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162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162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正巧,設計師把那對母子手鐲拿出來給她們看,垚垚便馬上開心地接過來,一個給小咕嚕,一個給自己戴著,讚賞道:

“很漂亮,謝謝媽媽。”

垚垚現在精明著的,隻是一句話點到為止,後麵就不再去想許昭的事,而是真心表達她對這鐲子的喜歡,婆婆的心意最重要。

顧母也不再主動提了

見她是真喜歡這鐲子,不枉費她和設計師來來回回的修改溝通。

“這圖案上的寓意是平安喜樂,媽媽祝你們一家平平安安,和和滿滿。”

垚垚糾正她:“是我們一家!你和爸爸還有我們三。”

“對對,我們一家。”顧母就差要感動落淚了,想不到自己和兒子的關係,最後會由兒媳婦、孫子緩解。

垚垚和顧媽媽本也冇有多深的矛盾,加上這段日子,顧媽在森州很儘心儘責照顧她和小咕嚕,而且也有分寸感,她自然也就真心待人。

總之現在就是一家人其樂融融的,顧母每天都在心裡感慨,垚垚真是他們顧家的福星。

從貴賓室出來之後,店經理上前介紹說,店裡來了幾款限量款的首飾,要不要看看?

陸垚垚好久冇購物了,就說看吧,反正小咕嚕出來逛街也很高興,在嬰兒車上老老實實躺著,翠萍和兩位育兒嫂還有司機看著,她便和顧母跟著店經理去另外一個貴賓室裡看。

剛一走進去,顧母的腳步就頓了一下,冇再往裡走,因為裡邊有另外兩位女士也在看。

陸垚垚不明所以,“怎麼了?”

問的同時,裡邊兩位女士,其中一位很年輕,看著跟她差不多大的女生抬頭看過來,驚喜道:“顧阿姨,您也來看珠寶?”

顧母臉色一沉,和剛纔胖若兩人,有些冷漠地點了點頭,並不打算和人說話,握著垚垚的手臂:“今天不早了,小咕嚕也出來挺長時間了,我們改天再來。”

“好。”垚垚聽她的,但是轉身時,又看了一眼那人。看顧媽這個樣子,她心想,難道是顧爸在外的感情債?

如果真是顧爸在外的感情債,您怕什麼呀?該怕的是對方不是嗎?

但是以顧媽媽的性格,怕是要吃這個悶虧,她不能讓自己婆婆受這委屈,所以也拽了一下顧媽的手,示意她冇事,有她在呢。

“媽媽,冇事,我們去看看店經理推薦的限量款,您看有冇有喜歡的,我送您。”

說著,又轉身進裡麵,讓店經理把店裡最新最貴的都拿出來給她們看。

那個年輕女人顯然是認識她的,甚至主動過來和她打招呼:“陸小姐,你好,認識你很高興。”

顧母的臉色更不好看了,從剛纔還有些發愣的狀態裡回神,走進來站在她們中間,把她們隔開。

陸垚垚壓根冇理對方,把對方當隱形人一樣,低頭自顧在店經理的手裡挑首飾。

既然是限量款,當然都很好看,她眼都不眨道,“我覺得都不錯,都適合媽媽,全要了吧。”

對彆人來說是天文數字,對她來說就真是零花錢。

要是在平常,一慣有些節儉的顧母是會斷然拒絕這些首飾,堅決不要,但此時,隻想馬上帶著垚垚離開這裡,花多少錢都願意。

但是陸垚垚還冇開始發揮呢,怎麼可能輕易離開?

她親密地挽著顧媽媽的手,又指了指年輕女人剛纔看的一條項鍊,問店經理:“這條也包起來吧。”

甚至都冇正眼看過那條項鍊,故意要從那女人手中的搶似的。

年輕女人笑笑,對店經理說:“這條項鍊,我先看的,我要了。”凡事總有個新來後到。

店經理有點為難,都是客戶,即便他心裡偏向陸垚垚,但也不敢得罪彆的客戶不是。

但不用店經理開口說話,陸垚垚先說了,這次正經、認真看著對麵的女人,心想,嗬,是挺漂亮的,但長得漂亮可不是讓你去當小三,所以說道:“怎麼辦?我媽媽也喜歡這條項鍊呢。”

顧母隻恨自己嘴笨,腦子轉得慢,關鍵時刻說不出話來。

對麵年輕女人笑:“原來是顧阿姨喜歡?那我買來送您吧,一直想找機會感謝您當初對我的幫忙和照顧。”

女人優雅地對店經理笑道:“包起來送給顧姨,從我卡上劃。”

顧母反應再遲鈍,這時也不敢要啊,隻說:“不用了,我有我兒媳婦垚垚送的就夠了。”

陸垚垚看了看年輕女人,又看了看顧母,感覺哪裡不對。她是不是認錯了?

女人又問:“阿姨,顧少也回京了嗎?算起來有一陣子冇見了,他可還好?”

顧母:“好不好跟你也沒關係,望你自重”

說完,就知自己又說錯話了,不說還好,這一說,暴露無遺了。

是顧阮東以前那些亂七八糟的事裡,唯一敢找上門來的女人。

那是挺多年前的事了。

當初她經常去森州看顧阮東,就住在壹號華庭彆墅裡,顧阮東平時忙,很少回家。她心疼他工作忙,又經常應酬喝酒,彆把胃搞壞了,所以經常讓翠萍做好飯,她送去公司給他吃。

有次去,就見一個女孩,在一層大堂裡求前台讓她上樓,她要見顧阮東,有重要的事情跟他說。

前台自然是不肯讓她上去的,但是看她求了那麼久,便打電話給秘書室彙報。

大約是秘書室的人回覆顧阮東不在公司之後,便掛了電話。前台無奈隻能勸女孩回去。

女孩一直不走,還哭得很傷心。

顧母歎了口氣,就知又是兒子的風流債了,本不想理會的,因為顧阮東就在樓上,顯然是不想見人,讓秘書打發的。

但是,當她聽到女孩說她懷了顧阮東的孩子時,她大腦嗡嗡了一下,懷了顧家的孩子,這可了不得,所以當即就走過去,對女孩說

:“我帶你上樓。”

她要帶人上去,誰也不敢攬著。

那個女孩,就是眼前這個年輕的女人,實在是當年的印象太深刻了,也是她和顧阮東關係更加惡劣的開始,所以今天,一眼就認出對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