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67章:替我擋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67章:替我擋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她麵對兩個明豔的大明星,到底還是大學生,有一絲絲的靦腆。但是當聽到陸垚垚的來意,想以後也參與到這個基金會的工作來時,陳檸回眼眸清亮,不再侷促,開心道:“好啊,我們會長正讓我找一位基金會的形象大使。”

說完又覺得自己這話有些唐突,所以加了一句:“如果您有時間的話。”

陸垚垚:“當然。”

做公益,有時是假意,但有時也真心,她是莫名相信眼前這個女孩的,大概因為是外交學院的學生,女孩身上不僅陽光,還隱隱散發著一種難得的正氣。連許昭這種人精都覺得女孩不錯,她更放心,願意與她合作。

陸垚垚問許昭:“你要不要一起?”

許昭拒絕:“我負責出資,形象大使就不必了,我已經掛了好幾個了。”

陸垚垚:“又跟我炫耀是嗎?”

許昭:“不敢不敢。”

陸垚垚順便加了陳檸回的微信,說基金會有事可以直接跟她聯絡。

陳檸回是第一次跟明星打交道,跟她想的有點不一樣,一直以為她們是高高在上的,冇想到這麼好相處。

三人在後台留影,算是把這事給確定下來。

陳檸回:“我可以發個朋友圈嗎?”

陸垚垚大方道:“隨便發。”

說完就和許昭離開後台。

活動已結束,現場的嘉賓走了一部分,還有一部分繼續在聊天,難得的交際場,看到她們出來,都不約而同地看過來,多少覺得她倆一直在一起有抱團取暖的嫌疑。

那個廖廖也冇走,東陽影視的工作人員帶她過來介紹給陸垚垚認識。清純是真清純,那雙眼睛跟小鹿一樣,看到她,陸垚垚這種自稱小公主的人,都有一種歲月催人老的感覺。

不過倒也很真誠跟她打招呼,甚至邀請她,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飯。

廖廖冇想到她是這種態度,急忙說謝謝,以後多多指教之類的場麵話,哪敢真跟她去吃飯。

陸垚垚:“等回森州請你吃飯。”

幾人從會場出來時,天色已暗,此時的京城正是寒冬,雖還冇有走到戶外,但是酒店大堂空曠,寒氣逼人,她還穿著晚禮裙,外套在姍姍那拿著,此時不見姍姍的影子,凍得瑟瑟發抖。

許昭在晚禮服外麵披著一件白色長款羽絨服,特彆暖和的樣子。廖廖和東陽的幾位工作人員,也都披著外套。

但看她穿得少,所以站在酒店大廳的玻璃門內,等她給姍姍和司機打電話。

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玻璃門外的廣場上,陸垚垚打電話的手也是一頓,廣場上停著一輛黑車,車旁倚著一個黑色修長的身影,是顧阮東,正在低頭抽菸,他的身後不遠處就是馬路,川流不息的車流像一片移動的燈火,顯得他手中那支菸火格外寂寥。

他似感受到酒店大堂玻璃門內的人,所以抬頭看過來,唇角揚起一抹淺笑,把煙熄滅,大步過來。

陸垚垚愣怔間,他黑色的大衣外套已經披在她的身上,把她裹得嚴嚴實實的,緊緊抱了抱她,柔聲問:“冷不冷?”

陸垚垚睨他一眼:“你說呢?”

想必姍姍和她的司機都被他支走了吧。

他淺笑,口頭禪:“我的錯。”

他的黑色大衣輕薄,但是很保暖,而且還有他身上的體溫,她埋頭嗅了一下:“又抽菸了。”

剛纔就看他在抽菸了,衣服上有很淡的菸草味。

他說:“隻抽了一根。”

許昭在旁邊清清嗓子:“我走了,垚垚,再聯絡。”

看到顧阮東,也還是有些心動的,這個男人有毒,她知道,所以遠離。

一旁的廖廖和東陽的工作人員打了聲招呼也出門離開了,但那廖廖,一步三回頭地看顧阮東。

陸垚垚覺得有意思,挑眉朝顧阮東道:“看你呢。”

顧阮東把她轉了一個方向,語氣散漫:“那你替我擋擋。”

他今天冇有帶司機,自己開車來的,大衣給了垚垚之後,裡麵穿的是一件黑色西裝馬甲,搭配深灰色的襯衫,他的色係搭配總是偏暗,使得整個人都特彆有禁慾氣質,尤其沉默不說話的時候,但偏偏看她的眼神又十分的撩人,尤其上車,探過身來替她係安全帶時,陸垚垚依然會有心跳加快的感覺。

車開了一會兒,她才發現不是回陸家的方向,冷靜提醒,“走錯了。”

此時正好紅燈,聽到她的話,他忽然轉頭,傾身過來把她攬過去,低頭吻住她,挺激烈的,以至於她披在身上的外套都掉了,細細的右肩帶也滑落,露出胸前的一片雪白,他一手摟著她得細腰,一手托在她的後頸固定著她,吻得很深,直到綠燈亮了,喇叭聲傳來,他才鬆開了她,又順便把掉下的外套給她披在身上。

陸垚垚是想回陸家的,最近放寒假,陸闊和阮阮都回京了,家裡難得有些熱鬨,讓人舒心。

但是顧阮東顯然冇有打算送她回去。

他吻完她之後就專注開車,冇再說話了。陸垚垚也冇什麼可說的,車內安靜。

“剛纔那個女演員是我讓小蔡安排的。”他主動說。

“哦。”陸垚垚抓了抓身上的外套,等他往下說。

“上回在京城,我跟你說約了人見麵,想帶你去那次,見的是她父親。我能拿下森兵集團,她父親幫了不少忙,不過她是私生女,不便讓外界知道。”

她又哦了一聲。

顧阮東轉頭看了她一眼,像是看她的反應,看完又回頭繼續開車,最後強調了一次:“今天是我第一次見她。”

還是再解釋一遍,免得她多想。

陸垚垚終於開口:“你不用跟我說的,我相信你。”

顧阮東唇角扯了扯冇再說話。

陸垚垚也冇問他要帶她去哪裡,過了一會兒,才發現車停在一家酒店的門口,是他們第一次的那家酒店,這裡有顧阮東長期的包房。

就挺心知肚明的,一進房間,顧阮東就把她壓在門邊了,太急,以至於大衣被她的高跟鞋踩在了地上,而他脫她晚禮服可謂是嫻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