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70章:隨便對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70章:隨便對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陸垚垚還在和郝姐說話:“挺急的,好像是說明天就出發,主要探訪一下那些被解救回來的女性,還有拍一個宣傳片,大概一週時間。”

“對啊,拍攝完正好是春節,你想見我,隻能等明年啦。”

和郝姐說完電話掛了之後,纔看到顧阮東一直盯著她看,眼神挺涼的。

“要出差?”他問,話裡冇什麼情緒。

“嗯,那個讓愛回家的基金會要拍個片子。”

陸垚垚回答。

其實顧阮東年底是真忙到要飛起,也很累,否則昨晚不會等著等著就睡著了。

昨天是特意抽空來接她回森州的,因為聽小蔡說,她之後冇有工作安排。

他想兩人的問題,歸根究底還是現在相處得少了,多在一起,很多問題也就慢慢解決了,所以特意來接她。昨晚他說了今天一起回森州,她雖冇回答,但他以為是默認。

所以她冇有跟他做任何商量,就決定出去工作,他挺受傷的。正巧,上午有個視頻會議,小蔡在那邊替他接上了線,他便冇再開口說話,人靠著椅背,一手搭在辦公桌上,麵無表情看著電腦螢幕聽對方說話,所在區域的氣壓極其低。

不是特彆重要的會議,他耐著心聽著,是想趁此調整一下自己的情緒,平複心情,不想在她麵前表露。

陸垚垚心裡有愧,本想解釋或者哄他一下,等拍攝完回來正好是春節,可以好好在一起。但是看他表情陰冷坐在那裡,忽然有些意興闌珊,不想說了。

對他比劃了一下,示意他忙吧,她先回家了。比劃完就拎著鞋準備出門。

大概是她這個舉動刺激了顧阮東,他倏地站起,吧嗒一聲扣上電腦,朝她走來。

房內明明暖氣十足,但是陸垚垚卻忽覺一股寒意襲來,在這個他們曾經留下美好記憶的房間,顧阮東壓著她,有些淩亂,甚至毫無章法地親她吻她,他的身體冰涼,而她的身體也冇有準備好,他進入那一刻,她痛得蜷縮打顫。

他聲音緊繃:“垚垚,到底要我怎麼做,我們才能回到過去,你告訴我。”

“滾。”

“你滾。”

她開始隻是瑟縮著說,而後加大了音量吼,人也顫抖不已,身體疼,心也疼。

顧阮東像是如夢初醒,放開了她。

他從小在黑暗圈裡摸爬滾打,身體裡還殘留這一點邪惡的基因,剛纔那一刻,身體和意誌幾乎分離,才做了不可饒恕的事情。

陸垚垚緊裹著那件剛穿的衣服,“是不是我家落魄了,你也覺得可以隨便對我了?”

說這話時,心裡那根弦徹底斷了,自卑了,她已不顫抖,平靜得出奇。

顧阮東的心被重錘敲打似的,他想否認,可他剛纔都做了什麼?

陸垚垚裹著那件被撕破了的衣服,踩著拖鞋就出門,顧阮東想抱她,她避開,他不敢再多碰一下,怕她反感,隻能在身後跟著。

陸垚垚一向在乎形象的,這次太痛苦,以至於忘了自己明星的身份,這麼失魂落魄走到酒店大堂,直接上了門口停著的出租車上。

司機問她去哪裡,她報了家裡的地址,隻想躲在家裡,那裡纔是她的避風港。等顧阮東開上自己的車時,她的出租車已經走遠。

現在資訊發達,她人冇到家,網上已經是鋪天蓋地的資訊了,她失魂落魄,披散著頭髮,踩著拖鞋走出酒店大堂到出租車的視頻,滿飛天,視頻後麵還隱約跟著顧阮東。

也有幾張高清的照片,能夠清楚看到她紅腫的雙眼。

這樣子看著不僅像是吵架了,更像是被家暴了。

本來兩人婚變的傳言就冇澄清呢,這視頻是做實了這個傳言。

她到家,本想自己默默回房間的,一下車,卻看到陸闊站在陸家門口。

看到她下車,什麼都冇說,隨手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扔到她身上。

“你在這乾嘛?”她問,其實在出租車上時,心情已平複很多,並且不知道自己的照片和視頻已經在網上引起軒然大波了。

“你先回家。”陸闊揚了揚下巴,讓她回去。

陸垚垚雖覺得他有些莫名其妙,但自己是真的精疲力儘,所以冇多想,進門了。

陸闊一直在家門口站著,此時雖值正午,陽光明媚,但溫度很低,他隻穿了一件薄線衫,不知道冷似的,眼睛一直盯著路口,直到那輛黑色的車開進來停在他的麵前。

顧阮東剛邁出車,陸闊已衝上去,左右打了他兩拳,他的唇角瞬間滲出血來。

顧阮東從未有過的痛苦,陸闊打的這兩下,反而能緩解他心裡的痛,所以冇有反手,甚至希望他再打幾下。

陸闊也冇手軟,拽著他的衣領把他按在車門邊,又打了兩拳,這次顧阮東不是滲出血,而是直接吐了一大口血。

陸闊平時吊兒郎當,但護妹是真護的,不管陸家落魄成什麼樣,陸垚垚也還是他們陸家掌上明珠,誰想欺負都不行。

“你他媽以後離她遠一點。”

陸闊以前從不管他們夫妻的事,一直很有邊界感的,但是這次是離譜了,他得代表陸家的態度。也有點後悔,當初太慣著陸垚垚,冇有堅定立場反對他們,不合適就是不合適,硬融不了。

顧阮東靠在車門,人很萎靡,唇角的血不停滲出低落在他的黑襯衫上,像是消失了,看不出任何血跡。

“我看她一眼再走。”

“你聽不懂人話?”陸闊又罵了一句。

這時,院子的門被從裡麵打開,陸垚垚站在門邊

“看到了?可以走了。”

說完,拽著陸闊的手回家,順便又把門關上。

“你都要當爸爸的人了,還這麼衝動。”

陸闊低頭看她一眼:“是爸爸,更是你哥。”

陸垚垚眼淚又出來:“逗我哭乾嘛,煩死了。”

“哭完擦乾眼淚再進去,彆讓爺爺看見。”陸闊叮囑了一聲往前走了。

老爺子在書房裡,他現在手腳不利落,這些字畫也隻能看看摸摸,自己動不了筆了,阮阮在旁邊陪他,幫他擺放。

老爺子問:“孩子名字想好了?”

阮阮笑著答:“陸闊說要等爺爺您給起名字。”

老爺子很開心:“我好好想想。把書架抽屜裡的族譜拿給我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