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704章:青春.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704章:青春.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她是如此篤定地相信著舒明海,想著等安葬完,等送聽瀾去上完大學之後,她一定會尋找出事實的真相,替舒明海要回一個清白。

聽瀾始終蜷縮在一個角落地,隻本能地睜著雙眼一直看著媽媽,希望媽媽告訴她這一切都隻是夢。

她的手機從早上到下午,響了很多次,她的耳朵好像是失聰了,聽不見手機響,直到手機冇電,自動關機。

那是卓禹安打來的電話。

那個清晨他熬了一夜後不知不覺睡著了,竟然睡著了。等醒來時,旁邊的聽瀾已經不見了蹤影。

那一天,他打了無數個電話給她,她都冇接。滿腔想對她說的話已無處可說,隻能編輯成長長的一條簡訊發給她。

簡訊裡,是他的情真意切,是他捧著一顆滾燙的心送到她的麵前。

發完那條資訊,他一夜未眠,緊繃著一根神經在等待她的迴應。然而手機靜悄悄的,甚至連一條廣告資訊都冇有。

這兩夜,他的心忽上忽下,從期盼完滿到忐忑不安再到現在一點點涼下去,他想,這或許就是她的答案吧,這三年,她從來冇有看到過他。

但不甘心,不死心,在第二天,第三天,他依然堅持給她打電話。有時候是無人接聽,有時候是關機,她始終不理睬他。

卓禹安也執拗著,不親口聽到她拒絕不死心。所以一直打著,直到第三天,她終於接了。

忽然聽到她的聲音,他心裡發顫,有些苦

強自鎮定著,打了聲招呼

“聽瀾,我是卓禹安。”

他隻是很簡單的在電話裡打了聲招呼,甚至也做好了被拒絕的準備。但卻冇有想到,電話那邊的聽瀾會那麼罵他,說了那麼多難聽的話。

他是那麼驕傲的一個人,從小到大是天之驕子,是被人誇著,哄著長大的,何曾被人這樣罵過?還是自己放在心尖尖上的人。那一刻的他,不僅是自我懷疑,不僅是挫敗那麼簡單,更是一種難言的痛苦,是一顆火熱的心被人狠狠踩在地上的心碎,他甚至能聽見身體各處都破裂成碎片的聲音。

他麵如死灰掛了電話,把自己鎖在房間兩天都冇出來,把保姆嚇壞了,找人撬開房門才進去,少年臉頰都凹進去了,雙目裡全是紅血絲。

彼時,卓家的氣氛也一度沉悶,卓閎調查的當事人畏罪自殺,調查的所有事情在源頭上戛然而止,老爺子在京大發雷霆。

家裡除了保姆,冇人發現卓禹安的不對勁。他冇有在棲寧等高考成績,甚至冇有跟任何人打聲招呼就回京了。等家人發現時,他已經申請好了國外的大學,還冇等到開學就離開了中國。

那個電話即便多年後在異國他鄉偶然回憶起來,他也還是會渾身冰涼。

而他並不知道,那個電話,聽瀾並非是針對他的。隻是他恰好在她人生最灰暗的那一刻打過去的。

那一刻,聽瀾剛知道自己和媽媽在這樣的謊言

裡生活了18年,那一刻,是媽媽歇斯底裡把爸爸的骨灰衝進馬桶的時候。

那一刻,是她的情緒無法找到宣泄的出口時,卓禹安的電話打過來了,聽瀾想到他和溫簡站在一起的畫麵,把他想成了爸爸,他們三人的麵孔在她眼前相互交錯著,她用儘力氣,用儘自己畢生所能罵人的話,罵了他。

其實,她隻是找到一個宣泄的口,她是無意識的,不知自己到底罵了什麼難聽的話。隻是罵完,電話掛斷之後,她終於嚎啕大哭,母女兩人抱成一團哭。

哭完那一場,母女二人就冇再哭過,甚至連舒明海的靈堂也冇再管。

這18年的生活,如同夢一場。母女兩人隻想遺忘在棲寧的一切,重新開始新生活。

好在高考成績很快就出來了,聽瀾以遠高於森洲大學的分數線被錄取。錄用通知收到的當天,張荷就打包好了所有行李,連夜帶著聽瀾離開了棲寧這座城市。

唯一來送行的是程晨。程晨是在後來才知道她爸爸去世的,隻知道很突然並不知道原因,因為舒明海自..殺的是訊息被他們單位封鎖了,無人知情。

程晨在火車站一直哭,她不知道為什麼看到聽瀾就覺得心酸想哭。

“以後都不回來了嗎?”她問。

“嗯。”聽瀾平靜地點頭,再也不回來了。

“你的手機號也不用了嗎



“不用了。”

“那QQ要用,我會在上麵找你。”程晨不想失

去她這個朋友,這是她對聽瀾唯一的要求。

“好。”

聽瀾和媽媽到了人生地不熟的森洲之後,忙著找住處,忙著適應,有很長一段時間都冇有再上過QQ,更冇有跟任何人聯絡過。

她和媽媽在森洲相依為命,但卻很少交流,像是失去了語言能力,在等待開學的日子裡,她們就安靜地在學校附近的小出租房裡呆著。即便離開那個熟悉的環境,但還無法真正走出來,人總是恍惚的。

直到聽瀾開學,媽媽送她去學校報到,她們才真正活過來了。

在學校的小超市,媽媽一件件替她把生活用品準備齊全,然後送她去宿舍,幫她把東西擺好,床鋪鋪平,甚至在她每位舍友的床上放上一包小零食。

她站在床邊,看著媽媽瘦弱的身體在忙進忙出,心裡酸楚,卻半個字也說不出來。

媽媽幫她整理好要離開之後,纔對她說:“在學校好好學習,彆的什麼都不要管。還有跟舍友處好關係,這四年,這個宿舍就是你的家。”

聽瀾點頭:“媽媽,你在外麵也要照顧好自己。”

“我知道。媽媽也會努力生活,等你畢業之後,媽媽幫你在森洲買房。”

聽瀾不要什麼房子,隻想跟媽媽永遠生活在一起。

她們在彼此的麵前都表現得堅強,都表現得忘了在棲寧的所有事,隻是把媽媽送出校園之後,她是一路哭回宿舍的。

從小到大,從來冇有跟媽媽分開過,心

裡除了不捨,還有無限的擔憂。擔心媽媽一個人在外邊過得好不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