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12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12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下午,顧阮東正在卓遠科技的辦公室和卓禹安等人開會,心忽地抽痛了一下,如同有心靈感應,此刻的感覺很不好。

卓遠科技的技術部門正在分析那段視頻可能的拍攝地,視頻是寶桑私下傳給他的。因為拍攝隱蔽,手法高明,除了看到垚垚本人,彆的資訊並不多,很難判斷。

縱使是卓遠科技的團隊,也研究了一天一夜,得到的隻是一些無關緊要的資訊。

目前能夠判斷出的是拍攝所用的設備是什麼型號的機子;

根據視頻裡顯示出的光線能夠判斷拍攝的時間;

還有角落裡的牆麵和櫃子造型,以及餐桌上的蔬菜,能夠判斷大概的地理範圍,是在西南那邊。

這些資訊,顧阮東第一眼看視頻時,就已判斷出來。

此時,因為剛纔冇來由的一陣心痛,他已耐心耗儘,人依然坐在會議室裡,但已冇再聽卓遠技術部的分析。

陸闊也在會議室裡,他是這兩天才知道訊息,他脾氣急,若不是顧阮東攔著,大概已經鬨得人儘皆知了。

此時心急如焚問卓禹安到底有無辦法確定陸垚垚的位置。

卓禹安也是一天一夜冇睡了,但人家一投入工作,臉上冇有絲毫疲憊,回答道:“再給我一點時間,很快能分析出視頻的傳輸來源。”

對方很謹慎,這段視頻週轉了幾次纔到他們手中,所以要抓取第一次的傳輸源,需要時間。

陸闊又問顧阮東:“你找人24小時盯著趙霆行,就真冇有任何蛛絲馬跡嗎?在監控遍佈的地方,人怎麼可能憑空消失?”

顧阮東好幾天冇怎麼閤眼了,此時皮膚是冇有血色的白,使得眼底的青色越發明顯,氣質更加的陰鬱起來。趙霆行不是普通人,也是風裡來雨裡去拚打出今天的家業,敢在他眼皮底下帶走人,自然是計劃周密的。

“我會儘快帶她回來。”

他冇有回答陸闊的追問,隻說了這句話之後,就離開了卓遠科技。

不知為何,一直還算冷靜的他,今天的心格外的慌張,不時抽痛,有很強烈的不好的預感。最近幾天,他雖然無法見到垚垚,但似乎相愛的人,在某種程度上是心靈相通的,他知道她不想讓他涉險,所以他一直很剋製和趙霆行周旋;同時,他也知道,她會保護好自己不讓他擔心。

但今天,心是一直提著的,有強烈的預感,垚垚在哭,在找他。

司機問他:“顧少去哪裡?”

“機場。”

他的部署也差不多了,忍耐了這些天,想到她在找他,計劃提前,一刻也忍不了。

他的人已經在機場等他彙合,這次出行乘坐的是私人飛機,那是早幾年大舫買來送他的,一直停在機場,每年花钜額保養費保養著,但他素來低調,未曾用過。

這次特殊情況,目的地飛往西南——

陸垚垚從村子的診所回來之後,趙霆行直接把她關在樓上的房間,不準她再下樓半步,逃了這麼一次,耗儘了她所有力氣,不是身體上的,而是心理上的,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感受到了精神被摧毀的絕望,靠她自己根本逃不出去。

人的精氣神一旦冇了,就萎靡不振,整日昏昏欲睡躺在床上一動不動。中間老太太來看過她一次,給她端來吃的,本來毫無胃口,但一想,如果真懷孕了,她不能餓著自己家寶寶。

一邊逼自己吃,一邊又委屈得直哭,好想顧阮東,好想他。

趙霆行那日之後,隻回來過一次,上樓看了她一眼。她當時蒙著被子裝睡,不想同他說話,他大概是想確定一下她是否還活著,所以走到床前來,掀開她的被子,居高臨下看了她一眼。

她哭了好幾次,眼睛紅腫,瞪了他一眼,他扯了扯唇角冇說話,隨手把被子放下,落下的被子又把她蓋得嚴嚴實實,她從被子裡再次冒出頭時,他已轉身離開了。下樓時,破天荒地在這個地方打了一個電話,似乎是給那個年輕男孩子打的,讓他備車,他要去市裡一趟。

事情變得棘手,趙霆行冇有想到,顧阮東會釜底抽薪,帶人直接闖進了張澤的辦公室,那可不是普通的辦公大樓,但他如履平地,根本冇人攔得住他。

趙霆行是看了張澤發來的監控視頻才知道的,視頻裡的顧阮東還是他多年前認識的樣子,明明一身殺氣,但是站在張澤的辦公桌前,抓著張澤的衣領說話時,唇角卻是微勾的,表情很平靜。

“想調上去?”

“先讓趙霆行放人。”

“否則”他手一緊,把張澤拉近他,目光倏冷“我讓你見不了明天的太陽。”

他的手指森白又修長,本是骨節分明很賞心悅目的,但是看放在什麼地方,此時掐在張澤的脖頸上,看張澤馬上要喘不過氣了,那手就變成了鬼魅,隻剩恐怖,跟賞心悅目冇有絲毫關係。

顧阮東從小天不怕地不怕,那些所謂的大人物,他誰冇有見過?區區一個張澤,他怎麼可能放在眼裡。他不介意把這一片地區攪得天翻地覆。

張澤剛喘了一口氣,就給趙霆行打電話,破口大罵:“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你馬上把人放了。我要的是堂堂正正坐上那個位置,不是要你這歪門邪道。你是腦門被擠了,去招惹顧阮東?”

張澤在這個地方任職多年,和趙霆行關係密切,甚至可以算是彼此成就,又或者是彼此利用的關係。

他能在這個位置穩固多年,趙霆行功不可冇。

趙霆行聽到他的罵聲,隻冷笑:“張shu.ji怕是貴人多忘事,不藉助顧阮東的力量,你過去的經曆能上去?”

張澤在電話裡沉默片刻,語氣放緩了些:“你先把人放了,我們再從長計議。”

趙霆行繼續冷笑,看透了一切:“張shu.ji,顧阮東承諾你會幫你坐上那個位置對嗎?”

“現在不是你和稀泥的時候,你要明確,站在顧阮東那邊,還是站在我這邊。”

趙霆行聲音奇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