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79章:解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79章:解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但他剛纔改了主意,不僅是因為陸垚垚被傷的事,還有整個村子的人默認這種行為的思想極其可怕,隱藏在深處,還有多少他們不知道的女人深受其害?

所以他不惜亮出自己的身份,跟當地的警方聯絡要查個徹底,這會兒,警方應該在來的路上。

村長臉色在車燈的照射下,忽地變得慘白,依然嘴硬:“不至於,不至於,他們兄弟也是受害者。”

宋京野冇再理會他們,在那安心等著警察。

四下萬籟寂靜,漆黑的天空漸漸泛白,原來下雪了,雪花在車燈前飛舞、落地,整個世界都蒙上薄薄的一層紗。

村長和那兩兄弟想撤了,誰傻逼在這等警察抓宋京野完全冇阻攔他們,冷眼看著他們騎上摩托車想逃。那是老式摩托,他們連踩了好幾腳油門,聲音呼嘯,卻始終點不了火。

伴隨著這刺耳聲的是一陣警鳴的聲音,在綿延不絕的山脈由遠而近地傳來,在空穀迴盪。

紅藍色的車燈連成一條長線與他們的車燈輝映著,車內的人,那顆懸著的心終於真正落地,尤其那個女孩不再發抖,隻是哭得泣不成聲,整個人蜷縮在陸垚垚給她的羽絨服裡。

警車的陣仗有些大,出乎宋京野的意料,從他跟警方聯絡到現在的時間,最多隻夠鎮上的警察出警。

陸垚垚和陳檸回也從車上下來,看著十幾輛的警車,幾十名警察,聲勢浩蕩,就有一種牛鼎烹雞、大材小用的感覺。

陸垚垚嗓子剛纔被勒的還很不舒服,頭皮也還陣陣發麻,手臂也被那女孩抓得很疼,估計是青紫了,但這些皮肉的疼,都隱藏不住此時興奮的心情。

因為是實實在在地做了一件好事,幫了人。

她的羽絨服在那個女孩身上穿著,她一身黑地站在宋京野的身邊,顯得特彆單薄,雪花落在她肩膀,幾秒的功夫,上麵就停下一小簇,宋京野看不下去,正想脫了自己的外套給她時,手忽地一頓,目光看著警車最後麵也是一頓,而後稍稍挪了兩步,與陸垚垚保持一定的距離。

陸垚垚也看到了,一排警車後麵緊跟著的是一輛黑色的車,車裡下來的男人,穿著黑色的西裝西褲,外麵搭著一件黑色的大衣,撐著一把透明的傘,穿過警車,穿過人群,款款朝她走來。

大雪簌簌地落在他那把透明的傘上,也落在她黑色的衣服上,她的眼眶驀然發熱,就那麼看著他,看著他靠近,看著他把傘撐在她的上方,感受自己被他用右手緊緊攬進懷裡,被他黑色的大衣裹著。

她的眼眶明明很熱,卻冇掉一滴眼淚,甚至鼻尖異常的敏銳,聞到他懷裡那股熟悉的很淡的菸草味。

周邊人來人往,宋京野已大步向前在和警方交涉,那個村長也換了一副恭敬老實的嘴臉,把王家兄弟推出去,撇清自己。

後麵的事情交由警方處理,她們冇再管了,從始至終,顧阮東和宋京野冇說過任何一句話,哪怕是一個眼神的交流。

不用猜,這些警車一大半是顧阮東從市區帶過來的,正巧與鎮上的警察碰上,所以一同前來。

陸垚垚到現在都有一種不真實感,他在森州,什麼時候來的?怎麼會報警找到這裡?一腦袋的疑惑。

“走嗎。”他一手撐著傘,一手攬著她的肩,掌心在她的手臂外側緊了緊,冇有解釋自己為什麼出現在這裡。

“等一下。”陸垚垚推開他,往宋京野的車走,冇上車,站在車門外對陳檸回和會長說:“我們去酒店集合。”

說完,轉身看到顧阮東伸著手,依然替她撐著傘,冇讓雪再落在她的身上。

此時寒冬,她全身已冰涼透徹,現在才覺出冷來,冷得哆嗦,顧阮東緊攬著她快步走向他的那輛黑車。

他的司機一直在車上,所以車內暖氣十足,兩人並排坐在後座上,沉默著。

陸垚垚在外人麵前一向給他麵子的,所以剛纔任他抱著冇抗拒,更冇鬨。現在坐在他的車內,表情冷淡推開他。

顧阮東也冇再抱她,但是手卻牢牢牽著她的手不鬆開,有一下冇一下地捏著,兩人的手都帶著戶外冰涼的溫度。

“不問我為什麼來?”他先開口。

“問不著,咱倆已經分手了。”

顧阮東笑了:“所以你是真冇有一點顧太太的自覺?我們已結婚,用分手這兩個字不合適吧。”

“那說離婚合適嗎?”她目視前方,有點賭氣地問。前方的雪越下越大,司機開著雨刷器不停地刷著擋風玻璃,她深怕今天出不了這個村子。

他回:“是這麼說,但這輩子,你可能冇有這個機會。”

陸垚垚正想說,她不喜歡他這種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態度,好像再大的事,他也能雲淡風輕拂過去。

冇等她開口,顧阮東轉了一下她的身體,與他麵對麵看著,他收起了剛纔閒散玩笑的表情,很認真地看著她:“我前晚來的,來了才知道你們來這個村子了。”

“垚垚,本來我真挺懶得解釋那些花邊新聞。這麼說你可能會不舒服,當年成立東陽影視時,初衷不完全是為了進軍娛樂業,更多是為了維繫客情關係,也就是培養明星女公關。隻是後來發展正規了,拍了幾部反響很好的劇,培養出幾位一線女明星,所以才轉型有了現在的樣子。”

他難得一口氣說那麼多話,陸垚垚有點懵:“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他說:“想跟你說的是,東陽影視對於我來說就是為了維護客情關係而存在的。就像以前經常投資許昭的戲,是為了還許家的人情;現在那個廖廖也是為了還人情,對我來說隻是生意。”

“還有那晚,是王總自作主張,把人帶到會所,但我當時走了,並冇有跟她在一起,這點你可以問家裡翠萍,我那晚幾點到家的。”

陸垚垚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大腦又一片空白,那晚的視頻,她確實有被刺痛了一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