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691章:青春.情竇初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691章:青春.情竇初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卓禹安的手背剛纔被她那麼撞一下,其實有點疼的,但是低頭看到她微微抖動的頭頂,有點可愛,忘了自己手疼,任她枕著。

等公交再次啟動時,聽瀾才驚覺自己的額頭還一直抵著他的掌心,急忙抬頭小聲說了一句謝謝。

青春期的女孩,並不是懵懂無知,那些飛揚的心情,以及目光不自覺的追隨,都讓她隱隱明白自己的變化是因何而起,越是明白,心裡就越是慌亂,不敢多看一眼卓禹安,下了公交之後,反而與他保持了兩步遠的距離,不敢走太近,怕自己的那點小心思被他發現。

卓禹安往她旁邊靠近一點,她馬上往更遠一步走。

他靠近,她分開,就這麼一近一遠的走到了校園門口,他忽然喊她名字

“舒聽瀾!”

聽瀾腳步一頓,看向旁邊的他。

他一直笑著看她,好像從在公交車站開始,他就是一直這麼笑著看她的。

“什...什麼事?”她有點慌張。

卓禹安低頭指了指她的手:“我的書包!”

聽瀾順著他的目光看向自己的手,原來她從公交車上開始,就一直拎著他的書包走了一路,難怪他剛纔一直想靠近她,原來是因為書包,她尷尬到腳趾扣地。

卓禹安過來拿走自己的書包,然後極其自然的,直接也把她後背的書包拿下來拎在自己的手裡,自然到彷彿這麼做就是天經地義的。

“我自己背。”

“沒關係,禮尚往來。”卓禹

安說。

聽瀾怎麼聽著,有點像揶揄她剛纔一路揹著他的書包呢?

她的書包在他手裡拎著,那隻裝死兔一直晃啊晃的,像她的心跳一樣。

直到到了她們班的教室門口,卓禹安才把她的書包還給她,她接過書包悶頭往自己課桌上走著,整張臉還是紅撲撲的,在發熱。

過了一會兒,同學陸續進了教室,最後進來的陸闊從後桌忽然探過來,看了一眼她:“做什麼壞事了?這麼慌張?”

特彆八卦,特彆討厭,聽瀾回頭瞪了一眼他,不理他。

程晨也朝他扮了個鬼臉,關你屁事,然後轉頭上下打量聽瀾,臉也太紅了,但是聽瀾用左手捂著額撐在桌麵上,擋住了臉部,那點小心思剛剛冒出來,是她一個人的小秘密,還不敢與人說。

整一節課,都有點心不在焉,好在是政治課,又是期中複習冇有新的知識點,神遊了一節課倒也冇耽誤。

但馬上期中考,她第一次靜不下心來複習,上著上著課,腦海裡就忽然冒出卓禹安的臉來;寫著寫著作業,腦海裡也會忽然竄出卓禹安那張帶笑的臉。

這樣不受控製的情緒讓她如臨大敵,要是讓媽媽知道,她就慘了。

所以當卓禹安來她們班找陸闊時,她連頭都不敢抬,更不敢回頭看他,隻顧著低著頭一直看自己的英語書,假裝他不存在。

但那26個字母就像是特殊符號,她一個單詞也看不進去。

後桌的兩人在

聊什麼,她也聽不見,整個人都有些僵硬。

陸闊戳了戳她的肩膀:“聽瀾,問你話呢。”

“啊?”她小臉紅撲撲的回頭看陸闊,不明所以。

“我說,等這次期中考之後,我請你們看電影,你去不去?就上次遊樂場旁邊的影院。”

“哦,”她一時有點茫然地點頭,看著傻乎乎的。

後麵的卓禹安就笑,也問了一句:“去嗎?”

她回答:“到時候再說。”

考好了一切都好說,考不好媽媽是不允許她有任何娛樂活動的。

“給你的複習筆記都看過了嗎?”卓禹安又問。

“什麼筆記?”她一反問,旁邊的陸闊忽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

“對不住,對不住了,忘了拿出來給你們分享了。”

一邊說著,一邊在自己的課桌抽屜裡翻箱倒櫃地從一堆嶄新的書裡掏出一本筆記本遞給她和程晨。

“你怎麼不考完試再拿出來呢?”程晨諷刺他,明天就要考試了。

“這筆記本也冇那麼重要,反正卓禹安平時也不少輔導你們,重點早就跟你們講過了。”

這倒是。

聽瀾對這次期中考比上回有信心不少,因為這次考試的範圍就那些,她學的比較紮實,不必臨時抱佛腳。

筆記本上工工整整的字體就像他的人一樣,不管任何時候出現,他即便穿著校服,也永遠給人乾淨清爽而整潔的感覺。

聽瀾發現,自己哪怕是看著他筆記本上的字,也會心跳加快,手心冒汗。

為了不影響自己考試的心情,她便把筆記本給了程晨:“你看吧。”

眼不見為淨。

後麵的卓禹安也不在意,依然是笑了笑:“這次考試這麼有信心嗎?”

“嗯。”她低聲回答,然後繼續又開始看她的英語課本,好半天才翻動一頁。

卓禹安也回自己的教室繼續上課。

這次期中考,確實如她自己想的一樣,都在她掌握的範圍內,應該能取得好成績。

考完第二天就是週末,爸媽都休息在家。

爸爸在做早餐,媽媽在她的臥室裡打掃衛生,看到她床邊放著的那隻大熊,怎麼看怎麼不順眼。

“瀾瀾,你還是扔了吧。這熊粘灰,你整天抱著睡覺容易生病的。”

她急忙跑過去護住那隻熊:“媽媽,你說話要算數。我這次要是考了年級前十,這隻熊就留著。”

媽媽看她一眼,也問:“這麼有信心一定能進?”

“有信心。”她不是盲目自信或者盲目謙虛,都是以事實為依據的,反正考完對了一下答案,應該冇問題。

一家三口吃早餐時,聽瀾有點心虛地提了一個要求:“媽媽,剛考完試,今天我可不可以不去輔導班?”

媽媽看她一眼,笑道:“原來在這等我呢?不去輔導班也行,爸媽帶你出去逛街買好吃的。”

聽瀾聲音更小了:“我和程晨約好去看電影了。”

很心虛啊,因為自己明白,她想去看電影真正的目的是什麼,並不是因為和程晨約好

了。

而是為了那點深藏著的,不為人知的情竇初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