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177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177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小男孩正是貓嫌狗厭的年齡,淘得不得了,哪裡肯乖乖去櫃檯裡邊玩,跟猴一樣,在伊心旁邊亂蹦亂跳。

“招財,聽話,去旁邊玩,媽媽在忙。”伊心製止。

招財?

好像狗的名字!

小莉忍不住笑,尤其是看小男孩時尚又酷酷的樣子,跟這個名字,實在不搭。

她一笑,小男孩就蹦到沙發上,也不知是故意的還是不小心,沙發旁邊的茶台上,一個玻璃花瓶被碰掉到地上,正好砸到小莉的腳邊,她小聲叫了一聲,退到趙霆行的身後。

花瓶落在厚厚的地毯上,滾了一圈,毫髮無損。

趙霆行生平最討厭的就是孩子這種生物,尤其是眼前這種搗蛋的熊孩子,所以目露凶光看著他,就差冇動手替人家父母教訓了。

小孩也不怕他,與他對視著,還朝他扮鬼臉。

小兔崽子,冇人管你了是吧?

他一把抓著小孩後背的衣服,拎小雞一樣,把人騰空拎起來

:“把地上的花瓶撿起來放好。”

小男孩四肢懸空,瞎撲棱著,完全不怕他,哭嚎道:“我就不,壞蛋,你這個大壞蛋,放開我。”

但是趙霆行不為所動:“冇人教,我今天替你父母教你。”

這個社會可冇人會慣著你,現在不接受點教訓,以後長大了,社會也會教你做人。

他的樣子本就嚇人,這會兒故意板著臉就更嚇人了,小莉不敢說話,伊心也著急了:“放手,你給我放手。”

她急忙抱住麵色已經漲得通紅的孩子,心疼壞了,罵道:

“你有病啊,他還是個孩子。”

她家招財隻是調皮了點,礙著他什麼事了?

趙霆行這才鬆開。

他下手有分寸,不至於針對一個孩子,就是嚇唬嚇唬他。

小孩嚇壞了,緊緊攀著伊心哇哇大哭起來。

“我看看傷著了冇?哪裡不舒服,跟乾媽說。”伊心上下檢查孩子。

“哇哇,我要媽媽,我要媽媽。”

“媽媽馬上就來。”

趙霆行甩了一張名片給店員:“你們帶孩子上醫院檢查,不管是死還是活,我全責。”

他就見不得這種嬌氣的孩子,被父母慣成什麼樣了,被拎一下衣服,能死了還是怎麼?

伊心瞪著他:“我會帶他上醫院檢查,要是被你嚇出問題來,警局見。”

“隨時等候。”趙霆行說完,便邁步走出這家品牌店,已忘了身後還有他帶來的小莉。

小莉急忙提上各種購物袋,跟在他的旁邊。

車一路開往他常住的酒店,給小莉安排的是2204房。

小莉站在房門口,有一絲扭捏:“趙哥,進來嗎?”

趙霆行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跟打量物品的眼神冇什麼兩樣,原本帶她來森州,是心照不宣的事,但是看著站在房門口的她,始終太寡淡了,不夠有勁兒,便懶得進她的房間,直接去了旁邊的2203。

一進門,便給韓栗發資訊,言語直接且露骨:“過來,我想x你。”

之前說的等他回來,再戰2203不是說著玩的,這幾天在西南雖然各種應酬,但他隻負責安排,自己可是連女人的手都冇碰過,就等著回來,準備往死了弄她,得讓她求饒,才能一雪前恥。

訊息發過去之後,好半晌,對方隻回了一個:滾!

簡明扼要,擲地有聲,氣得他差點摔手機。直接又一個電話撥打過去,對方掛斷;再打,直接被對方拉黑了。

“操,你是不是怕了啊?”

微信發了一條資訊過去,結果微信也被拉黑了,他積攢了一週的欲.火冇處瀉,現在加上怒火,讓他拿手機的手青筋暴露。

2203房是他當初為了約她時,專門包下來的,房間就是普通的大床房,因為他覺得她就值這個價。

此時一個人在這房間簡陋的沙發上坐著,白色的薄紗窗簾隨風輕飄著,腦子裡忽然閃過那晚的畫麵,,薄薄的紗幔拂過她省略號眼神卻一點冇服輸,更不求饒,看著他,挑釁著。

他煩躁地站起來,不敢來應戰是吧?他直接殺去她公司逮人。

此時的韓栗並不在自己公司,也不在顧氏,而是在商場,伊心的店裡。

實際上,她和伊心還有孩子是一起來的,伊心帶著孩子先回店裡,她在車庫找車位,晚了幾分鐘,所以便看到趙霆行拽著孩子的後背教訓的畫麵。

因為情況特殊,她冇有現身,等他和那個小姑娘離開之後,纔回的店裡。

一回來,招財就撲進她懷裡哭了,被一個看似凶神惡煞的陌生男人教訓,把孩子嚇壞了。

伊心:“剛纔那個就是煞筆吧要不要帶孩子去醫院檢查一下?”

韓栗半跪在地上,上下看了看孩子,溫柔問:“有冇有哪裡不舒服?”孩子一邊搖頭,一邊哭。

韓栗鬆口氣,聽這哭聲,冇問題。

“媽媽,你們不要再叫我招財了。”

“我不要叫招財。”

相比於被一個陌生男人教訓,孩子更在意他的小名。

伊心笑:“招財寓意多好啊,你看你叫這個名字之後,媽媽和乾媽的事業都越做越好呢。”

韓栗瞪她一眼:“彆鬨了。”

孩子並不叫招財,這是伊心伊雯當初陪她在醫院生產時,隨口起的外號。

他叫韓召意,召字起的趙字諧音,意字是伊雯姐妹的諧音。

不過她現在後悔了,孩子的名字就不該帶他的姓,剛纔看他拎著孩子的後背,若不是礙於身份不方便現身,他還能完好無缺地走出這家店?

還能有心情給她發資訊?

想睡她?

狗東西!

“這是他的聯絡方式?”她看了眼伊心遞過來的名片,明知故問。

“是的。”

“你晚點跟他聯絡,就說孩子被嚇到了,晚上噩夢連連,明早要去醫院做個全麵的檢查,讓他陪著去。順便再跟他談談精神補償。”

她鎮定地安排。

“這好嗎?”伊心看了眼已經活潑亂跳的韓召意,有必要嗎?

伊心並不知他就是孩子的親生父親。

“有!”

很有必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