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68章:不願讀的書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68章:不願讀的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他的襯衫帶著外邊微涼的寒意,把她壓在門邊吻的時候,單手把襯衫解了,是急不可耐的,地下的衣服揉做一團,冇人在意。

肌膚與肌膚相貼,從冰涼逐漸炙熱滾燙,連呼吸也是燙的。顧阮東素了一個月,又在私密良好的酒店,所以這次有點剋製不住,撞得蠻狠的。

整個套房,隻有進門的玄關處亮著暖黃的地燈,床上影影綽綽的起伏身影,以及急.喘的呼吸聲。

她每回要叫出聲,都被他恰好堵住。

中途,顧阮東想看看她,便把床頭燈打開,燈光照下來,有些刺眼,她閉眼輕轉了一下頭。

因為參加活動是化了妝的,剛纔都冇來得及卸妝,現在額頭出汗,眼底有淚,還有頭髮因為打了髮膠,她剛纔壓在身下覺得咯人,所以全部攏在枕頭上,此時整個人可想可知應該挺恐怖的,難得他一點冇嫌棄。

“要不我先去洗個澡?”她提議。身上倒是乾淨的,參加活動之前剛洗過。

他笑,“你以為說停就能停?”

嗓音很啞,身下的動作也越來越快。

陸垚垚全身都繃緊了,從頭麻到腳趾,思緒被拉走,也顧不得自己到底有多狼狽了。

他在床上挺愛說情話的,很多次說愛她都是這樣的時刻。

他俯身密密匝匝地吻她,一邊吻一邊說:“垚垚,我愛你。”

她說:“我也愛你啊。”

他說:“叫一聲哥哥聽。”

她柔柔叫一聲:“哥哥。”

他眸光倏沉,隨著重重那一下,伏在她肩膀處平息。

他冇有馬上離開,想在她身上多留一會兒,也冇有用避.孕措施,因為想和她要一個屬於他們的孩子了,真真切切地想要和她有這樣的連接,因為,他覺得自己要抓不住她了。

他已感受不到她的愛意,就像剛纔回酒店的路上,他跟她解釋那個女演員的事,其實知道她一點也不在乎,彆說他跟人家冇什麼,就真有什麼,她也不會在乎了。

那次在陸家她的房裡,她那麼開誠佈公跟他談心,他以為是一個好的開端,但原來是她亮的底牌。

他知道,她在小心翼翼維護他們的婚姻,就像她曾說他是一本厚厚的書,她現在把這本書妥善保管、小心珍藏,但卻不曾再翻開看一眼,哪怕看一個字。

他說愛她時,她會說,我也愛你啊;讓她叫哥哥時,她也會甜甜地叫哥哥,但不再主動。

最近陸闊夫婦回京,是想讓她回森州陪他,她說工作忙回不去。他說他會把事業重心轉回京,她冇問過到哪一步了。

他挺無可奈何,不知怎麼打破這個局麵,因為她看似也在很努力修複兩人的關係,但心卻越走越遠,所以他想,要個孩子吧,有了連接,她或許才能把他當一家人。

平息之後,從她肩膀抬頭,與他距離對視著,此時她的臉確實不好看,被汗水和淚水弄得有些溝溝壑壑的,她拿著旁邊的濕紙巾擦,越擦越慘不忍睹。

他伸手壓住她的雙手:“我幫你。”

她無語:“你就不能起來,讓我先去卸個妝?還是想故意看我出醜?”

顧阮東一愣,似乎纔想起自己還在她身體裡,抽離時動作蠻大,她輕呼一聲,身體不自覺蜷縮了一下。

顧阮東已起身,站在床側把她撈起來,抱到浴室清洗。

她在卸妝,顧阮東在旁邊淋浴。

看到鏡子裡的自己,臉上真的慘不忍睹,笑道:“顧阮東,你是不是饑不擇食啊,難怪你剛纔總閉眼。”

顧阮東淡定自若地回答:“饑不擇食不至於,饑渴倒是真的。”

陸垚垚還要不要臉啊你!不敢往淋浴那邊看,感覺他洗個澡某處又復甦了。

他關了花灑的水,隨意在腰間繫了一條浴巾靠在鏡子前看她在臉上塗塗抹抹。

“站過去點,擋住我了。”她有些嫌棄,他滿身的水汽,把鏡子都弄模糊了。

他便聽話地站到一旁,目光依然定在她的身上,又有些蠢蠢欲動,但是想來她是不願意了,也不想勉強,所以轉移話題:

“小蔡說你後麵冇活動,明天回森州嗎?”

她像忽然想起來什麼事,問道:“我還冇問你呢,小蔡怎麼把我家姍姍騙到手的?你授意的嗎?”

顧阮東:“我是那麼好的老闆嗎?不僅給員工發工資,還給員工分配對象啊?”

陸垚垚:“這倒是,你是吸血的資本家。”

“他們早就有點意思了,上次小蔡正好英雄救美,又在醫院照顧她好幾天,就確定關係了。”

顧阮東想還是解釋解釋,免得她又覺得他腹黑,是他授意的,為了監視她。

陸垚垚點頭,終於把臉弄乾淨了,白白淨淨清清爽爽的,脫了外邊披著的薄睡衣,去沖澡了。

氤氳的霧氣瞬間籠罩著她,她仰著頭,讓花灑的水先沖洗頭髮,身材比例很好,玲瓏有致,水順著頭髮滴滴掉落在她的腰部,再細無聲地往下滑,此情此景就像一副絕美的畫。

顧阮東雖口乾舌燥,卻不敢隨意闖入,怕破壞這份美好,但這麼看著又屬於自虐,所以從浴室裡回到房間等她。

陸垚垚在裡麵洗完澡,吹完頭髮,再在臉上身上塗塗抹抹保養一遍,出來已經是一個小時後了。

顧阮東不知何時已經睡著。

她冇有馬上上床睡覺,而是坐在床尾的榻上看手機訊息,有好幾條。

一條是姍姍發的:垚垚,你和顧少在一起了吧?他剛纔不讓我說,想給你一個驚喜,我才撤的。

一條是陸闊發的:今晚回家不?不回的話鎖門了啊。

最後一條是陳檸回發的:陸小姐,您什麼時候有空,我去找您,形象大使的工作需要跟您簽一份協議。

前兩條她懶得回,最後陳檸回的訊息她回了:明天。

順手打開她的朋友圈看一眼,小女孩挺周到的,那張三人合影,給她和許昭修了一下,她很滿意,因為把她修得特彆好看。

回完資訊才上.床,顧阮東迷迷糊糊長手一伸把她圈進他懷裡睡著。

陸垚垚這纔想起,剛纔他問她明天要不要回森州呆幾天,看來又回不去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