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12章:聚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二部《東土大糖》第12章:聚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我們垚垚好拚哦。”姍姍有感而發。

算是看著她一步步成長起來,從以前喊苦喊累,拍一部劇就要休半年的狀態,到現在備孕期也不打算休息,比她這個當助理的還勤奮,讓人佩服。

郝姐:“我手裡倒是有幾部不錯的劇本,不過,顧少同意你出去拍戲嗎?畢竟新婚燕爾的。”

垚垚:“我的工作為什麼要他的同意。”

她雖是戀愛腦,恨不得天天黏在他身上,但並不代表她就失去了自我。嫁給他是因為愛他,不是想依附他,她也是成熟獨立的女性好嗎?

她鏗鏘有力地把這番話說出來時,郝姐和姍姍都詫異地看著她,在發什麼瘋?

她默默地低頭,好吧,她承認,其實這些道理對她來說都是廢話,她就是單純想工作打發時間,否則以顧阮東工作忙碌的程度,她大概大部分時間都要獨守空房,做一個每天等待丈夫歸家的賢妻良母,想到那個場景,寒毛都要立起來。

“不過,最好是接現代戲,不要太累,然後劇組就在森洲,能允許我每天回家的最好。”她又強調了一下。

郝姐笑了:“這就對嘛,結婚了要彼此遷就,平衡一下的。”

說完,就從一堆劇本裡給她翻出兩部現代劇:

“這一部是現在非常流行的短劇,總共20集,每集35分鐘左右,短小精悍,所以拍攝週期短,但很受市場歡迎,有大爆的機會。”

“這一部,傳統愛情故

事,但是是千萬級彆的大IP,女主人設有觀眾緣,和你本身形象和背景也類似。這兩部你先拍哪一部?”

郝姐辦事效率快,時刻為她準備著。陸垚垚翻了一下內容介紹,選了那部短劇,相對有挑戰性一些的。

“那行,我和製片那邊開個會,確定一下具體拍攝時間。”

“好。”

顧阮東發來資訊說下班來接她,帶她和朋友聚餐,所以等他的時間裡,她就窩在公司的沙發上看這個短劇的劇本,越看越有意思,大概的內容是男主有人格分裂,其中一個人格和女主相愛相戀,後來男主的人格分裂治好了,意味著與她相戀的那個人格消失了。男主還是那個男主,但是女主知道,她愛的那個人已經永遠消失了,根本不是同一個人。

這是一個悲劇故事,陸垚垚看完,窩在沙發上緩了好一會兒才緩過來。

恰好顧阮東推門進來接她,見她眼眶紅紅的,便問:“怎麼了?”

“冇事,這個劇本好感人。”

感人的點在於女主最終的選擇,即使對方就是同一個人,但女主清醒地知道,隻是有一樣的皮囊而已,靈魂不一樣,所以選擇放手,而不是糾纏那副皮囊。

她喜歡女主的深情和果斷。

顧阮東拿走她手中的劇本,揉了揉她頭髮:“小孩兒。”

滿滿的寵愛,隻有小孩纔有這樣至真至純的感性。

兩人出了公司上車之後,陸垚垚開始手法嫻熟地補妝,儘

量讓自己看起來顯得成熟一點。

顧阮東道:“已經夠美,不用再化了。”

雖然是他做東請客彌補婚宴的,但冇必要那麼隆重。

陸垚垚塗完最後一遍口紅,轉身看他回答:“不是隆重,是讓自己顯得成熟一點點,不然你朋友們以為你拐騙幼女怎麼辦?”

拐著彎的誇自己呢這是。

顧阮東淺笑,想親一下她的唇,她往後仰避開了,好不容易調好的唇色,不能讓他碰亂了。

寶麗會所裡,金浩宇和徐澤舫還有王總幾個早就到了,這次冇選擇在包間,而是在寶麗會所的宴客廳裡,大家都很隆重出席,全都西裝革履,像是來參加他真正的婚禮。

以至於陸垚垚有慚愧:“你怎麼不早說?我也穿正式一些。”

今天以為是和他朋友之間的普通聚餐,所以她冇有穿得很正式。

顧阮東皺眉,知道這些朋友是故意的,因為他婚禮冇有邀請他們,所以他們生氣又不敢當他的麵說,隻能以這種形式表達不滿。

他婚禮第二天時,徐澤舫幾人喝醉了給他打電話,嚷嚷道

:“顧少,你為了一個女人,不要我們這些兄弟了嗎?”

“你為了一個女人,放棄用血拚出來的江山,我們冇說過你一句。但是你的婚禮,連請都不請我們,你到底有冇有把我們當兄弟?”

徐澤舫在電話那頭撒酒瘋喊,被金浩宇幾人給架回去了,電話也直接掛斷。

顧阮東是開始走在正道上,也

和圈子裡大部分人不再來往,但是徐澤舫這幾位出生入死過的朋友,他是放在心裡的,隻是他的婚禮,無論是陸家的背景還是請來的賓客,確實都不方便請他們來,於這點上,顧阮東自知有虧欠。

徐澤舫和金浩宇幾人又怎會不懂呢,不過是心裡難受而已,有一種被他拋棄的失落,所以今天才齊齊正裝出席,有一點諷刺的意思,表達他們的不滿。

在顧阮東麵前,這是他們最大限度的表達不滿了,始終還是尊重他的。

上桌之後,顧阮東安排好陸垚垚落座之後,自己起身,親自給桌上的他們倒酒,這是認識這麼多年,他第一次親自給他們倒酒。

倒完酒之後,纔回自己的位置:

“這杯酒,我敬你們。”

他端起桌上的酒杯,直接喝下三杯,然後笑著對他們說:“你們隨意。”

雖然一句道歉的話冇都說,但徐澤舫等人心裡大受觸動,知道這是顧少最大誠意的道歉了,所以齊刷刷站起來,端起桌前的酒杯,一口悶下去。

有時候,兄弟情誼也很簡單,你重我,我便也重你。

陸垚垚都冇反應過來,這種場合她來得少,況且桌上的人,一個比一個看著嚇人,她傻傻地端著酒杯,本想和顧阮東一起敬他們一杯,結果被這個陣勢嚇到,手裡這酒,是喝還是不喝呢?

顧阮東笑著把她手裡的酒杯拿下裡,換了一杯果汁:“喝這個。”

然後恢複一慣痞

痞的樣子,手搭在她椅子背上,對眾人說道:

“你們是自我介紹,還是我來介紹?”

眾人反應了一下,得,是要他們給那位大小姐自我介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