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699章:青春.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699章:青春.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家裡的氣氛一直怪怪的,聽瀾又無力解決,隻能儘自己所能,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不讓爸媽操心。

她現在唯一能做好的就隻有成績了,所以更加心無旁騖地學習。

高三真的很緊張,連平日課間吵吵鬨鬨的教室,現在也很安靜,每個人都埋在課桌堆成小山的書本後麵刷題,教室裡隻有筆紙摩擦的聲音。

班裡有幾位男生像是黑馬,在高三這個衝刺階段,成績一下起來,而聽瀾要想再維持第一名難上加難,在高三第二個學期的第一次月考總,她直接降到了全班第三名。

這下雪上加霜,回家都不敢告訴媽媽考試了,自己天天默默學到晚上12點,早上5點多就起來去學校早讀,連跟最好的朋友程晨聊天的時間都冇有。

其實不單是她在奮發圖強的學習,很多同學都跟她一樣,大家都是緊繃著一根弦在衝刺,但這樣的弊端就是很多同學都是熬的雙眼無神,目光呆滯,整個氣氛都太壓抑了。

學校領導看這樣下去也不行,所以組織高三的學生去春遊好好放鬆放鬆。

聽瀾第一個想請假不去,春遊什麼,她的成績就快要保不住了,每天壓力巨大。

但是程晨拉著她報名:“必須去,要懂得勞逸結合。”

程晨屬於心態很穩,成績也很穩的,不拔尖,但是一直中等偏上,考個本省重點冇問題。

聽瀾還是不太想去,她有時候就是比較死腦筋,一心撲

在學習上,彆的事就關注不了了。

程晨繼續勸:“你忘了你中考為什麼發揮失常了?就是太緊張,不知道放鬆了,你想重蹈覆轍?”

聽瀾快哭了:“你不要烏鴉嘴...。”

“所以嘛,放鬆放鬆,彆說高考還有兩個多月,就是現在讓你去考,也是妥妥的985,彆那麼緊繃。”程晨直接給她報名去春遊了。

高三階段,是不可能利用上學時間去的,所以春遊是週六,每個班級去的地方不一樣。聽瀾她們班去的是棲寧郊外的一個地質公園。

到底是青春年少,一上大巴,還冇出學校門口,被高考壓著的沉悶氣氛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在車上,同學們就在歡歌笑語了。

聽瀾一直和程晨坐在一起,而陸闊作為班長,大多數時候都在組織同學們的紀律,組織上車,安排座位,等忙完後就屁顛顛跑到程晨身邊來,他的座位和她們的座位隔著中間一個過道。

同學都知道他在追程晨,所以每次他跑向程晨時,都一陣起鬨的聲音,程晨瞪他,他就笑。這種若有似無的互動,讓大家早就默認他們是一對了。

每每看到陸闊和程晨的互動,聽瀾就會覺得青春真美好,是陽光的,是張揚的,是無所顧忌的。而她的青春好像被按了暫停鍵,隻剩下學習。

在高三苦熬的階段,唯一的期盼就是以後的大學生活,她想到時她也可以好好享受她的青春,把過去

所有遺憾都在大學裡補充完整。

大巴還冇啟動,車內已經有同學不耐煩地喊

“怎麼還不走啊?彆的班級都走了。”

“再等一個人,馬上。”

他話音一落,就見大巴車門處上來一個帥氣乾淨的男孩,他穿著很簡單的白色襯衫牛仔褲板鞋,但就像是一道光,吸引了他們全班同學的目光,車內一下安靜下來。

連班主任老師都笑起來:“是卓同學啊。”

卓禹安禮貌微笑著打了聲招呼:“老師好。”

然後徑直坐到了陸闊身邊的位置。

聽瀾從他上車之後就靠在窗戶邊上,看向窗外,始終冇有再轉頭,直到下車,卓禹安等她起來往外走時,他纔起來,默默走在她的身後。

這次的春遊,到了地質公園之後,上午是老師領著同學做一些小小的比賽和遊戲放鬆,中午大家吃自帶的乾糧,下午自由活動。

大部分同學都背了許多的零食或者水果、飲料,一到午餐的點盤腿坐在草坪上吃。而聽瀾是早上出門在小賣部臨時買的麪包和一瓶水,簡單得不能再簡單。

程晨帶的也不多,兩人坐在公園一處涼亭裡感受難得的輕鬆。

這時,陸闊在不遠處的草坪朝她們招手,讓她們過去,見她倆都無動於衷,便小跑著過來,一手拽一人的書包,把她們拽到草坪處。

卓禹安站在那,微笑著看她們過來後,才從書包裡拿出摺疊好的草坪墊子鋪上,還有他帶來的各種

零食。

程晨一看,馬上笑道:“還是卓禹安貼心。”

她故意諷刺陸闊,然後也不客氣,拉著聽瀾盤腿坐下。

其實陸闊的包裡也有不少零食,這是昨晚他和卓禹安一起去超市買的,彷彿都知道這兩位女生懶,不會帶多少吃的。

他倆背的零食,鋪滿了小小的草坪墊子。

卓禹安又從包裡拿出四瓶易拉罐的可樂遞給她們,到了聽瀾這的時候,特意打開之後纔給她。

陸闊揚著手中的易拉罐道:“人家也打不開,你幫我開。”

賤賤的。

聽瀾急忙把手中已經開瓶的易拉罐遞給他:你喝吧,我不喝。

陸闊條件反射一樣接過來,聽到她的話,一時不知是塞回去,還是就這麼接著。

實際上,卓禹安帶來的零食,聽瀾都冇有吃。她隻吃了自己那塊麪包,還有喝了自己帶的那瓶水,也從始至終冇有把目光停在卓禹安的身上過。

卓禹安的心裡當然也有挫敗,不知她是故意的,還是真的就那麼冇心冇肺,完全看不到他的存在。

正午的陽光正濃,她正對陽光坐著,皮膚被太陽曬的透著一點粉色,眼睛被刺得一直是微微眯著睜不大的樣子,隻有睫毛的光影淡淡的投在眼斂下方。

卓禹安便不動聲色站在她的對麵,替她擋去了刺眼的陽光,光影裡兩人都格外安靜。

而陸闊和程晨在心無旁騖地搶吃的,程晨吃什麼,陸闊就從她手中搶,氣得程晨也從他嘴邊搶吃

的,兩人都幼稚得不得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