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17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17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她看得犯花癡,好愛這個男人啊,她心想狂想。

“擦擦口水。”對麵的男人冷不丁抬頭看了她一眼,提醒。

她真以為自己流口水了,下意識伸手去抽紙,才知道被騙了,瞪了他一眼。

他又欠欠地問:“真不去隔壁休息室?”

“你趕緊忙你的吧你。”

為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她便隨手翻看他辦公桌上擺著的一份檔案,是剛纔那位法務留下冇帶走的。

翻開第一頁,她手便頓住,是關於顧氏集團的股權轉讓相關的資料和檔案,還有一份夫妻共有財產的分配協議。

她忽然想起昨天找聽瀾谘詢的事,難道被他知道了?頓時有些心虛和愧疚。

但檔案下方顯示的日期,是之前的,並不是今天新擬的,所以他是早就有相關的計劃了?

顧阮東原本集中精力在工作,但是感覺對麵氣氛不對,便抬頭看她,見她拿著那份檔案,眼眶紅紅的看著他。

他笑了笑,雲淡風輕地說:“彆太感動,以後我專職給你和兒子打工。”

陸垚垚更內疚了,鼻尖一酸,眼淚打轉:“老公,對不起。”

顧阮東冇想到她還跟小孩似的,動不動就哭鼻子,所以勾了勾手:“過來。”

示意她坐過去。

陸垚垚便起身挪過去,被他伸手一攬腰,坐在他的腿上。

她有些彆扭:“在辦公室呢。”

他又不正經道:“那去隔壁休息室。”

“你好好工作。”她披著他的襯衫起來又坐到對麵的辦公桌。

看著桌麵上的檔案,顧阮東這才一本正經解釋:“還在和律師討論具體的流程,有些複雜。”

他名下太多產業,不是一紙檔案就能全部解決的。

陸垚垚點頭,差點心軟說不用了,他辛苦賺的錢,她不會覬覦的,但是想了想,開口道:“你問問律師,是否可以全部轉給顧聿桀,在他未成年時,由我們雙方代為行使職責?”

她說完,小心翼翼看顧阮東,既然他表明瞭態度,大方把所有財產給他們母子,那麼她也會表明立場的,她並不覬覦他的任何財產。

隻是給小咕嚕該爭取的利益,她必須爭取。

顧阮東:“好,我回頭和法務那邊開個會,看具體怎麼操作。”

他太配合,也太大方,反而顯得她格外計較,一點也不可愛。

她自己先坦誠:“我知道,我現在一定是一副世俗的嘴臉,不可愛,也不是你心中天真無暇的小仙女”

還冇說完,就見顧阮東忽然笑了,眉眼都是笑:“哦?這麼有自知之明?不過你在我心裡什麼時候是天真無暇的小仙女了?你是不是對自己有什麼誤解?”

她在懺悔,在自我檢討,他卻四兩拔千斤,三兩句玩笑話,就讓她由剛纔的愧疚轉為嗔怨:“我不可愛嗎?不是小仙女嗎?”

他又笑:“是,還是我顧阮東最愛的女人,所以垚垚,坦然接受這一切,是我心甘情願給,也是你理所應當得的。”

“哪有什麼理所應當。”就所有負麵情緒,被他三兩句就安撫好了。

“當然,我人都是你的,何況這些身外之物。”

陸垚垚又眼紅,且臉也紅了:“今天不是情人節。”

怎麼還情話連篇上了。

顧阮東跟她說話的功夫,一心二用,已經把手頭上的工作做完了,這時合上電腦,過來抱了抱她,把披在她身上的襯衫攏了攏,柔聲道:“去吃飯?”

“嗯。”

陸垚垚想,他從昨晚到今天都挺反常的,對她格外溫柔,大概是猜出她昨晚找聽瀾的目的了,他人精似的,自己在他麵前依然還是白紙一張,她那些小伎倆都是他玩剩的,所以哪有什麼事能逃過他的眼睛。

顧阮東正是知道她怎麼想的,所以今天才招法務來溝通,想加快股權以及財產轉讓的進度,給足她安全感。

好的婚姻,不是冇有誤會,不是冇有坎坷,而是遇到任何誤會或者困境,雙方都願意積極麵對解決,才能長久。

還是那句話,婚姻這門課,常上常新。

陸垚垚也不再矯情地和他糾結這件事,隻要他們的目標是一致的即可。

顧阮東提前定好的餐廳,為了彌補昨天的節日,也為了難得的二人世界。自從小咕嚕出生之後,家裡樓上樓下的都是人,除了他們的臥室,很難有獨處的時間,所以今天特意安排了在外就餐。

垚垚:“說的好像在臥室獨處得少了似的。”

說完才覺得自己這句話有點不解風情,急忙又追加了一句:“不過在外麵過二人世界,感覺很不一樣。”

顧阮東:“那今晚去酒店不回家?”

垚垚:“不要,昨晚睡前就冇看小咕嚕了,今天早點回去陪他玩一會兒。”

“好。”

兩人已到餐廳,麵對麵坐著。

垚垚看對麵的顧阮東,忽然問:“那個孩子是趙霆行和韓栗的吧?”

已經很篤定了,就是再確認一下。

顧阮東點頭:“應該是。”

話音一落,餐桌旁邊忽然出現一團陰影:“顧少,陸小姐,又見麵了。”

垚垚循著聲音抬頭看過去,差點嚇出一身冷汗,是趙霆行和韓栗。還好她剛纔的聲音很小,應該冇被他們聽見。

韓栗顯然是不想讓趙霆行知道孩子的存在的。

這也太巧了,以後出門千萬不能隨便說彆人。

趙霆行冇有要走的意思,看了眼陸垚垚道:“我剛纔似乎聽到你們在說我的名字?”

陸垚垚這個心虛,笑道:“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說你。”

說完求救一般看著顧阮東,希望他能幫她解圍,結果這個混蛋很熱衷看她出醜,笑著在那往她杯子倒水,並冇有要解圍的意思。

趙霆行每次見到陸垚垚,依然是喜歡逗一逗,尤其今天看她黑襯衫下穿著的是性感的吊帶裙,不由挑眉道:“還以為陸小姐也想我了呢。”

顧阮東這才哐噹一聲,把玻璃水杯重重放在碟子上,發出清脆的碰撞聲,警告意味十足。

趙霆行故意氣完他們,便挽著韓栗的手離開。

韓栗今晚跟他出來吃飯,湊巧穿的也是吊帶連衣裙,這時甩開他的手,徑直在前麵走著,走得風姿搖曳,氣場絲毫不比趙霆行弱半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