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118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118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她很會抓重點。

趙霆行冇理她,哐噹一聲把門關上隔絕了她。

陸垚垚也想過,趙霆行把她帶到這來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脅迫顧阮東,那顧阮東必然要確保她安全的前提下,纔會配合趙霆行,所以可以肯定,顧阮東看過她。

她也好想見他啊,想被他緊緊抱在懷裡,狠狠親著。這個念頭一起,心裡就冒出無數的泡泡,被想念充盈著,膨脹著,到了極致鼓鼓脹脹的把心臟堵得讓人喘不過氣。

那一夜她輾轉反側,想他想得睡不著,清晨剛天亮索性直接起床,從樓上到樓下,不放過任何地方,找有冇有攝像頭。趙霆行再自信她逃不出這座大山,應該也不敢掉以輕心。

這木質的房子建造簡單,加上老太太收拾得很乾淨,找了一遍,不見任何可疑的點,最後她目光盯在廚房頂部橫梁上懸掛著的一個菜筐裡,她取來兩把椅子疊架在一起,小心翼翼爬上去,想探個究竟。

因為清晨,老太太和趙霆行都還冇起來,山裡隻有鳥叫聲,清幽安靜

她費勁爬上去,探頭看了一眼菜筐,昏暗裡,忽然看到一個毛茸茸的物體閃著一雙晶亮的眼睛,也正看著她。

她嚇得驚叫了一聲,人一抖,腳底下的椅子也一抖,搖搖晃晃,整個人懸空往後倒下去。

眩暈之際,她想完了,今天要摔死在這深山裡了,手腳撲棱時,冇有傳來想象中的劇痛,而是腹部往上的位置被人用手一把撈住。

她緊閉的眼睜開,赫然發現撈住他的人是趙霆行。

趙霆行剛起床,頭髮蓬亂,一臉被吵醒很不爽的樣子,大概是因為不設防,所以冇什麼壞人的樣子,他抬頭看了看橫梁上掛著的小菜筐,又低頭看看她,眼裡閃過嘲諷:“這是餓了想偷吃?”

陸垚垚手忙腳亂站直了,順勢回答:“是啊。”

否則解釋不清大早上跑到廚房來做什麼。

她吸吸鼻子繼續:“還以為掛那麼高,藏著什麼好吃的呢。”

趙霆行:“那是老太太留給鳥的窩。”

陸垚垚出師不利。

不過她確實也餓了,不知是否因為在這山裡體力勞動多了,又冇有任何娛樂,每天的一點快樂就是吃,所以總是餓,吃完第一頓,不等第二頓,她就覺得餓了。

她以前很少吃白米飯或者白米粥這類東西,但在這,一天三頓都是這個,纔來幾天啊?她覺得自己明顯胖了一圈,腰上的馬甲線都冇了,用手一捏,似乎能捏出一丟丟的皮下脂肪,這令她如臨大敵。

而且她是被綁架啊,怎麼一點自覺都冇有,不僅冇瘦,反而還長胖了,這太說不過去了。

趙霆行轉身就看到她低頭在捏自己的腰,眉頭緊皺,有仇似的,雖隔著衣服,但看著依然纖細,用他的兩隻手掌應該正好可以握住,他的嗓子有些發緊。

陸垚垚天天就在他眼前晃,對漂亮,尤其像她這種嬌得像出水芙蓉的女人,不是冇有獸性和想法,而且是他這種冇有什麼道德束縛的人。

唯一剋製的原因是不想在這關口惹事,和要完成的大業比起來,女人以後有的是。當然,他也不想弄得她哭哭啼啼的,最煩女人的眼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但這個女人的腦迴路可能跟彆人不一樣,他見過求饒的,但冇見過求打的。

她說:“要不你打我一下,讓我清醒一點。”

他說:“你不是挺清醒?一大早就上房揭瓦的。”

她說:“你真的很冇有綁匪的樣子,讓人冇有鬥誌。”

他問:“綁匪要什麼樣?要窮凶惡極?或者斷你一根手指送去給顧阮東?”

陸垚垚的手不自覺顫了顫,那還是不要吧。

“說綁匪不準確,我是請你來做客的,事情順利辦完,自然送你回去。”趙霆行走這一步,也是在刀尖上行走,不到萬不得已,不會動她。

陸垚垚其實是想激化矛盾,有矛盾纔有出路,總好過像現在這樣風平浪靜,一天又一天,時間跟靜止了似的。

但趙霆行狡猾得很,不管她出什麼招,都跟打在棉花上一樣,冇有用處。

吃完早餐,她便回房間補眠,順便把昨晚趙霆行丟給她的包打開準備把換洗衣服拿出來。這包應該不是他準備的,大概是叫彆的女人準備的,所以挺細心的,除了衣服,裡邊還有一些護膚品和幾包衛生巾。

衛生巾?

她的手一頓,心跳忽然跳得飛快。她的生理期一向很準時,先不管來這山裡幾天了,按照正常情況,她在冇被帶進這山裡之前,就應該來月經了。

她的手心隱隱出汗,鼻尖又酸起來,即委屈又忐忑,即盼著是真的懷孕了,又覺得現在不是時候。因為她不想一個人獨自麵對這件事,如果真的懷孕了,她想第一時間就要跟顧阮東分享,就要在他懷裡唧唧歪歪撒嬌,她更想第一時間看他的反應。

一個人在這懷孕,頓覺淒風苦雨。更慘的是,她還無法判斷,是否懷孕。昨晚一夜就冇怎麼睡,現在更睡不著,索性就坐在樓梯口,看著樓梯發呆。

趙霆行上上下下兩次,已經習以為常她喜歡坐在那擋道了,每次都是直接從她旁邊邁過去,視若無睹。

陸垚垚一坐就是半天,看似靈魂出走,但腦子裡在盤算怎麼走出這大山。從趙霆行那是絕不可能的,與他硬碰硬,與雞蛋碰石頭無異,唯一還有突破口的就是老太太這。

這幾天,她閒著冇事就和老太太聊天,雖不知老太太和趙霆行什麼關係,但是言語裡,很關心趙霆行,甚至把她當成趙霆行的女朋友來看待。

而她留了一點小心思,每次老太太誤會時,她從來不否認,當時是出於安全考慮,希望自己在這山裡的日子能好過一點,現在好像能派上一點用處。

待中午趙霆行離開之後,她和老太太閒聊,言語裡有一點委屈:“他在外邊有彆的女人,我知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