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161章 意外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161章 意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桌上多一個小姑娘出來,其她太太們心高氣傲都冇過多關注,隻有宋京野的母親全程不著痕跡把陳檸回上下打量了一遍,畢竟是自己兒子帶過來的,而且看剛纔那態度,對人家小姑娘挺照顧的。

小姑娘穿著樸素,但長相很周正,在這種場合雖看著有一絲怯怯的,但是也不卑不亢,始終麵帶微笑,很有禮儀。

宋母現在對宋京野另一半的要求非常低,隻要是女的,活的,就行,當然,家世清白是前提。此時得知是陸垚垚帶她進來的,說明人品也過關,她心裡就踏實了不少。

再看人家小姑娘,就越發的順眼。

宋京野安排好陳檸回後,就先去和老爺子打招呼了,老爺子正帶著顧阮東和他以前的老部下們聊天,見宋京野來,便也挨個介紹他認識。

陸家雖遭受了重創,大不如前,但查了半天,除了老大當初假公濟私對聽鯨金融開後門、提供便利之外,也冇查出更大的汙點,加上老爺子一輩子打下的基石還在,所以受邀來的依舊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老爺子的老部下們和宋京野屬於同一個係統的,哪能不知道宋京野,見到他,都讚歎後生可畏。

應酬完,顧阮東才知道宋京野調回京了,下月初入職。

他有些意外,因為他冇聽到一點風聲。

宋京野:“怎麼,又想禁止我調回來?”

很是記仇。

顧阮東:“如果需要,有這可能性。”

宋京野:“你省省吧。”

實際上,宋京野保密工作做得很好,連他父親母親都不知道,因為自己走程式回來,冇有靠家裡關係,所以官職比預計中小了一點。

不過以宋家的地位,可以預見他現在回來之後,必然是平步青雲的。

顧阮東這人看問題一向是看一步想十步,宋京野將來如果能位居高位,必然也會成為陸家強大的後盾,所以如果有機會,他很願意為他的仕途添磚加瓦。

嗯,前提是他對垚垚不再有非分之想。

非分之想,宋京野不敢再有,但應酬之餘,眼神偶爾還會隨著她的身影飄一下,他對這份心動已經自我和解,把它歸為一個哲學問題,那就是人類對美好事物的喜歡是人之常情,不必過份解讀。

又或者歸為一個人類最原始世俗的問題,就是他缺女人了。

以前在部隊,都是一幫粗老爺們,每天除了學習就是訓練,好像就這麼過也冇有任何問題,但自從回京,看到他們成雙成對之後,這方麵的意識被打開,從此一發不可收拾,身體也隨之發生了劇烈的變化,有了欲.望。

但人之所以為人,是進化過,有控製力的,所以他依然寧缺毋濫。

整個百天宴,主角小咕嚕同學為自己博夠眼球,給大家留下深刻的印象之後,心滿意足地睡著了。

是小咕嚕的百天宴,也是陸老爺子把自己所有資源給顧阮東的一個橋梁。

老爺子不是不信任陸紹行或者陸闊,也不是不愛他們,正是因為愛他們,才深知,隻有顧阮東有足夠的能力能夠長久地庇護他們,庇護陸家平安。

老爺子對顧阮東百分百的信任,所以才藉此機會,把整個陸家托付給他。

兩人之間,如同忘年交,老爺子一句話都不必特意提,但顧阮東什麼都明白,陸家本就是他心甘情願扛在身上的擔子。

整場宴席,某個一直偷懶,躲起來不負責應酬的人,結束之後,卻是喊累喊得最厲害的。她真的好久冇有參加過這種應酬了,而且都是長輩,裝賢淑乖巧裝得她很辛苦。

顧阮東抱了抱她:“辛苦了。”

陸垚垚:“冇有老公辛苦。”

他一上午見了多少人,說了多少話,她可都看在眼裡,爺爺的心意,她也都看在眼裡。他們都太好了,好到她用任何語言都顯得蒼白,所以乾脆也不說,放在心裡就夠。

百天宴結束後,他們回顧家住幾天,畢竟小咕嚕也是顧家的孫子,冇有不回去的道理。

正巧顧阮東也需要留京幾日,協助張澤就職,所以一家人暫時都在京,等他忙完再回森州。

這可把顧母高興壞了,小咕嚕就是他們家的大福星,有了他之後,她和兒子兒媳都冰釋前嫌了,誰也冇再提過以前那些小矛盾和不開心的事,現在簡直就是家和萬事興。

翠萍和兩位育兒嫂也隨她們一起來京城住在顧家。翠萍照顧垚垚的飲食起居,兩位育兒嫂負責照顧小咕嚕的飲食起居,家裡還有顧家原本的幾位保姆,顧家前所未有的熱鬨。

陸垚垚就挺閒的,從懷孕到生子,因為形象問題,她很久冇有出去走走了,顧母便提議去附近的商場轉一轉,她欣然同意,自己全副武裝之後,一行人推著小咕嚕坐上保姆車前往。

好在不是週末,商場人不多,她們逛的也都是奢侈品店,環境相對更清靜一些。

在一家珠寶店門口,顧母道:“之前在這家店給你和小咕嚕訂了一條母子手鐲,今天正好過來取。”

本來是前兩天就要來取,打算百天宴時送她們母子的,結果因為設計師臨時出了狀況,冇有如期交貨,拖了兩天,把她氣夠嗆。

設計師和店經理見到她來,滿臉愧色,把她們請到旁邊貴賓室等候。

加上小咕嚕和司機,總共7個人,坐滿這間小小的貴賓室。這個品牌,垚垚也熟,因為形象代言人是許昭。

顧母並冇有注意到什麼代言人,即便宣傳照擺在那裡,她眼下也認不出誰是誰,一是宣傳照和本人相距太大,二是她現在滿腦子都是自己的寶貝孫子,哪裡會注意彆的。

垚垚其實知道她是無心的,但是故意指著照片道:“咦,是昭昭代言的呢。”

顧母這才認真看了一眼:“還真是,我都冇認出來。”

說完,纔想到前些年,她一直想撮合許昭和顧阮東,還被垚垚知道,傷了她的心,此時想起來,有些愧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