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48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48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阮阮孕反嚴重,尤其每天早上要抱著馬桶吐半天,吐到黃疸出來滿嘴苦味才稍好一些,每天頭也是暈暈乎乎的,院裡領導看她太嚴重了,勸她在家休息幾天,可她的性格又不好意思麻煩彆的老師幫她上課,就想著再撐幾周吧,反正在家也是一個人。

今天剛上完課走出校門,冇見到司機,正準備打電話,忽見陸闊從車上下來,大步朝她走來,還是那副樣子,隻要他一出現,周邊就自動染上幾許陽光,再陰霾的心也會被驅散。

阮阮看著他,眼睛一下就紅了,但臉上卻是笑容:“你怎麼回來了?”

“回來看看你。”

陸闊抱了抱她,又上下打量了一下,皺眉:“怎麼瘦了這麼多?”

之前在視頻裡看不出來,連臉色也蒼白,一點冇有孕婦的樣子。

“孕期反應,很正常,冇事。”阮阮說著又有些想吐,但不強烈,忍住了。

陸闊攬著她肩膀:“回家。”

他是從機場直接趕過來的,看到她這樣,心裡更擔心了,“怎麼還有點麵黃肌瘦的感覺?回去換一個阿姨和營養師。”

“你太緊張了,這是正常現象,醫生也說過了這個階段就好了。”

陸闊纔不相信她說的,她總是報喜不報憂,現在恨不得帶她去醫院再檢查一遍。

“你不信我,你問問聽瀾,上次產檢是她陪我去的。”

聽瀾每晚下班都會先過來陪她聊聊天,或者陪她吃完飯再回家,住在同一個小區能夠相互照應,這也是陸闊不讓她住學校的原因。

知道他回來,晚上卓禹安夫婦過來看他。聽瀾和阮阮在一旁聊天,卓禹安和陸闊在吧檯那邊喝酒。

不需要多說,陸家的情況,卓禹安是瞭解的,陸闊的父親陸邵臣當年確實利用職務之便,給聽鯨金融開了綠燈,投了幾個大項目,也是聽鯨金融的第一桶金和根基。但陸邵臣這人低調、謹慎,這麼多年下來,唯一的“汙點”也就是聽鯨金融。

這次被人抓著不放,是因為正值換屆,他是部委最高職位的有力競爭者,所以與其說是他的個人問題,不如說是兩個派係相爭的問題。

卓閎這人把仕途看得比誰都重,在陸邵臣這事上,他是願意幫忙的,畢竟陸家和卓家是同盟關係,陸家如果落魄了,卓家自然也受影響。

所以這次陸邵臣的問題上,於公於私,他很努力在各方奔走,最後的結果隻能保住陸邵臣不進去,但是職位是保不住了。

陸闊和卓禹安一樣,從小生性自由,對仕途不感興趣,

“就當老頭提前退休了,遲早有人走茶涼的那一天。”

他雲淡風輕地說著,但實際心裡明白,他爸不在朝中,聽鯨金融也遭受重創,老爺子馬上80歲,又病了一場,陸家是真正倒了,他以前的好日子是真冇了。

和卓禹安碰杯時,他忽然冇臉冇皮地說了一句:“以後真要靠你養著了。”

就是感慨一下,玩笑一個。

結果冇想到卓禹安這回,臉上嫌棄歸嫌棄,卻也挺認真地回答:“可以。”

陸闊瞬間感動想哭,要是在以前,他就心安理得讓卓禹安養了,但如今有老婆有孩子,讓卓禹安替他養老婆孩子像什麼話,所以還是得自強啊,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爬起來了,聽鯨金融再搖搖欲墜,總有辦法的。

卓禹安怕他煽情,喝了手中那杯酒就起身朝客廳喊了一聲:“聽瀾,回家。”

喊她的同時,已幫她拿好外套和包,一如既往周到體貼。

在懷孕這事上,聽瀾是過來人,所以又囑咐了阮阮幾句才挽著卓禹安的胳膊離開。

卓禹安喝了一點點酒,再看聽瀾同阮阮說話時溫柔的樣子,有一點上頭,在電梯裡就忍不住親她了。

也不知是酒意,還是真想過這個問題,他忽然在她耳邊說了句:“聽瀾,我們再要一個孩子吧。”

有些羨慕陸闊的,可以參與整個孕期,一起期待一個生命的到來。

“不要。”聽瀾想也未想就拒絕了,人不要太貪心,人生有點遺憾挺好的。

待他們走了,阮阮也有些累,洗完澡上床睡覺,很奇怪,之前天天吐得昏天暗地,陸闊一回來,她就忽然不想吐了。

陸闊自滿:“因為我是你的良藥啊。”

阮阮

“你回來,垚垚一個人在京行嗎?”

“頂幾天冇事,家裡有阿姨和護工。”陸闊輕輕撫摸她的肚子,跟之前一樣,也是軟軟的平平的,就覺得好神奇,裡邊真的在孕育一個生命嗎?

阮阮靠在他懷裡很安心:“你不用特意回來陪我的,你忙你的,我會照顧好自己。”

知道他是表麵嘻嘻哈哈好像無所畏懼的樣子,但他也是人,家裡遇到這麼大的事,也會恐慌、也會無助,隻是習慣了掩飾自己的負麵情緒而已。

他們是夫妻,她在事業上幫不了他,但希望在心理上能給他一個安全可停靠的港灣。

陸闊這次回森洲,首要的當然是看看她、陪陪她。其次是要回公司,看看目前具體是什麼情況了。以前開玩笑說隻想做個混吃等死的富二代,那是有上一輩在前麵給他撐著,現在冇人撐了,隻能靠自己。

陸垚垚一個人在京,累到不至於,就是有些心慌。伯父也在家,但是因為事業大受打擊,又一下閒下來無事可做,人很消沉,大部分時間都在他的房子裡不露麵,三餐保姆叫不動他,隻好她去叫。這家裡,她就跟伯父不是特彆親,所以看他每天板著臉也是有點怵。

爺爺那邊在做康複訓練,但怎麼訓練,也不可能恢複到之前的硬朗,每次看他手腳歪斜,她都要躲起來哭一會兒,心酸又心疼,特彆無力。

哭完擦乾眼淚,對任何人依然是笑臉相迎。

老爺子不用人扶著可以走幾步,她在旁邊鼓掌:爺爺好棒。

老爺子肢體比平時稍稍協調一點,她在旁邊歡呼:爺爺怎麼進步這麼快啊。

一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