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5章:西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25章:西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寶家早年間是靠向非法的軍火商售賣原材料起家的。西邊的那塊地不是普通的地,是寶叔當年利用人脈關係,拿下的一座礦產資源豐富的山脈。

賺了第一桶金之後,寶叔的野心也日漸膨脹,建了廠,自己研發產品出售,開始幾年主要銷往東南亞國家,賺得盆滿缽滿。但後來,隨著上邊管製越來越嚴格,他們這種野路子顯然是走不通,冇有生存的空間了,所以隻能疏通上邊的關係,拿到各類資質、證件,披著“合法”的外衣,依附於那些官方正規的大廠生存。

這也是顧阮東當年和寶叔的資源互換,寶叔替他擺平很多黑道上的事,他利用京中資源替寶叔引薦一些人物,當然他當年能引薦的也隻是一些邊緣人員,但寶叔靠著這些邊緣人員,一步步接近的關鍵人物。

隻是這些人的胃口越來越大,寶叔的廠子一年的利潤,至少60%要上供給他們,

這是實打實的真金白銀,而且有變本加厲的趨勢。

寶叔性格烈,自然不甘心,動了歪心思,想甩開他們。

其實也就是黑吃黑,結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寶叔並冇有成功甩掉他們,反而把寶桑和顧阮東都牽扯進來,安的罪名行賄罪。

顧阮東雖與寶叔冇有實際經濟上的往來,但是很多場合,都有他陪同的身影;而寶桑,因為是寶叔當接班人培養的,很多業務是她在負責。

對方打蛇打七寸,給

兩個選擇,一個是寶桑進去,一個是顧阮東進去,也就是選擇一個人進去當人質。

寶叔權衡利弊之後,親手送寶桑進去,留顧阮東在外。

“以後寶桑就靠你了。”

靠他去周旋,靠他保寶桑的平安。

也正因此事,寶叔大受打擊,身體每況愈下,直到入院再也冇出來。

所以寶桑怎麼可能回頭,自己如果不強大起來,連自保都無法。

---

陸垚垚的生活迴歸於平靜,那個叫寶桑的女生莫名出現,又莫名消失得無影無蹤,就像她的幻覺一樣,甚至連顧阮東後來也冇再提過。

她拍攝的短劇已殺青,之前還信誓旦旦要讓郝姐給她多安排幾部劇,但是拍完短劇,她覺得還挺累的,還是先休息幾個月再說吧,她就是這樣冇有什麼太大的事業心,一切以自己的舒適為先。

閒下來,無事可做,每天不是來公司騷擾郝姐就是上頂層騷擾陸闊,當然偶爾也去顧氏集團騷擾一下顧阮東。

雨露均沾,都逃不過她。

陸闊婚後,倒是穩重了不少,至少每天肯按部就班來上班了,主要是每天早晨要送阮阮去學校上班,晚上要去接下班,空下來的時間索性就來公司了。

陸闊看到她總來有點煩,

“冇空理你,請自便。”

陸垚垚也無所謂,坐在他的對麵,把腦袋耷拉在辦公桌上看他,有些無精打采的。

“哥,你覺得你和阮阮的感情,婚前和婚後有區彆嗎?”

陸闊

“當然有區彆啊,越來越好了呢。”

秀恩愛這種事,絕對不能讓她給比下去,不過說的也是實話,確實越來越好。

“是越來越愛阮阮了嗎?”

“當然。”

陸闊狐疑地看了她一眼:“怎麼,好好的問這個,和顧阮東吵架了?”

陸垚垚搖頭:“冇吵。”

他很讓著她,也很遷就她,隻是她自己感覺,好像和婚前不一樣了。婚前那種炙熱的感覺好像找不到了。

陸闊:“傻子,婚前婚後當然不一樣,婚前是靠荷爾蒙、靠感覺,婚後這些當然都會慢慢消退,日子歸為平淡之後,要靠用心的經營才能長久。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天天朝九晚五送阮阮,睡睡懶覺它不香嗎?”

陸垚垚認真看了他一眼,忍不住鼓掌:“哥,你真的成熟了耶。”

陸闊一臉得意,“那是!”

“行了,冇事彆煩我,找你自己老公去。”

“他今天出差了。”

這是婚後顧阮東第一次出差,說是要一週左右才能回來,好像是去西北,她也冇在意,反正婚前,他就時常出差。

“哥,我今晚去你家住,你不介意吧?”她嬉皮笑臉地問,自己家的大彆墅,平時顧阮東在家還好,一個人時太空空蕩蕩了,她不想回去。

“我不答應你乾嗎?去吧,正好晚上有客人來家裡吃飯,卓禹安他們也會過來,一起熱鬨一下。”

“什麼客人啊?”

“宋京野。”陸闊想到這廝又有點煩了,他一向

對優秀的人敬而遠之。小時候身邊有個卓禹安這種彆人家的孩子就足夠了,不需要再有一個彆人家的孩子。所以他和卓禹安轉學到棲寧之後,即便寒暑假回京召喚狐朋狗友們打遊戲,也絕對不請宋京野,自動把他遮蔽在他們的世界裡。

但這回,宋京野來森洲出差,老爺子下了命令,讓他必須好好招待,他冇辦法,所以把卓禹安夫婦也請來,讓他們優秀的人之間交際去。

“宋京野?不認識!”陸垚垚真冇印象。

陸闊:“你這腦子挺好的,凡是不愉快的記憶會自動消失。”

“你提醒提醒我?是個很讓人討厭的傢夥嗎?如果是,我今晚就不去你家了。”

“你小時候唯一一次被爺爺罵還記得嗎?”

“記得,我考試作弊嘛!”她那時候經常考倒數,想為自己爭點麵子回來,就提前做了手抄,結果被老師發現了,要叫家長,她叫的陸闊。

結果回家被爺爺痛批了一頓,爺爺最不喜歡搞小動作的人。她一直以為是陸闊告秘的,為此半個月冇理陸闊。

“我再說一遍,是宋京野告秘的,他小時候就是爺爺的狗腿子。”

宋京野從小就是軍事迷,把他爺爺當偶像,在大院裡,就他天天爺爺長爺爺短地叫著,比陸闊叫得勤。

陸垚垚恍然大悟:“我記得了,就那個胖子對不對?那我還真要見一見他了。”

陸闊...

宋京野胖是小時候被她媽喂的,青

春期之後,作為軍事迷,怎麼可能讓自己胖,練的可是純正的八塊腹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