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86章:在聽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86章:在聽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陸垚垚可後悔死了,到後麵,根本就不溫柔,也不小心翼翼,隻能用如狼似虎來形容,自己被他折成了各種形態,最後拆得骨頭都不剩。

貪色會短命的,不僅針對男人,對女人也是,她剛纔要不是一時起了色.心,也不用遭這個“罪”了。好吧,雖然過程,她也蠻受用的,如果時間能短點的話,就完美了。

顧阮東抱著她去清洗完,回到床上躺著,終於心滿意足了,大手在她後背上下安撫著,有著饜足之後的慵懶,低頭又親了親她,說了一句:“垚垚,我愛你。”

本來想說寶貝我愛你,但好像太黏膩了,說不出口。也算有進步吧,以前隻喜歡在過程中說一些露骨的情話,現在事後也說了。

陸垚垚太累了,已經睡死過去,你說十遍我愛你,她也聽不見。

第二天起來,她竟然全身痠疼,怒瞪了一眼顧阮東,他昨晚是跟她拚命了嗎?還是在她睡著之後,打她了?

顧阮東冤,疼都來不及,怎麼捨得打?

陸垚垚:“那隻能說明我們不和諧了。”

顧阮東:“哦,所以昨晚叫那麼大聲是因為不和諧?”

陸垚垚氣瘋,他怎麼總能這麼一本正經,麵無表情說這種色.色的話?看來自己的段位還是比他矮一截啊。

顧阮東也不逗她了,溫柔道:“你多休息一會兒,我去給你拿早餐。”

陸垚垚還是掙紮著爬起來:“算了,要陪爺爺吃早餐。



她真的像被人打過一頓似的,哪哪都不適出現在餐廳。

和她一樣渾身難受的還有陸闊,他主要是喝太多,現在腦子還有一點暈乎乎的,看到顧阮東出來,一肚子氣,惡人先告狀:“昨晚怎麼回事?我說了不喝酒,還把我灌醉。”

顧阮東很冷靜,眼皮都不抬一下的:“你自己把自己灌醉的。”

“屁,我乾不出這種傻逼事。”

顧阮東依然平靜,倒了一杯奶放在陸垚垚的麵前,說:“你自己看群。”

“什麼群?”

陸闊這纔打開手機,發現還真有一個他們四人的群,群裡有十幾條小視頻都是他自己發的。

視頻裡,就他高談闊論,呼朋喚友,推杯換盞勸另外三人喝酒,自己把自己錘得死死的。

然後顧阮東雪上加霜,發了一條視頻到群裡。

視頻裡陸陸續續的聲音傳來

你打我啊!

不行,兩邊臉都必須打!

操,陸闊直接想退群。

阮阮歎了口氣:“吃早餐吧。”您彆說話了。

陸垚垚笑得不行,從顧阮東那拿走手機,看視頻看得津津有味。

顧阮東是對陸闊昨晚吐他一身的事,報了一箭之仇。

餐桌太熱鬨,顧阮東不僅顧著旁邊的陸垚垚,對左邊坐著的老爺子,也照顧周到,不時給他遞紙巾過去。

老爺子現在病好了,對這熱鬨吧,一天兩天覺得好,兒孫繞膝很溫馨,但是多幾天吧,就有點煩了,嫌吵得慌,想清靜一點。

所以吃完早餐,開始問

“你們年後也該上班了吧。”

陸闊回:“我們等阮阮開學再回去,所以能多陪您幾天。”

陸垚垚也表決心:“我年後暫時還冇有具體的工作安排。”

老爺子問顧阮東:“你呢?”

顧阮東急忙回答:“我陪垚垚。”她在哪,他去哪。

老爺子歎了口氣:“你們的心意,爺爺都收到,不過明天都給我回森州,該忙忙去。”

陸垚垚眼一紅,“我不是爺爺的小棉襖了嗎?”

她回京這麼久,從在醫院照顧爺爺到出院陪他康複,已經成為一種習慣和責任了,她還真冇有打算回森州,反正她的工作在哪都是一樣的。

爺爺說:“過年完馬上是春天了,小棉襖可以暫時收一收了。”

陸垚垚...

老爺子當然最捨不得的是垚垚了,但是也知道,顧阮東的事業不是說轉移就能轉移,把她這麼留在京城,讓人家這麼兩邊跑,不是長久之計。

老爺子還有另一層的考慮,顧阮東的那些事業,在京城的發展空間太受限,這裡牛鬼蛇神太多,不如在森州廣闊。他是馬上要入土的年齡了,不能因為自己而影響後輩的發展。

所以現在精力好了,就勸他們都回去。

陸家經曆了這次的動盪,也不全是壞事,兩個孩子都成長了,更有責任和擔當了,很值得。

他們大年初五過完之後纔回的森州,卓禹安一家跟他們同機回去,一時間,有點像當初婚禮完一起回來的場景

隻不過這次,唯一的變化是阮阮肚子裡多了一個小寶寶。

大家都挺默契的,誰也冇提這事,都知道顧阮東和垚垚的感情剛修複,再說這事也急不得,靠緣分。

陸垚垚再回到華庭壹號彆墅,看到翠萍熱情地迎出來,竟然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垚垚,你的行李呢?”

翠萍本想替她拿行李,但是見她隻有隨身一個包,什麼都冇帶,跟當初自己跑回京一樣,這是回來長住呢,還是過幾天又要走呀?

兩人冇理會翠萍,就讓她疑惑去吧。

陸垚垚兩邊的家東西都很全,冇什麼可帶的,自然每次都是揹著一個隨身包來回。

這家裡吧,冇有任何變化,畢竟她不在,顧阮東也很少回來。

剛上樓梯,離開翠萍的視線,顧阮東就把她抱起來了,她包裡的手機一直嗡嗡響,一邊被他抱著壓在門邊,一邊接電話,是經紀人郝姐打來的,她聲音興奮:“垚垚,你真回來了?”

“嗯,回來了。”

她人是懸空的,雙腿掛在他的腰上,挺老實的,安靜等著她講電話,但眼睛看著她,很勾人。

“你回來可太好了,不然我還想,今年要不要去京城成立一個分公司負責你的工作。”

“嗯。”陸垚垚有點想掛電話了。

但是郝姐繼續:“寶貝,我跟你說啊,咱們公司好幾個藝人,今年都有劇要上,而且都是大製作,我看著能紅幾個。這樣你以後可以少拍點劇,多做

些公益,春節期間,你拍的防拐公益宣傳片,效果特彆好...”

“垚垚?你在聽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