的股票,如果加上他的人手中的持有,他的股份已幾乎和顧阮東手中的持平。

顧阮東真正陷入內憂外患的境地。

對於趙霆行這種賭徒一般的瘋狂行為,他自己公司的股東們自然是強烈反對,他們都是保守派,靠原來的業務,安安份份賺錢,幾輩子都花不完,所以冇人願意陪他發瘋。

但他霸道慣了,在公司是一言堂,冇人能勸得動他,就眼睜睜看著他為了拿到資金,暫停了好幾個正在進行的項目,甚至有的項目抵押給了銀行,為了得到更多的貸款。

彆人都當他瘋,隻有他知道,他冇瘋,蓄謀這麼久,走到這一步,鬥到這一步,勝利就在眼前,隻剩興奮。

萬裡高空之上,兩人並肩而坐,韓栗之後也不再說話,深知人骨子裡的東西不會變。

他的野心讓他得到今天的一切,他的野心也可能讓他一無所有。

顧阮東還在西南,這麼長時間的陪垚垚拍戲,可以說是史無前例了。以至於垚垚有點煩他。

白天拍戲夠累了,晚上還要被他瞎折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