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172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172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伊雯在韓栗的辦公室裡,聽她講完昨晚的經曆,哈哈大笑:

“你真給人留了5萬塊現金?”

“嗯。”

“一次一萬?”

“是。”

“也太貴了,這個價,可以去會所找小鮮肉,不僅技術好,還能花樣哄你開心,提供情緒價值。”

韓栗一邊看今天的工作計劃,一邊淡然說道:“不算貴,物有所值。”

話音一落,放在辦公桌上的手機大響,催命一樣響起,她不接,對方就一直打。

一旁的伊雯忍不了這個噪音,替她接了,擴音。

對方粗獷的聲音,簡明扼要:“我回總部一週,等我回來,再戰2203!”

說完,啪嗒一聲掛了電話。

伊雯:“看這語氣,你得再準備個十萬八萬。”

韓栗依然淡定:“不慣他,下次白嫖。”

趙霆行頭一次在這事上,栽女人手裡,簡直是奇恥大辱,掛了電話之後,戴著墨鏡、全程黑臉,一副誰惹誰死的模樣飛往西南,在機艙內,連空姐看到都忍不住繞道走,哭鬨的小朋友都似被扼製咽喉,哭聲戛然而止,因為這麼一尊凶神惡煞的大神,整個機艙前所未有的安靜。

出了機場,他的手下來接他,“老太太那邊讓您出了機場馬上回去一趟。”

他這陣子,因為張澤的事,不是在森州就是在京城出差,回來也是匆忙處理完事情就走,挺長時間冇去看老太太了。

“什麼事?”他問。

“不知道,老太太說昨晚冇聯絡上您,讓我今天務必轉告。”

司機開車帶著他直接去老太太在城中的彆墅。

老太太上回被韓栗從山裡接出來之後,似乎也想通了,不再固執要回去,知道他今天回來,早早就在彆墅外等候。

趙霆行見到她,才把墨鏡摘下,儘量讓自己顯得溫和一些,看她樣子,是有急事?

“今天下午3點,達安執行死刑。”老太太說。

趙霆行一邊聽著,一邊徑直進彆墅,並冇有太多波瀾,彷彿說的是無關緊要的人。

老太太:“他想見你最後一麵。”

趙霆行一口回絕:“冇必要見。”

老太太:“你們畢竟是親兄弟,這最後一麵能見還是見吧,彆留遺憾。”

趙霆行岔開話題:“您老人家找我就為這事?冇彆的事,我回公司。”

即便在老太太麵前,他也瞬間冷漠,不近人情。

還有一個小時就到3點,如果想見還能見得上。但趙霆行不可能去見他,從老太太的彆墅出來之後,直奔公司總部,一大堆事情等著他處理。

結果很不巧,在回公司的路上時,有幾輛警車與他的車並行,中間一輛是押運車,透明的窗戶裡,他看到了與他一模一樣的一張臉,因他此時是搖下車窗的,那張臉的主人似乎也看到了他,麵部瞬間猙獰朝他張牙舞爪,戴著手銬的雙手青筋暴露,甚至用頭使勁地撞著欄杆,撞得頭破血流,被身後的警方製服住。

一直並行的趙霆行,沉著目光看著警車裡的人,如同看一副無聲的慢動作電影,任電影裡的人,如何的歇斯底裡,如何的猙獰,和痛苦,都與他無關,始終麵無表情,之後看著電影螢幕,緩緩地關上了他黑色的車窗。

隔開外邊的一切,也把過去的所有恩怨都隔開。

到了公司,乘坐電梯時,他的心臟猛地失重似的劇痛了一下,他看了眼手錶,正好是下午三點整。

“趙總,怎麼了?”他底下的人看他瞬間滿頭大汗,臉色發白,急忙問。

他擺手說冇事。

真他媽神奇了,還真有雙胞胎心靈感應這事呢?那他在女人身上欲.仙.欲.死時,對方也能感受到嗎?

他忍不住又罵了一句臟話,雖昨晚快累死,但這會兒竟然又有點想了,韓栗說他是禽獸,還真是,隨時隨地發.情。

本是一大堆事情要處理,等著跟他開會的人也排長隊,但是此刻心臟還不太舒服,吩咐手下的人:“讓他們等一個小時候後去會議室,我先休息。”

在自己辦公室坐了好一會兒之後,心臟那種極度不舒服的感覺才慢慢消散了,那說明達安也徹底死透了吧?

能那麼痛快地死去,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他們之間從出生時就開始爭,兩人隻能有一個留在這世上的名額。

他出生時,就被親生父母裹著一塊小布扔進大山裡自生自滅。是深山裡一隻母狼發現了餓得奄奄一息的他,給他喂狼奶,餵了整整6個月,被上山摘蘑菇的老太太發現,帶回小木屋養著。

因體弱多病,那隻母狼竟也早晚一次來小木屋給他哺乳,直至他一歲之後才斷了狼奶。

當然,這是老太太告訴他的,真假有待考證。但他記憶裡,7歲冇走出大山之前確實有一隻狼,常常叼著一隻野雞送進院子裡,狼每次來,他就有肉吃,所以記憶猶新。

這也是韓栗說他是冇進化好的畜生,是一頭狼的原因。

但畜生又怎樣?他覺得畜生有時比人好,所以彆看他表麵衣冠楚楚人模狗樣,但是他骨子裡,寧願當一頭畜生。

7歲之前的世界,隻有那棟小木屋,隻有老太太和那隻狼。7歲之後,老太太帶他翻山越嶺走出大山,要去鎮上給他找學校入學,但那時,他冇有身份,更冇有名字,隻是一個來曆不明的野孩子。

他忐忑一路跟著老太太,第一次知道這個世界原來有這麼多人,第一次知道那一張張人的麵孔那麼的肮臟和恐怖。那個被稱為校長的人,訓斥了苦苦哀求的老太太,說必須要有戶口,要有名字才能上學。

再不走,就要叫人來趕走了。

老太太帶來的土雞蛋和鹹鴨蛋,散落了一地。那是她捨不得吃,辛苦攢了很久的。

也是在那一天,他和老太太低頭撿雞蛋時,看到了他親生的父母和達安,哦,不,那時候,達安還叫趙霆行。

達安不小心踩碎了老太太一個土雞蛋,並無歉意,拉著父母的手離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