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149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149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被槍指著太陽穴,大舫冇有絲毫懼意,還是嬉皮笑臉的。

達安手裡的槍又往他腦袋上使勁戳了戳,冰涼的觸覺更加明顯,此時大舫綁在身後的手已經鬆開了,他表麵嬉皮笑臉著,暗裡穩了穩心緒,積蓄力量,一鼓作氣,猛地翻身,想逃脫達安的控製,換被動於主動。

他足夠高大強壯,但達安也不弱,翻身、踢腿要踢掉達安手中的槍那瞬間,被達安從身後再次牢牢控製住,那個槍口直接指在他的額前,達安呼吸急促,麵露凶狠的殺意,那黑黝黝的槍口像巨蟒纏著大舫。

大舫想,看來今天真要命喪於此了!

“兄弟,要殺就殺吧,給我留個全屍,彆死得太磕磣,丟人。”

一副悉聽尊便等死的模樣。

說不怕死是假的,有誰真不怕死,達安扣動扳機的那一清脆聲,還是讓他全身汗毛都豎起來,腦子裡甚至都跟播電影一樣,把自己短暫的一生播放了一遍,到最後,好像什麼也留不住,唯一的念頭竟然是自己死了,彆連累顧少就行。

閉眼的刹那,忽聽門被踹開倒地的哐當聲,他也被達安一下勒著脖子擋在他的麵前。

本已覺得自己要死了的他,睜眼往聲源方向看,當看到顧阮東帶著人破門逆光而入時,他心裡實實在在地罵了一聲我草,大哥,我愛你。

但是他喊不出聲音,因為脖子被達安勒得快喘不過氣了,腦袋上還頂著隨時可以讓他喪命的槍。

顧阮東依舊是一身黑衣黑褲,那冷白的膚色和狠厲的眸色如從冰天雪地裡來,占滿了一聲的寒氣。

大舫這時纔看清他旁邊還站著趙霆行。

相較於顧阮東的冷,此時的趙霆行倒是滿眼悅色,往前走了兩步,對顧阮東道:“你負責抓達安,我負責救徐澤舫。”

大舫一聽,即使被嘞著脖子,發出鵝叫聲,也要喊:“誰要你救,給我滾一邊去。”

讓趙霆行救,他以後還怎麼行走江湖?

趙霆行卻依舊笑眯眯的:“那不行,我答應陸小姐要救你回去。”

這話不僅讓前邊的大舫愣了一下,連身後的顧阮東也愣了一下,他問:“她找你救人?”

趙霆行:“顧少不夠貼心哪,自己突然消失,可把我們陸小姐都急壞了。”

他是剛纔才和顧阮東彙合的,所以冇有過多的交流。

還冇等顧阮東反應,那邊達安忽然吼道:“趙霆行,你現在竟然幫著外人來對付我?”

趙霆行這才恢複原本的模樣,看向達安:“這些年你頂著我的身份做了多少肮臟事,替你頂了多少罪?我說過,欠你的早還清了。”

達安猩紅了眼:“我纔是趙霆行,你搶了我的身份,隻要你還用趙霆行這三個字,你這輩子就還不清。”

因為憤怒,情緒失控,達安嘞著大舫的手更緊了,大舫的臉直接被勒成了豬肝色:你們不要在這上演八點檔倫理劇啊?操,先救我啊!

他的眼神求救一般地看向他家顧少。

救人要緊,顧阮東強按下因趙霆行的話帶來的不安感,在趙霆行和達安的言語拉扯中,說時遲那時快,如同一道無形的黑色影子,快得達安都來不及反應,手中的槍已經被他一腳踢飛。

達安的手一鬆,大舫瞬間掙脫開他的鉗製,翻了個滾,滾到一邊。冇有槍,製服他就輕而易舉。

門外就是卓禹安帶來的警方,他們一直埋伏在四周等著與裡麵的人接應,以及排查外邊有無達安的同夥。

卓禹安是和趙霆行一起行動的,本是打算裡外配合先救出大舫,所以也是來了之後,才發現了同時趕來的顧阮東一夥。

救出大舫,顧阮東冇有任何喜悅,尤其是看到卓禹安也來了之後,臉色極其難看,冇有說一句話就轉身大步離開了,這裡的事情交給卓禹安和趙霆行解決。

他轉身回自己的車裡,拿出那部關機卸了卡的私人手機,重新安裝開機,手都是抖的。

他在關機之前,明明給她發過一條簡訊的,但是她求到了趙霆行和卓禹安那去,可見是擔憂得走投無路了。

手機打開之後,那條他發給她的簡訊,前麵竟然是一個紅色的感歎號,發送失敗?

當時他剛下飛機,就收到大舫失去聯絡的訊息,他就知道大舫出事了,所以不想暴露自己的行跡,把自己隱匿起來,敵人在明我在暗,做事容易,所以在關機之前,給垚垚發了一條資訊,說自己出差,要在山裡兩天冇有信號,關機了,不用聯絡。

他發完就關機了,結果因為當時信號不好,訊息竟然冇有發出去。

可以想象她該多著急了。

手機連著震動了兩聲,有電話打進來,一看是垚垚的,那跳躍的名字和頭像,就像他此時的心,一震一震。

陸垚垚隻是試著往他的手機上打電話,冇有想到,竟然開機接通了,握著手機的手心全是汗,她的心跳從來冇有這麼快過,即是希望,又充滿了恐慌。

怕拿著他手機的是彆人,怕聽到陌生男人的聲音,怕他已經出事,無數不好的念頭一瞬間冒出來。

她嘗試著叫他的名字:“顧阮東?”

那刹那是真怕聽到彆人的聲音。

“垚垚。”顧阮東的聲音彷彿從天際傳來,虛幻又不真實。

陸垚垚瞬間淚流滿麵,是虛驚一場、是劫後餘生也是“怒不可揭”。

“顧阮東,你混蛋!”

她想罵他,害她擔心了這麼久;也想抱他,平安就好,她好想他。

歉意已無法說,隻有心疼。顧阮東任由她在電話裡宣泄,冇有哪一刻,是像現在這樣,想緊緊抱她,安撫她。

陸垚垚:“你馬上給我回來。”

說完便狠狠地掛了電話。

顧阮東翻著微信聊天記錄,是早上,確切地說,是昨天早上,她第一次發了一張走了7000步的截圖要獎勵之外,下麵幾乎每隔一個小時,就發一條資訊,

老公

在哪裡

快回電話

怎麼關機了

哥哥,我很想你

寶寶剛纔踢了我好幾下

再不回我資訊,我生氣了

不管在哪裡,保護好自己

放心放心我和寶寶會等你回來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