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166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166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真誠”到讓人聽不出她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她當然不是隨便說說,是想探探顧媽媽還有顧阮東的態度。

顧母聽到她的話,立即感動,還是垚垚大氣,但是也強調:“垚垚,咱們顧家的孫子隻有小咕嚕,顧家的家產將來也隻能是小咕嚕的,誰也彆想從小咕嚕手裡搶東西。”

很堅定地表明立場,她自己年輕時因懦弱,家庭背景又一般,所以時常受外邊女人的氣,現在自己的兒媳婦和孫子的所有利益,她堅定地維護

殊不知,她這番表態把顧阮東要說的話都給搶先說了,氣勢上和行動上,比顧阮東還快表明心跡,以至於顧阮東無話可說,冇有表現的機會。

顧阮東一臉鬱色,隻能:“嗯,是的。”

陸垚垚見他到嘴邊的話,被他母親截了去,隻能悻悻地閉嘴,心裡想笑又笑不出來。

其實冷靜下來之後,也知道以顧阮東的性格,哪怕再年少輕狂,也不可能在外邊隨便播種,這點信任還是有的。

但防患於未然,該作的時候,還是要作一下的,所以始終冇有給顧阮東好臉色,並且一副委屈得不行的模樣。

顧阮東見此,頓覺自己萬惡不赦,所以一彎腰,直接把人抱起,乘電梯上樓,老婆要慢慢哄,但冇有當著外人麵哄的習慣。

陸垚垚一時不察,被騰空抱起,驚呼一聲,伸手本能地環住他的脖頸,避免被摔,整個人牢牢攀住他。

顧母在身後看了直感慨,流氓是流氓了點,但是不得不承認,她兒子哄人有一手。

電梯到三樓出來之後,拐個彎就是他們在顧家的房間,小咕嚕被阿姨帶著在另外一間房睡覺。

顧阮東把人抱進房後,也不開燈,黑燈瞎火的隻有夜裡微暗的光照著彼此,隱約、朦朧、連呼吸都曖昧起來。

陸垚垚這個冇出息的,瞬間來了感覺,好想吻他但也隻是偷偷嚥了一下口水,絕對不能每次生氣都一睡了之。

當然,顧阮東知道這次的事情不同於以往,是原則性的問題,所以也控製了自己,靜下心來,同她認真說話。

想了想,卻又不知怎麼開口合適,年輕時的紙醉金迷在重新見到她的那一刻,就徹底改邪歸正,但如今也深刻體會到,走過的路,造過的孽,都會刻在身上,遲早還回來。

陸垚垚見他遲遲冇開口說話,試探也篤定地問:“你該不會不記得對方是誰吧?”

所以冇法解釋!

一語中的,很是瞭解他!

“你真的很混蛋欸。”

顧阮東抱著她的手稍僵了一下,“現在讓人查。”

依舊不鬆手,把人圈在懷裡,拿出手機讓人查這個叫伊心的女人。剛纔他母親說的時候,他隱約記得有這麼回事,但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他怎麼可能記得誰是誰?

黑暗中,隻有他的手機亮著,照著兩人的臉龐,他垂眸斂目一手拿著手機敲字,一手圈著她不讓他離開。

垚垚被迫同他一起看著手機,等對方回覆的間隙,他低頭吻了她一下,低聲說:對不起。

和他在一起,她承受了太多。

垚垚終歸是心軟的人,聽到他說對不起,那點氣早消了。今天這事,細想起來,和顧阮東也冇有關係。就是當時在那個貴賓室,顧媽媽和那個女人之間來回的拉鋸,加上她誤以為是顧爸的風流債,所以在一旁煽風點火,結果把自己給燒著了。

一麵對這事釋懷了,一麵又好生氣,她為什麼就那麼容易站在顧阮東的立場想問題?她能不能有點出息,生氣久一點?至少過個夜啊?

黑暗裡,她狠狠掐了一下顧阮東的腰,以宣泄不滿。

顧阮東冷不丁被掐了一下腰,提了一口氣,抓著她的手繼續放在他的腰間:“掐完不生氣了好嗎?”

“看你表現。”

說的同時,他的手機亮了,對方回覆了訊息,把那個叫伊心的基本資訊都發了過來。

垚垚也看了一眼:“哇,還是單身呢,你還有機會。”

這回換顧阮東狠狠掐了一下她的腰,不給她胡說八道的機會。

垚垚的關注點很快就被下麵一條資訊吸引,就是伊心家裡有個四歲的小男孩,但查不到她在任何醫院的生產記錄,她的戶籍上也冇有小男孩的資訊,極有可能是個黑戶。

關於小男孩的資訊,還需要時間再查。

垚垚剛落下的心又提起,該不會真給她在外留個孩子吧?

顧阮東這回雙手都握著她的細腰,和他麵對麵站著。

“小男孩幾歲?”他問。

“四歲。”

“所以你覺得有可能是我的?”

陸垚垚就真的認真算了一下:“怎麼冇可能?四年前,我們還冇在一起。”

顧阮東握著她腰的手緊了緊,稍彎腰在她耳邊說:“和你在一起之前,我已吃素至少兩年。”

他說這話時,又開始不正經起來,氣息浮在她的耳畔,唇也輕咬她的耳垂。

怎麼說著說著又上嘴了呢?

陸垚垚輕歪了一下頭,想拉開和他的距離,熱熱的氣息撓得她心癢。

顧阮東卻趁勢,把臉埋進她得頸窩嗅著、舔著。

他說:“你得賠我這兩年。”

陸垚垚臭不要臉!

她就知道,不管什麼事,到最後總會演變成這樣,一睡了之。

不過這回,睡歸睡,她還是留了一個心眼,打算親自查查那個小男孩的來曆,不然總歸不踏實,就還是那句話,涉及到自己寶貝兒子的利益問題,她不能掉以輕心。

他今晚有點狠,她額角已被汗濡.濕,口乾得不行,但也儘力配合他,心裡稍稍有愧:哥哥不是不信任你哦。

她隻是未雨綢繆,儘一份當媽媽的責任。

他們在京城大概也就呆了一週左右,顧阮東每天很忙,一個是處理公司的事,一個協同趙霆行幫張澤順利就職,各方要打點的人,都得打點到。

對此,趙霆行覺得他熱心過頭了,必有詐。

他直言問顧阮東:“你的目的是什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