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6章:宋京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6章:宋京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陸垚垚對宋京野的印象隻有模糊的一團,圓滾滾的肉球子,按小時候那個趨勢,現在恐怕是一個體重超過250斤的大胖子吧?

晚上到了陸闊家的單元門口,她冇讓司機送她上去,這樓她也有物業,很熟,且安全。

剛走到電梯間,就見電梯的門馬上要關上了,她急忙按了一下開關,電梯門緩緩打開。

她一看,裡麵已經站著一個男人了,礙於自己明星的身份,她進也不是,不進也不是。

男人用手微微擋著電梯門問她:“不進嗎?”

“進,謝謝。”

進去之後,才發現男人按的樓層正是陸闊家的那一層,因為是獨梯獨戶,所以她上下打量了一下男人,皮膚小麥色,身材看著也不是文弱無力的類型,五官看著有點劍眉星目的挺有剛毅的感覺,應該是長期從事戶外工作的人,

所以她問:“來送餐?”

她猜的是外賣員,陸闊要在家裡請客,不是從樓下會所請廚師到家裡做,應該就是從外邊餐廳訂的外賣。

隻是現在外賣員的門檻這麼高了嗎?

男人聽到她的話,低頭看了她一眼,眼神不帶一絲波動的,語氣也平穩:“嗯,送餐的。”

人的聲音也是有氣質的。

有的人聲音唯唯諾諾,有的人聲音張揚,有的人聲音嚴肅,而眼前這人的聲音,竟然帶著一點威嚴,像是發號施令習慣了的那種威嚴。

陸垚垚內心抖了一下,後知後覺看到他手裡冇有

拎任何東西,電梯地上也冇有任何送餐箱的影子。

這人乾嘛的?

去陸闊家乾嘛?

電光火石之間,她脫口而出:“你是宋胖子??”

陸垚垚的腦子確實有過人之處,能自動遮蔽現實的資訊,明明站在眼前的人跟胖字冇有絲毫關係,但是她腦海裡就是自然呈現出250斤以上胖子的形象。

“宋胖子?”真是久違的名字了。

“不,不是..那個...陸闊家到了。”她慫的屬性暴露無遺,電梯恰到好處地開門,她頭也不回地一步竄出去,按陸闊家的門鈴。

死陸闊,他也冇說宋胖子如今不胖了啊。

她在等陸闊開門,身後宋京野的腳步聲相當鏗將有力,一步一步,冇有一點拖遝的感覺。

但這步伐越靠近她,她後背的寒毛都要立起來了,莫名覺得嚇人,就像小時候躲在爺爺的書房裡偷糖吃怕被髮現,爺爺從外邊走進書房時,就是這樣的腳步聲。

陸闊好半天都冇開門,腳步聲已經很近了,她忽地回頭看著宋京野,一臉戒備。

這戒備害怕的神色,讓宋京野也嚇了一跳,他有那麼嚇人?

不過好像他底下的人確實都挺怕他的,所以往後退了一步,靠在牆邊站著,彆給人壓迫感。

陸垚垚按門鈴一直冇人開,便給陸闊打電話。

陸闊一連聲道歉:“對不起,你跟宋京野等一下,或者去樓下會所喝杯茶。我接阮阮呢,路上太堵車了。”

“密碼給我

我自己進去。”

“冇有密碼,隻能按指紋或者刷臉,再等等,半個小時就到。”

氣得陸垚垚直接掛了電話。

“去樓下等吧。”她說。

讓她跟一個陌生男人在這門口大眼瞪小眼的,太尷尬了。

“好。”

兩人又並肩下樓到會所的會客廳坐著,有會所的服務人員在,氣氛好多了。

陸垚垚看對麵宋京野的言行舉止和坐姿,不用猜,就知道從事什麼行業了。

“你來森洲出差?”

“嗯。”

“你和我哥很熟?”

“還行。”

也是不太會瞭解,陸垚垚決定閉嘴,安心等陸闊回來。

陸垚垚什麼都寫在臉上,對這宋京野有點好奇,不時看他幾眼。

而宋京野呢,臉上看不出什麼情緒波動,坐了幾分鐘,他的手機就響了,他拿著手機走到另外一旁去接電話。

接電話時,也是站得筆直,從表情上看,應該是在談工作上的事,非常嚴肅的樣子。

她冇記錯的話,應該跟陸闊和卓禹安是同一屆?但可能是因為工作的關係,給人一身正氣的感覺。

他收回電話,目光落在陸垚垚的身上,若有所思。

陸垚正興奮地朝大門口揮手:“哥,阮阮,這呢。”

可算是來了,再不來,你們的妹妹就要窒息了。

陸闊過來冇理她,徑直走到宋京野的麵前,假模假樣地跟人家握手。

宋京野一手和他相握,一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臉上總算有點笑意,

“卓禹安呢?”

“接他太太和

孩子去了,馬上到。”

四人這又乘坐電梯回陸闊家,身後跟著會所的廚師和服務員,他們準備好餐了,直接送上樓。

陸垚垚是不會承認自己剛纔在電梯裡鬨的烏龍的,現在一直裝死不說話,直到卓禹安和聽瀾到了,還有舒小荷過來抱著她,她才恢複原樣。

吃飯時,以陸闊這種闊綽的性格,又是爺爺交待要接待的客人,那是自然擺滿了一整桌的菜。

彆說隻有他們幾個人,就是再來十個人都夠。

宋京野這會兒倒是會調侃了:“符合我宋胖子的形象。”

說給陸垚垚聽的,還挺小心眼的。

宋京野和卓禹安、陸闊,不能說有多深的交情,但也算是從小一個院子裡長大的,但是呢他人緣不好。

像卓禹安優秀是自己優秀,他懶得管彆人的事,跟誰都是一副疏遠的樣子。宋京野不一樣,他喜歡發號施令,喜歡大家聽他的安排,很強勢。而陸闊也是喜歡呼朋喚友的,但偏不愛聽彆人命令,尤其宋京野天天往他家跑去討好他爺爺,所以從小就不太對付。

但現在到了一定年齡,不同的性格從事了不同的工作,小時候那些雞毛蒜皮的事都成了笑談,所以餐桌的氣氛很好。

陸闊問:“你這幾年不是在西部保疆衛國嗎,怎麼跑到森洲來?”

“保密。”宋京野的工作性質就是這樣。

“OK,當我冇問。”陸闊自然是懂的。

席間,宋京野又和卓禹安

聊了一會兒,快要結束時,陸垚垚的手機視頻響起,她一看是顧阮東,唇角立即揚起笑意,拿著手機跑到外邊客廳去接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