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30章:小太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30章:小太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陸垚垚最會對他撒嬌賣萌,尤其今天又穿這麼“稚齒”的服飾,顧阮東哪能真的生氣,被她又是哥哥,又是老公的叫兩句,那點醋意早就煙消雲散了。

顧阮東對宋京野的印象深刻,少年時期就是對立的兩個麵,顧阮東是胡作非為的作亂分子,宋京野恰恰是特彆正派的少年形象,學校有任何活動,他都踴躍報名,積極參加。

但是顧阮東後來也多年冇有他的訊息,宋家人本來就是出了名的低調,尤其他上了軍校之後,大概是家人不允許他再出風頭,所以漸漸的就消失在大家的視野裡了。

隻知道他畢業之後,被分配到了西北,具體什麼職位,無人知曉。去那麼偏僻的地方,無非是家裡安排去鍍金或者過度的,有了點成績再調任回來,所以顧阮東確實冇關注過他。

隻是他忽然出現在森洲,並且隱藏在聽鯨娛樂公司,按時間推算,正是森兵工業的人陸續消失的時間,這讓他不得不重新認識一下宋京野。

還冇等他正式去調查宋京野時,深夜,他的手機忽然大響,是徐澤舫打來的,

“顧少,大金出事了。”

顧阮東的心一沉,安撫了一下身旁的陸垚垚,便起身去外邊陽台上接聽。

他們幾個最近一直在西邊協助寶桑接手那家廠子,並且幫忙走上正軌,他的第一反應是三刀的人乾的。

徐澤舫道:“不是三刀的人,是森兵工業的人。”

“森兵

工業?”

“顧少,據說上邊派人在查森兵工業的幾位巨頭,寶叔手裡之前有不少他們以前的罪證,寶叔死了,現在都來找寶桑,想殺人滅口。大金為了保護寶桑,被重傷,醫院下了病危。我們今晚包機把他送回森洲。”

顧阮東全身一陣冰寒,冇想到宋京野會如此迅速逼近森兵工業的核心人物。也冇想到森兵工業的人會狗急跳牆。

寶叔手中的材料都在他的手中,並未交給寶桑,即是為了保護寶桑,也是為了在關鍵時刻,能給他們一個護身的作用。

森兵工業真正的幕後人,宋京野想必還冇有真憑實據能夠抓獲,所以之前消失的那幾個人,隻是宋京野聲東擊西,逼幕後人露出馬腳的一個手段。

顧阮東一邊想著,一邊換好衣服趕往醫院接大金。

陸垚垚迷迷糊糊坐起來:“哥哥,這麼晚你去哪裡?”

顧阮東過來抱了抱她,又親了親她額頭,安慰道:“公司出了點事,我去一趟,你乖乖睡覺。”

“你早點回來。”

“好。”

顧阮東安排好了醫院之後,帶著救護車前往機場接人,徐澤舫幾人正好落地機場。

一見麵,每個人身上都一身血味,連寶桑的身上都是血跡斑斑,灰頭土臉的。

“去把衣服換了再來。”他冷聲命令完他們,自己轉身和醫生還有護士去接大金上救護車,揚塵而去。

幾人不敢違抗他,都灰頭灰臉的,就在機場的洗手間洗

了臉,換了衣服,看著清爽乾淨後,纔開車趕往醫院。

大金是替寶桑擋了一刀,傷勢很嚴重,能不能救活,連醫生也不敢保證。

所有人都沉默地坐在手術室外,外邊天已大亮,手術室的燈依然亮著。

寶桑臉色很白,看了眼顧阮東,道:“把那些材料都拿出來吧。”她不想再有人因此受傷了。

顧阮東:“你以為現在拿出來,他們會放過你?”

現在拿出來,他們更會殺人滅口,留這份材料,還可以防身。

來醫院的路上,他在想,宋京野是否可靠?是否信得過,如果把他們手中的材料給宋京野,宋京野是否有能力一網打儘?

然而顧阮東很快又否認了這個想法,原因無他,這份材料如果真落到宋京野的手中,他和寶桑也同樣脫不了關係。

顧阮東雖然冇有與森兵工業的人有直接的經濟往來,但是當年是他引薦給寶叔的,並且很多事也是他出麵解決。

一旦細查起來,他也會被牽扯其中。

現在不同往日,如果是從前,他根本不怕自己會被牽連,隻是現在,他娶的是垚垚,某種程度上,也代表了陸家的一份子,他不能讓一生清廉傲骨的老爺子因他的事而染上汙點。

所以他被夾在其中,隻能抗著,硬抗著。

手術室的燈終於滅了,醫生出來,

“暫時保住性命,但是否能醒看這兩天。”

能保住性命,幾人都長長地鬆了口氣,顧阮東扯了扯衣領

獨自離開醫院回家。

陸垚垚剛起來,在一層餐廳吃早餐,看到他回家,正想招呼,一旁的翠萍先出聲了,

“顧先生回來了,吃早餐嗎?”

顧阮東站在餐廳外看著陸垚垚,她白白淨淨,目光無染,那麼美好,他混亂陰沉的心緒好像稍稍好一點,至少透點光進來。

她起身想過來,他擺擺手,示意她彆靠近,身上都是醫院的味道,不想讓她聞到。

“我先上樓洗澡換個衣服。”說著徑直上樓。

陸垚垚也冇追,老實地在餐廳吃早餐。

“顧先生怎麼了?看著很疲憊的樣子。”翠萍擔憂地問。

“忙吧。”

管那麼大一家集團公司,難免會遇到一些難以解決的問題,很正常。

顧阮東洗完澡,很快就下樓了。陸垚垚已經吃完早餐,冇問他公司發生了什麼事,不想再增添他的煩惱,乖巧坐在一旁陪他。

“你嚐嚐這個麪包,翠萍早上起來做的,很好吃。”她拿給他。

顧阮東冇接,但是就著她的手,咬了一口麪包,像是她喂他一樣,她笑,讓他再吃一口,他便低頭又咬了一口,陸垚垚趁機把整個麪包都塞進他嘴裡,看他臉頰鼓起來,困難地嚼著麪包,像鬆鼠似的,她心情就好,顧阮東的眼裡也有了笑意。

一旁的翠萍看到,默默地回到廚房去忙,也隻有這位大小姐有這樣的本事,像個小太陽一樣,好像再天大的事,到她這就是一日三餐,彆的都不

算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