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41章: 胡思亂想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41章: 胡思亂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她聯絡完,拿著包就往外走。

“去哪裡,我送你過去。”知道她去找宋京野,所以他要陪著,不想讓他們單獨見麵。

“不方便。”垚垚的眼神從始至終冇有放在他的身上過。

她即便是冷若冰霜的態度,但因披著微卷的長髮,穿著長裙、平底鞋的緣故,外表看著即嬌氣又清甜,讓人忍不住想抱一抱她。

顧阮東不敢抱,隻敢去牽她的手,不管她之前如何的嫌棄或者冷嘲熱諷,他都不計較,唯有這樣牽著,心裡才踏實。

陸垚垚的手冰涼,在他的掌心裡無聲地掙紮著,很用力。

“垚垚,外邊都是人。”他附身在她耳邊提醒,語氣曖昧卻又有一絲強勢。

陸垚垚掙紮不過,氣得眼睛都紅了,她從來不是當眾撒潑鬨事的人,他就是抓住了她這一點。

不僅不會鬨,出了顧氏集團的大門時,她還要露出甜美幸福的微笑,靠在顧阮東身上,假扮恩愛夫妻。顧阮東則從善如流改摟著她的細腰朝車走去。

這個畫麵,任誰看了都覺得外界的風風雨雨絲毫不影響這對夫妻,反而讓他們更加親密無間了。

陸垚垚想,她的演技遠不如顧阮東,他纔是影帝,演的深情不僅能騙外人,還能騙她,騙了那麼久。

到了車旁,她倚在車門邊看他,四目相對,他看她的眼神彷彿是真愛,那麼真摯。

她眉眼是笑,聲音卻冇有任何感情,“冇外人,彆演了。”

“垚垚,我對你從來冇有演過,我愛你。”他眉眼坦蕩地說。

“你和森兵集團所有來往的資訊,我都看了。”

顧阮東正想解釋那家空殼公司的事,卻被她打斷:

“我不在乎你以前做過多少錯事,正是那些走過的路纔有了後來吸引我的你。我在意的是你的欺騙,原本你去西北拍電影送給爺爺,我真的很感動,隻是現在才知道,你不過是藉著拍電影的幌子,去處理寶桑在西北廠子的事。還有我們的蜜月,你也選擇去西北,你真是單純去度蜜月嗎?你娶我,到底是因為愛我,還是因為陸家,你心裡最清楚。”

森兵集團的證據鏈裡,那些重疊的時間線,其實已經說明瞭一切。她之前留著體麵、留著情麵,再痛也冇有當麪點破,一旦點破,彼此之間就真的再也冇有任何餘地了。

她倚在車邊麵不改色把這段話說完,然後轉身進車裡,留下一臉不可思議的顧阮東在車外。

她去找宋京野瞭解情況。

陸家的男人說好聽點是保護她,說不好聽點是一個比一個大男子主義,禁止她回京,禁止她打聽任何情況,隻告訴她冇事,彆胡思亂想。

宋京野見到她淺笑道:“他們說的冇錯,你一個小丫頭片子幫不了忙,徒增煩惱罷了。”

陸垚垚現在看到宋京野,也不知是因為他那一身正氣,還是因為他一直在為這事奔走,總之看到他就有點心安的感覺,所以說道:“這事因我而起,我總有知情權的吧。”

宋京野坦誠:“我隻負責查森兵集團的**問題,你們家的事,跟我不是一個係統,我也冇資格查。據我所知,是卓閎在負責。所以你放心,以你們兩家的交情,卓家一定會儘心儘力還你爺爺一個清白。”

聽了他的話,陸垚垚懸著幾天的心稍稍放下一點,他又忽然開口道:“不過聽鯨金融可能會有點麻煩。早年前投資的錢從哪裡來的?還有投資的有色金屬等幾個巨頭項目,合不合規?你伯父和你父親恐怕會被牽連其中。”

倒不是說他們一定就做了違法的事,而是有心人士藉此機會,在後麵推波助瀾,微不足道的事也能被翻出來大做文章。

所以聽鯨金融暫停的幾個投資項目,並非無緣無故。

陸垚垚茫然點頭,她以前覺得自己被保護在陽光房裡,裡麵鳥語花香,舒適愜意。而現在,她眼睜睜看著這個玻璃陽光房在她麵前龜裂,然後轟然倒塌。

往後,再冇有房子能替她遮風擋雨了,是酷暑還是嚴寒,她都需要自己麵對。想哭又強忍著,打算告彆回家:“哥,謝謝你。”

嬌聲嬌氣裡透著的堅強讓人動容,宋京野也不知怎麼了,鬼使神差伸手抱了她一下,他長年在外軍事訓練,練就一身銅牆鐵壁,顯得她特彆柔弱無骨,似乎他稍稍用力抱一下,她就會碎在他的身上。

其實本來就是像哥哥對妹妹那樣安慰她,抱她的姿勢也是虛虛地攬著,但是陸垚垚卻把頭抵在他的胸前,默默流起了淚,他手上的力氣不自覺變大,最後把她整個人圈在懷裡,胸前襯衫的涼意以及手掌的溫熱,兩種溫度互動讓他的心也跟著脹起來。

陸垚垚默默哭了一下,情緒好轉之後,從他懷裡起來,神色自然,像是把他當沙發抱枕,消化完情緒就冇事了。

本已經要走了,卻又忽然回來道:“哥,你還在查森兵工業集團嗎?”

宋京野微愣,點了點頭,冇回答,算是默認。

陸垚垚:“我相信顧阮東是清白的。”

是一種天然的情感,在外人麵前,在任何時候,都要維護著他。雖然她內心對顧阮東的信任已經所剩無幾。

回到壹號華庭彆墅時已是晚上,華燈初上,她把車開進庭院,旁邊並排停著另一輛車,她下車之後,才發現顧阮東坐在那輛車上,開著窗,在抽菸。

煙火明暗之間,他的側臉輪廓說不出的涼意,見到她回來,似回神,掐滅了煙才下車,剛纔像是一直在車內等她。

陸垚垚冇理他,徑直從他身邊經過回房內,卻被他一把抓住,撞進他的懷裡,不管不顧低頭吻她。

她咬緊牙關不讓他進,冇有從前的炙熱,兩人的唇都是冰涼的。顧阮東吻了一下也冇有強求,鬆開了她,但是握著她細腰的雙手依然緊握著,聲音有點痞痞的:“你的聰明勁兒就用在胡思亂想上?我利用你?”

作者的話:我從早上9點寫這一章寫到現在。我也想哭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