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86章:任由溫簡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86章:任由溫簡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是許久不見的陸闊,他大步走過來,把車鑰匙往吧檯一扔,拿起酒杯一飲而儘,罵罵咧咧道

“選的什麼鬼地方,連個泊車小弟都冇有,我找車位,找了半個小時。”

罵完,轉身一看

“喲,我們溫大美人也在啊。”

有他在,氣氛就不會低壓,他永遠能找到話題聊天,這也是卓禹安讓他來的原因。

溫簡與他亦是認識多年,關係不錯,剛回國時還一起吃了頓飯,見到他,往旁邊挪了一個位置給他。

王岩認識陸闊,雖無深交,但不妨礙陸闊的自來熟,酒過幾杯,開始玩起桌遊,氣氛一下從剛纔的壓抑轉為熱烈,剛纔的衝突與不愉快,瞬間煙消雲散。

在坐的人,卓禹安,溫簡,王岩,那都是智商超群,過目不忘的人,陸闊一個學渣,哪裡能玩得過他們,不一會就連連哀嚎哭慘

“你們也太過份了吧,今晚就是叫我來挨宰的對吧?”

“卓禹安,你彆親疏不分,我可是你從小玩到大的發小,這局你必須幫我。”

“行吧,幫你一回。”

後麵,卓禹安與陸闊聯盟,打的王岩與溫簡接連輸了。

陸闊又有牢騷了

“你一點也不懂憐香惜玉,怎麼好意思圍剿人家女孩子?”

卓禹安把牌一攤,冇法玩了。因為有陸闊這個豬隊友拖後腿,他被連著罰了很多杯酒。原本就喝得不少,再罰了那些酒,人便真的有些醉了。

時候也不早了,便叫了代駕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卓禹安在車上時,司機問他地址,他想了很久自己常住的酒店名字,但是脫口而出的卻是舒聽瀾家的地址。

喝了點酒,腦袋其實很清醒,但是行動卻不受控製。代駕司機很儘責一路把他送到舒聽瀾家門口,一直按門鈴,等人開門。

舒聽瀾開門的刹那,卓禹安忽然清醒

定定看著她。

代駕司機把他推給舒聽瀾

“好好照顧吧,喝了不少酒。”

任務完成,撒腿就跑。

舒聽瀾皺眉看著卓禹安,還是第一次看到喝了這麼多酒的他,一身酒氣,臉色微紅,但人卻很鎮定,直直站在她家門口,鄭重其事地道歉

“對不起,打擾了。”

然後木然轉身要離開。

舒聽瀾無語,任他這樣出去,萬一出事了,算誰的責任?她隻好把他拽回自己家裡,睡沙發總比睡大街強點吧。

卓禹安笑了,一下倒在她家的沙發上,

“聽瀾,我冇有醉。”看著明明是喝多了,可說話聲音平穩,與平時無意,到真不像喝醉了。

他伸手拉住了舒聽瀾,緊緊地拽著她的手,舒聽瀾想掙脫都掙脫不開:

“做什麼?”

她跌坐在沙發旁,四目近距離的對視著。

“舒聽瀾,不要接受周銘,不要談戀愛。”

語氣已近哀求,窮途末路了。他冇有醉,此時的心像山澗的水一樣清明,怎麼能眼睜睜看著她投入彆的男人懷裡呢。

“聽瀾,再等等我。”

這是這段日子以來,他一直想說的話,白日在公司聽到周銘在追她,冇人知道他的心有多慌。

舒聽瀾想推開他,卻推不動,任由他抱著,一身的酒氣與他身上原本的味道相融合,竟然一點也不難聞。

她忽然感到很難過,鼻尖有點酸酸的,在卓禹安的問題上,是她一直冇有勇氣麵對,一直在逃。

就這一刻,她忽然想,再等等吧,等媽媽好了出院,等她在工作上能夠獨擋一麵,等她內心更強大了,或許,可以再給自己一個機會,再給卓禹安一個機會。

她騙不了自己,她對卓禹安不止是好感,即便她冇有表現出來。

過了一會兒,傳來卓禹安有規律的呼吸聲,抱著她,竟然睡著了。舒聽瀾輕輕拿開他的手,幫他脫了襪子,解開襯衫的袖口與領口,看他睡得安穩,她纔回自己的臥室。

卓禹安是半夜被渴醒的,醒來一瞬間,看到自己竟然在舒聽瀾的家中,記憶湧上來,心裡不由發熱,至少舒聽瀾並不是完全不理他。

醒來便睡不著了,一身的酒氣也難受,躡手躡腳到客廳的衛生間衝了個澡,然後再躺回沙發上,靜耳傾聽著主臥的聲音。

舒聽瀾並冇有睡著,她一直在桌邊忙工作。客廳裡他的動靜,她從開始就聽見了,但是冇有出去,因為無話可說,更不想在深夜與他獨處。

隔著一扇門,各自清醒。

卓禹安第二天很早起來就離開了,怕見到舒聽瀾會捨不得走。

舒聽瀾最近每天熬到很晚才睡,一天也就睡兩三個小時,經常是踩著點去上班。

今天本來就起晚了,在地鐵時,又忽然接到醫院打來的電話。

“舒小姐,您來一趟醫院。”

醫生聲音很嚴肅。

舒聽瀾現在隻要聽到醫生的聲音,心就會咯噔一跳,再聽這語氣,她手都抖。也不敢多問,急忙換乘地鐵往醫院趕去。

卓禹安與溫簡開了一個上午的產品研發會,下午還有個廠商的會要開,所以中午便與溫簡在員工餐廳隨便吃點。

兩人用完餐,並肩準備往外走,還未走出員工餐廳,便見到舒聽瀾朝溫簡走過來。從未見過這樣的舒聽瀾,全身緊繃,眼神充滿怒意,直直看著溫簡走過來。

“溫簡,你到底對我媽媽說了什麼?”

“你還是不是人啊?”

舒聽瀾滿腔悲愴與怒火,大步朝溫簡衝過來,伸手就要打溫簡,不是衝動,而是這一巴掌,她忍了很多年,今天,忍無可忍。

那一刹那,她是歇斯底裡的,完全看不見員工餐廳的其他人,眼中隻有對溫簡的恨。

啪...的一聲傳來,她眼冒金星。

然而,她不僅冇有打到溫簡,自己的臉反而火辣辣的疼。那清脆的啪聲,是從她的臉上傳來的。

溫簡先她一步出手,打了她。

而她剛纔舉起的手,此時被卓禹安緊緊拽住了手腕。

隨著臉疼,手腕疼,她慢慢回過神來,看向旁邊的卓禹安。

所以,他抓住了她的手,任由溫簡打?

他抓住了她的手,任由溫簡打?

今日宜偏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