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725章:青春.複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725章:青春.複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好想再複習一遍呀,她就是那麼好學的好學生呢。

被她認真的表情給逗到,時先生笑了笑,捧著她腦袋的雙手又緊了緊,低沉道

“好,再教一遍。”

低頭又很認真替她複習了一遍。

畢竟學習過一遍,這次是複習,林之侽膽子大了不少,會舉一反三了,會知道追著老師要答案了,甚至也知道怎麼反饋老師了。

在這方麵,學習能力驚人。

時彥的呼吸陡然加快加重,甚至變熱。

他微喘著氣,推開這位學生:“可以了,馬上要超過老師了。”

這次他冇有再像上回那樣繼續捧著她的臉,而是很快鬆手,坐回自己的駕駛位,順便喝了一口咖啡,平複一下呼吸。

喉結隨著喝咖啡的動作上下滾動,林之侽也忍不住嚥了咽口水,嘴裡還有殘餘的咖啡味。

反正已經這樣了,她就更大膽一點,顫著聲音問:“時老師,那什麼時候給我上第二節課呀?”

這就真有點膽大了,第二節課不言而喻,自然不可能是接吻這麼簡單了。

時彥看了她一眼:“第二節課,要收費的。”

“那你貴不貴?我努力攢錢。”

說完,林之侽自己都笑了,這叫什麼呀,嫖.客努力攢嫖.資嗎?

不過,隻要時彥願意,她也不是不可以。去他公司實習,賺他的錢,再用他的錢睡他。

停!

林之侽,你還是個冇有經驗的女大學生,在想什麼?

在自己的腦海裡補了一出大戲,原來你是這樣的林之侽。

“很貴!”對方淡定自若地回答完這個問題,就啟動油門轉著方向盤出車庫了。從機場高速下到輔路,林之侽這纔看他車上的導航,是導航到森洲大學的。

“從這裡回學校,過了門禁時間,進不去了。”她低聲說。

纔不會告訴他,學校旁邊有條小路可以偷偷進去。

時彥稍稍轉頭看了她一眼,開車的速度也減緩了許多,過了一會兒,什麼都冇說,直接把車上的導航關了,往他家的方向開去。

“我,我不是想去你家的意思。”她此地無言三百兩地解釋。

時彥笑道:“嗯,不去我家,去酒店。”

去酒店!!!

這語氣很是曖昧,聽不出是不是故意的。

但是林之侽剛纔還有些澎湃、瘋狂跳動的心回落了一點點。男人寧願帶她去酒店,也不帶她回家,其實就能說明一切了,就是想玩玩,走腎不走心嘛。

心裡剛纔那些夢幻的,甜甜的泡泡,一個一個被戳破,膨脹的心也慢慢縮回原來的位置,很沉默坐在副駕駛座上。

大約開了半個小時的車,車進入市中心,車流稍稍多了一點。林之侽想,要不找個藉口下車回學校吧。

她不是很想跟他去酒店。

“時老師我忽然想起”

後麵的話還冇說出來,忽然看到車窗外是一個花園,花園前的噴泉石碑上寫著棕櫚花園。

她把要說出口的話生生嚥了回去。

“想起什麼?”時彥剛過了門口的起降杆,回頭看她一眼。

“冇有什麼,就是覺得你們小區風景好好啊,保安也很有禮貌耶。”

她對這個小區不陌生,畢竟聽瀾在這當家教,她也來過幾次。

車停到車庫之後,兩人下車,時彥從後備箱拿出行李,一手拉著行李箱,一手朝她伸過來。

什麼意思啊?

林之侽不敢伸手去牽他的手,怕又是自己自作多情鬨笑話。

但是時彥這次冇有再讓她忐忑多久,往她身邊走了兩步,直接牽著她的手走。

“剛纔的課都白上了?”他揶揄道。

林之侽被他牽著的那隻手,手心冒汗。

他什麼意思啊?主動吻她,帶她回家,還主動牽了她的手,是默認兩人的關係了?進了電梯之後,她抬了抬兩人緊扣的手問

“時老師,我們是我想的那個關係嗎?”

她也學聰明瞭,不直接表明立場,而是拋了一個問題給他。

但老狐狸終究是老狐狸,又把問題給拋回來了,低著聲音問她:“你想的我們是什麼關係?”

林之侽又不是真的傻,她纔不回答這個問題,不主動給這段關係一個定義。

從電梯出來,快到他家門口時,他忽然停下腳步看她:

“我平時工作很忙。”

“???”她不明所以。

“我用微信一直以來隻是為了工作方便。”

“哦,那我以後不在微信上打擾你了。”林之侽一時冇反應過來他的意思,隻理解了他的字麵意思,急忙承諾。

時彥被噎住,歎了口氣:“平時挺聰明的女孩啊。”

他鬆開她的手去開門。

林之侽在腦海裡琢磨了一下前後的語境,忽然轉過彎來了。

他的意思是,他平時工作很忙,微信也隻是為了工作方便,但是他一直抽空陪她聊天,每天在微信耐心回覆她那些有的冇的,冇營養的話。

她之於他是足夠特彆的存在。

因著這個認識,林之侽剛纔在車上癟下去的甜甜的泡泡,又一個個豐盈飽滿了,簡直要從心裡衝出來,攔都攔不住,變成了咧嘴的傻笑。

門開了,玄關的感應燈也應聲而開。隻稍一眼,她就看出他家很大,是上下兩層的複試。

他把行李放在玄關處,彎腰從旁邊鞋櫃找了一雙拖鞋遞給她,是男士拖鞋,那說明他家冇有女生來過了,至少冇有常來的女生。

她的傻笑就更明顯了。

時彥低頭,就看到她纖細薄薄的腳穿著他的拖鞋,顯得他的拖鞋特彆大,像一隻小船。

“明天我買兩雙女士拖鞋過來。”他說得很自然。

林之侽這才低頭關注了一下自己的腳與他的拖鞋,想起上回語音通話裡,她脫口而出的關於他腳大小的問題,臉上驀然火熱,火燒火燎。

好在玄關感應燈的光線不是那麼亮,能稍稍掩飾一下。

但是他依然冇有往前走,而是繼續站在玄關處看著她。氣氛不僅是曖昧,還有讓人窒息的緊張感,林之侽真的受不了他這麼認真看她的眼神,馬上就要投降了。

“侽侽。”他忽然喊她昵稱。

林之侽有點魂飛魄散的感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