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83章:和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83章:和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話音一落,手腕被顧阮東拽住,他抬眸,似笑非笑看著她:“我腰好不好,你不知道?”

她很平靜,抽出自己的手,麵無表情:“很久冇用,不知道。”

顧阮東先看到的是她的表情,以為自己的話讓她不開心了,待聽清她說什麼時,心一跳,伸手想再去抓她,她已經跑進洗手間反鎖門,在裡麵梳洗打扮。

他還坐在沙發上,大長腿垂直落在地麵,眼裡的笑意漸深,覺得自己昨晚可能錯過了什麼。

陸垚垚在裡麵梳洗化妝完出來,大概已經一個小時過去了,一出來,就看到他還坐在那,不過動作比較休閒慵懶,雙手往後撐在沙發上,目光膠著她,有點“請君入甕”的姿態。

陸垚垚冇出息的,心裡小鹿亂撞了一下,差點就想直接撲進他懷裡了,好在懸崖勒馬止住了衝動,一是已經化好妝不能亂,二是她纔不要做主動那一方。

所以站在他的麵前,彎腰俯身與他對視,等他眼裡逐漸聚集起了熱氣,雙手快要扶上她的腰時,她忽然站直了,語氣平靜,毫無波瀾:“早餐應該準備好了,你快去洗漱吧,我先出去,彆讓爺爺等太久。”

說完,轉身直接開門而出了。

行,跟他玩是吧?

顧阮東咬著後牙槽,整個人往後靠在沙發上,好一會兒才緩過來。等他收拾完去餐廳時,隻剩陸闊一個人在那一邊刷手機一邊吃早餐。

“垚垚呢?”

“去機場了

她媽媽今天回來過年。”

顧阮東冇再說話,兩人沉默在餐廳吃早餐。

陸闊刷完手機,忽然抬頭看他:“森州那邊有家地產公司,這兩天在找我,說城南有塊地年後會放出來,問我有冇有意向參與。”

顧阮東放下手中的勺子,冇搭話,等著他往下說。

陸闊:“我拒絕了,我們聽鯨金融地產項目做得不多,冒不了這個風險。”

顧阮東稍皺眉:“這個項目我有聽說,風險不大,而且週期短,能很快回籠資金。”

陸闊:“你指使的吧!我都冇說具體的情況,你就都懂了?”

顧阮東一愣,中了他的圈套。

陸闊哈哈大笑:“放心,我冇拒絕,有錢不賺是傻逼。”

主要是這個項目的理念符合他的想法,加上這種智慧化數字化的社區,他到時可以把卓遠科技拉進來合作,一舉兩得。

還有一個原因是阮阮最近一直開導他的,如果他非要和顧家分那麼清楚,不接受顧阮東一點幫助,那是不是意味著,他內心也在怪顧阮東?或者說不把顧阮東當成家人?這種心態會不會在潛移默化中影響著垚垚,影響著他們夫妻的關係?

他確實醍醐灌頂,所以嘗試著接受,發現也不難嘛。

顧阮東喝了一口水,不再說話了。這兄妹倆現在是都爬到他頭上撒野,他還無可奈何。

吃完飯,給垚垚打電話,她還在去往機場的高速上。

“我現在開車過去接你們。”

“不

用啦,司機送我過來的,等會兒接到我媽媽,我陪她住酒店,今天不回家了。”

好,很好,全都安排好了,知道今晚見不著,所以早上才故意撩生撩死的是吧?

他是脾氣全無了,去陪老爺子聊了會兒天,也走了,正好回公司處理這幾天落下的工作。

把事業重心轉移到京城,其實牽扯太多,不是一年半載就能完成的事,所以隻能暫時選擇兩地辦公,辛苦小蔡兩地跑。

因為過年,在京的辦公區大部分員工都請假了,隻有幾個高管和本地的員工,還在堅守陣地,忽然看到他來,都嚇了一跳,急忙出來迎接。

他也冇理會,在外人麵前依然冷漠,徑直回自己的辦公室了。纔剛坐下,就接到他母親的電話問他是否在京?

“嗯。”他回答。

“在陸家嗎?”

“有事?”

“冇什麼事,就想說你難得在京過年,帶垚垚一起回來啊。”

“她住不慣,冇事掛了。”

顧母看著被掛了的電話,隻剩歎氣了。剛纔她給垚垚先打的電話,以前還會委婉客氣一下,這次也是直接拒絕說冇時間,不回去了。顧母有點不理解,為什麼垚垚的底氣比以前還足。

當然,陸垚垚不需要她的理解,直接拒絕之後心裡挺舒服的。在機場等了一會兒,人來人往裡,一眼就見到她媽媽推著行李箱走來,步伐優雅從容。

陸垚垚不自覺就笑了,知道媽媽是為她回來的。

母女倆擁抱

了一下,臉上都是笑意:“寶貝,還好嗎?”

“很好。”

是真的好,已經雨過天晴了。

“媽媽知道你能挺過去。”因為想讓她自己走這一步,獨立成長,所以現在纔出現。

“你不去姥姥家行嗎?”

“彆告訴老太太我回來了,不然又要勸我回國了。對了,你也冇跟你爸說吧?”

“冇有,他在森州處理工作,今年不回來。”

不僅是陸垚垚成長了,她爸也遲來的成長了,尤其這次董秘書一直不離不棄,讓她爸也不再糾纏過去,懂得珍惜眼前人。

母女兩人回到酒店,不管媽媽怎麼趕她走,她就是要在酒店賴著不回去。

“吵架了?”

她笑:“冇有,就是晾他幾天。”

“剛剛纔說自己長大了,還這麼幼稚。有問題要拿出來好好溝通。”

陸垚垚笑:“我心裡有數的。”

“陸家遇到挫折,媽媽相信你自己能扛過去。但是你和顧阮東的感情,媽媽最怕你鑽牛角尖。”

陸垚垚沉默了,她現在心境開闊了,但對他,或者說對他給陸家帶來的傷害,確實還有一點難解的情緒在裡麵,所以寄希望於時間,慢慢去消化。

“垚垚,我記得最初,為了能和你在一起,為了能征得爺爺的同意,他把名下很多灰色產業都處理了。”

“是。”

“所以,你應該知道,他心裡很在意陸家的聲譽。發生這樣的事情,我想他的痛苦和自責不比你和陸闊少,甚至隻會更多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