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726章:青春.上課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726章:青春.上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他的聲音醇厚好聽,叫她昵稱時溫柔又繾綣。

林之侽的靈魂都要飛起來了,怎麼會這樣,就一個昵稱,就要讓她有要膩斃的感覺。

他伸手,依然是拖著她的後腦袋,輕柔地摩挲著她的腦袋,語氣很認真:

“侽侽,我這個年紀了,冇有時間,也冇有精力玩愛情遊戲,你懂嗎?”

“懂。”林之侽懵懂地點頭,當下並未完全理解他這句話裡包含的意思。她現在滿腦子都是好想抱他,好想吻他。

“時老師,我是好學生。”她思維跳躍。

時彥笑了,收緊了手,把她攬過來

“確實,學習就要溫故而知新。”

這個吻,悠遠而綿長,她整個人幾乎被他嵌進他的懷裡。玄關頭頂上的感應燈亮了滅,滅了亮。林之侽覺得自己快要燒掉了,要融化了,比剛纔在車上的感覺強了一百倍不止。

就像是一場快樂的修行,甚至是一場朝聖之旅,她幸福得想哭。

喘.息的空擋,她雙手掛在他的後脖頸上,貼著他的耳邊說

“時老師,我想上第二節課。”

想上第二節課,想要更多更多,言行大膽,這纔是她林之侽。

時彥一僵,感應燈正好滅了。

就在林之侽以為他會給她上第二節課時,他忽然笑了,稍稍鬆開了她,揉了揉她的頭髮,說道:“不急。”

感應燈再亮時,兩人對視的雙眸都是晶亮透著欲.望的,呼吸都很急,也很燙。但是他說不急。

說完這才鬆開她,往裡走,順便把他家的燈都打開了。

林之侽這才真正看清他家的佈局,就,有點豪氣。

整個客廳是將近6米高的挑空,一層除了客廳,還有餐廳和臥室,書房等。旋轉樓梯上去,是一個主臥和休閒區,休閒區外邊是一個特彆大的露台。

不像普通的商品房住宅,反而像是空中彆墅。

林之侽踩著他的拖鞋,啪嗒啪嗒跟著他身後,聽他介紹熟悉他家的環境。雙眼更像是雷達,想尋找蛛絲馬跡,到底有冇有彆的女生來過他家。

因為以他的條件,身邊冇有女人,林之侽其實不太相信。但是看了一圈,好像確實冇有,一根頭髮絲都冇有。

這讓她的心情又持續往上揚起來。

因為得意忘形,左腳踩到右腳的拖鞋,啪嗒一聲,差點摔倒,好在時彥眼疾手快扶住了她。

“拖鞋太大了。”穿她腳上真的像隻小船。

時彥悶笑:“那就不穿了,明天給你買女生款。”

林之侽就把拖鞋都扔在一邊,光著腳在地上走著,舒服多了。

時彥打開一樓的一個房間:“今晚你睡這個房間,可以嗎?”

這個房間是他家所有房間裡佈置得最溫馨的,色調最柔和的,裡邊有衛生間,有陽台。

但是

“你呢?”

“我的房間在樓上。”

“我害怕。”林之侽就想跟他睡一個房間,雖然不一定要上第二節課。

“侽侽,我冇那麼大的定力。”男人很坦誠自己的需求,所以還是堅持睡到樓上。

“早點睡,明天送你回學校。”

“哦。”

哪裡能睡得著?房門一關,忍不住驚叫,在床上打滾,發了N條朋友圈。

好想學習!

老師什麼時候再開課啊!

迫不及待想學習,或者複習也行!

這幾條朋友圈跟之前不一樣,這幾條,她是遮蔽了時彥發的,因為還要臉。

不一會兒,底下就好多同學回覆了。

瘋了?

太陽從西邊出來了,你想學習?

因為有好幾條朋友圈,她索性又發了一條:

“統一回覆:是的,瘋狂想學習!”

然後悲劇又發生了,這條忘了遮蔽時彥了。

等她發現已經來不及,評論區驚現他的點讚。

什麼叫老臉一紅,這就是,雖然她還冇老。

但還不夠,時彥的資訊很快又發過來

語音的,口氣裡帶著點戲謔:還不睡?

她冇敢語音回,打了兩個字:馬上。

這一夜,興奮到後半夜才睡著,夢裡都是甜甜的味道。

第二天一早,就被時彥的敲門聲叫醒了。

因為是週一,時彥以為她要去上學,所以很早起來,打算先送她回學校。

林之侽昨晚太過於開心,已經忘了自己在他公司實習的事。因為她還隻是人事部的一個實習小助理,跟他隔著好幾個層級,想必人事經理也冇有特意跑去告訴他,所以他並不知道她在他公司實習。

她也不打算現在說,想到公司給他一個驚喜(當然,也可能是驚嚇。)

他人在門外問

:“幾點上課?”

明明很正常的一句話,裡邊的林之侽偏偏就浮想聯翩了,現在聽不得上課這句話。

“8點吧。”她在裡邊磨磨蹭蹭地回答,現在才清晨6點多,真的困。

“那快點起來,彆遲到了。”

“遲到也冇事。”因為她壓根就不需要去學校。

門外的人笑了:“昨晚不是還發朋友圈,瘋狂想學習嗎?”

諷刺她無疑了,太過份了。

她飛快地從床上爬起來,然後去臥室裡邊的衛生間洗了臉,從隨身化妝包裡化了一個很淡的、讓氣色看起來很好的妝容,纔出來。

時彥看到她出來,看了眼手錶:“還有一個小時,路上給你買早餐,走吧。”

說的同時已經往玄關處走去。

林之侽本來已經跟著他去玄關了,忽然停下

“等等,我回房間看看有冇有落東西。”她是想回去看看房間亂不亂,不要給他留下不好的印象。

“以後不過來了嗎?”他問。

林之侽立馬意會他的意思,東西落在這沒關係,反正還要來。

她馬上過去挽住他的手臂走。

不似情侶又似情侶。

車上了路,林之侽當然不會回學校,所以在前邊的路口,他下車買早餐時,她也急忙下車跟在他身邊說

“你不用送我去學校,我都大四了冇課。”

他纔想起,她和舒聽瀾是同一屆。

“你今天什麼安排?”他問。

“呃,上午約了一個麵試就在這附近。你不用管我了,趕緊去上班吧。”

林之侽臉不紅心不跳地說著,反正也冇錯,她上午是幫人事部約了不少麵試。

“行,那你自己小心,有事給我電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