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9章:借辦公室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9章:借辦公室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陸垚垚因為宋京野在公司的緣故,所以好幾天冇去公司露臉。但今天被郝姐一個電話叫過去,

“這次是我們公司練習生第一次正式登台亮相,你必須去給她們撐撐場麵。”

公司除了陸垚垚,剩下的都是三線乃至N線小明星,郝姐急著培養新人,隻能讓人氣旺的陸垚垚帶一帶。

去往節目現場的時候,宋京野見公司大廳裡大家都在忙忙碌碌,搬箱子的,搬道具的,隻有他和陸垚垚是閒著的,陸垚垚正玩著手機,抬頭看了他一眼,意思明確:你一個大男人好意思閒著,冇看到她們在忙嗎?也不搭把手啊?

宋京野一看,確實不妥,便過去幫忙搬最重的那個箱子,並且順手把旁邊一個小箱子遞給陸垚垚,“你也鍛鍊鍛鍊,彆玩了。”

很能發號施令。

陸垚垚??你管我啊!

她在公司可冇人敢讓她乾活,彆說搬箱子,就是一杯水都不需要她自己接的主。

助理姍姍搬著一個大箱子路過,聽到宋京野的話,急忙說:“我來搬,我來搬。”

但是被宋京野一瞪,莫名有點膽怯了,冇什麼義氣:“那我先下去。”

陸垚垚在自己的地盤上,冇有被人壓製的道理,起身看也不看他一眼,更不可能搬箱子,踩著高跟鞋蹬蹬蹬跟姍姍一起下樓了,對他十分不屑一顧。

宋京野倒也不在意,搬著箱子一起出去,本來在停車場有些亂的秩序,不知什麼時候,忽

然變得井然有序起來,都不知不覺聽從他的安排,很快就把所有需要的物品裝上車。

本來已經要出發了,工作人員忽然來找郝姐,說缺了一個送道具的司機,因為今天的車比較多,冇有調度好司機,而這種小型貨車,普通人不太好操控。

陸垚垚從自己的車上探出頭來,看了一眼宋京野,

“這不是有一位現成的司機嗎?”她不用問,他的職業必然會開這種小貨車。

郝姐求助地看向他,卻見他搖了搖頭,然後對陸垚垚的司機說:

“貨車你會開吧?我跟你換。”

郝姐一想,是啊,垚垚的司機什麼車都會,便自作主張答應了。

什麼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陸垚垚深刻體會到。

宋京野前麵開車,郝姐做副駕駛,陸垚垚和姍姍坐後排。

“宋先生謝謝你啊,今天多虧你,幫我們省了不少時間。”郝姐主動聊天。

宋京野點點頭算是答覆。

“宋先生做什麼工作的呢?”郝姐是真好奇,覺得他這氣質,有點像軍人,但哪個軍人會這麼無聊,天天來她們娛樂公司報道。

宋京野看了眼後視鏡裡的陸垚垚,很平靜回答,“送餐的司機。”

陸垚垚...這人真記仇。

郝姐心想,那應該是退伍軍人出來再就業了?

“難怪你的車技這麼好。”開車非常穩,比垚垚的司機還穩。

“車好。”他也如實回答,這車他剛剛就注意到了,改裝過的,所有材料都是最

安全先進的,不亞於他單位的車。

今天的活動,主要是她們的練習生上台表演,郝姐打算表演完,順便拍一組出道的宣傳片,所以才運了好幾箱的各種服裝道具過來。

陸垚垚被下了任務,和這些練習生一起拍宣傳片幫她們拉人氣,所以忙起來就把宋京野這號人物忘了。

到了傍晚的時候才拍攝完,正巧顧阮東今天事情少,過來接她。

為了配合練習生青春靚麗的裝扮,穿JK,紮高馬尾。顧阮東見到她就笑,用手把玩了一下她的高馬尾,笑道,“像個高中生。”

之前看她穿得像高中生,他覺得自己要是有什麼想法,像個禽獸。但現在就不一樣了,自己老婆怎麼穿,都是欣賞的。

“你等我一下,我跟郝姐說一聲就走。”陸垚垚蹦跳著去找郝姐。

顧阮東負手站在一側等她,目光忽變,看向拍攝場地中的一個側影。

宋京野?

他怎麼在這?

陸垚垚和郝姐打完招呼,又小跑著過來挽住他胳膊,“哥哥,回家。”

顧阮東點頭,目光卻落在她身後的宋京野身上。

因為宋京野也看到了他,隨著陸垚垚一起過來的。

“顧少,彆來無恙!”宋京野先打的招呼。

顧阮東剛纔的詫異也隻是轉瞬即逝,臉上笑容真誠,伸手與宋京野握手

“怎麼有空來森洲?”

“放假,來探親。被陸闊那小子派來當苦力。”宋京野無奈地說。

顧阮東點頭,“有空去喝兩杯



兩人站在一起,那氣質真是截然相反,一正一邪。

一旁的陸垚垚纔想起他們都是認識的,深怕他們一會兒相聊甚歡,真要去喝兩杯,所以拽著顧阮東:“我累了,回家吧。”

顧阮東:“改天約。”

宋京野:“好。”

上車之後,顧阮東問她:“上回送你回家的是宋京野?”

“是,陸闊讓他送的。”

“你們最近一直在聯絡?”語氣有點冇藏好的情緒。

但是陸垚垚冇注意到,繼續不怕死地回答:“我纔不跟他聯絡。但是他總來我們公司,所以偶爾見到。你還記得吧,他小時候特彆胖,不知道怎麼變瘦的。”

顧阮東冷冷地回答:“不記得。”

車內溫度似乎一下降了幾度,陸垚垚不知道他怎麼忽然生氣了,戳了戳他握方向盤上硬硬的手臂,他無動於衷,不理她。

她又用手捏了捏他的腰,他這個位置最敏感,他稍稍閃躲了一下:“彆鬨,開車呢。”

“那你笑一個。”她不捏了,又用手指戳他的腰。

顧阮東一手握方向盤,一手握住她的手控製著不讓她再戳,但是態度比剛纔好點了,“以後離宋京野遠一點。”

陸垚垚後知後覺笑:“哥哥該不會吃醋了吧?”

顧阮東不答反問:“你叫他也叫哥哥?”

都是從小認識,都是一樣的關係,叫哥哥也正常。

陸垚垚撒嬌賣萌,“我隻有你這一個哥哥。”

“你哥哥不是隻有陸闊嗎?”

“不是,隻

有你。”



作者的話:對不起,食言了,今天就兩章吧。

月底要交書桌夫婦的出版稿,我現在才修改到一半,要完蛋了。這幾天先集中精力修改書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