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644章:闊阮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644章:闊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阮阮冇想到開學之後,這事還能再引起一波討論。不過院裡開會時,領導這次很維護她,反覆在會上強調禁止以謠傳謠,睦涵的事,在寒假就已經妥善處理了。

但仍有人認為這絕不是空穴來風,依然在私底下傳得繪聲繪色。

其實阮阮並不在意,真相是謊言蓋不住的,既然已經解決了,就不必為此再浪費精力和情緒。

從院裡開完會,回到辦公室之後,陳主任對她說:“顧老師,這學期有一門風景寫生課,可能要臨時調給你上,這門課,我們原來外聘的老師今年跟學校解約了。”

“好,您把課時表發我一份。”這門課她之前帶過一個學期還算熟悉,能很快上手。

自從寒假睦涵的事件之後,陳主任現在對她的態度也有所改變,雖然是不冷不熱的,但是至少不會再像之前那樣給她隨便分派工作。那個外聘老師的課,隻分了這一門給她,其餘的分給彆的老師帶了。

阮阮看了一下課程安排,這門課有幾個課時是需要帶學生外出寫生的。所以她這次計劃帶學生們去看徽式建築,與學校上報申請之後,很快就通過了。

等3月底,她帶著學生正式出發時,在高鐵站竟然遇到了袁立戈老師,一問才知道,他們的課題最近正在對徽式建築做研究,袁立戈前往調研收集材料,與她們的目的地一樣。

上了高鐵之後,還是同一車廂。

學生們開心道:

“袁老師,好有緣分啊。”

袁立戈長相俊朗,有書卷氣,並且在學生麵前,完全不端著,不擺教授的架子,更不對學生的私生活說教,所以在學校,尤其是學校女生之中的口碑良好。

他此時穿了一件衝鋒衣,牛仔褲,揹著雙肩包站在車廂過道上,先幫阮阮的行李箱放到架子上,然後又挨個幫女生們的行李,畫架擺放好,才拍拍手,去找自己的位置。

坐在阮阮旁邊的一位男同學站起來道:“袁老師,您坐這吧,我跟您換位置。”

男同學覺得跟顧老師坐一起,畢竟是老師,還是有點壓力的,所以靈機一動,讓兩位老師坐一起。

“好的,辛苦你。”袁立戈也不拒絕,便坐到阮阮旁邊的位置上,把自己的座位號告訴了男生,男生興高采烈走了。

列車開動後,袁立戈便把揹包裡的電腦拿出來放在前麵的小桌子上開始看材料。阮阮一看是課題相關的,不自禁坐直了身體,等著他分配工作,像是在開會似的。

袁立戈身上有一種執著與衝勁,好像一個不會停止旋轉的陀螺,每次在學校或者教職公寓見到他,不是揹著電腦包就是抱著一摞檔案步履匆忙,對工作充滿熱忱。

這份熱忱很容易感染身邊的人,所以這個課題的老師都被影響得特彆主動自覺。

袁立戈看了一會兒資料,眼光餘角看到旁邊顧老師正襟危坐的樣子,忽然笑道:“顧老師,

你不休息一會兒嗎?”

阮阮一愣,指了指他桌前的資料:“有需要我做的嗎?”

春節之前,剛進入他的組時,他把工作安排得特彆密集,春節後的新學期到現在,課題組隻開了一次會,進入另外一種狀態了,所以阮阮反而不適應。

“你主要負責國外建築的部分,已經差不多,等論文出來後你再稽覈修改就行。現在國內的傳統建築是我和另外兩位老師做的,不用麻煩你。”他分工明確,職責清楚。

聽他這麼說,不知道為何,阮阮忽然想起元旦和陸闊的一次爭吵,陸闊說:那是這姓袁的老師工作安排不合理。

她正想著陸闊的話,袁立戈像是知道她在想什麼似的,把電腦合上,解釋道

“我原本這學期的安排是要去其他學校交流半年,這半年恐怕冇有精力帶這個課題,所以之前才緊趕慢趕,希望把大的框架做好,等我交流完回來之後,大家都能輕鬆一些。”

阮阮聽完他解釋,有點不好意思,剛纔小人之心了。

“那現在不用去交流了嗎?”

“嗯,臨時改變計劃了。抱歉,之前辛苦你們。”

袁立戈對自己之前的快節奏工作坦蕩道歉,並未給自己開脫,這讓阮阮對他的好感加深了一點。當然,是同事之間的好感。

到目的地大概要坐4個小時的高鐵,袁立戈已經不再開電腦工作,而是與阮阮有一搭冇一搭的聊天。

兩人都有國外留學經

驗,所以聊起來話題還是挺多的,聊著聊著,不知道為什麼就聊到了寒假時,睦涵的事情。

袁立戈道:“這些風言風語,顧老師不必在意。學校這個環境,說到底,也是一個小型社會,該有的矛盾,一樣都不會少。”

他稍轉頭看了眼車窗邊的阮阮,眼神是柔和而溫雅的。

阮阮此時正好側對著他看窗外的風景,她的側影纖細,黑髮柔順冇有任何燙染,聽到他的話,她忽然回頭看他,髮絲滑動,空氣裡若有似無的閃過頭髮的香味,他猜,她的洗髮水裡含有茉莉花的香味。

袁立戈收回自己的心緒,把剛纔的眼神也收了回來,端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著前麵。

還有兩個小時到,此時是正午時分,車廂裡的稍嘈雜的聲音漸漸變小,四周都是學生,進入了午休模式。

阮阮也開始閉目眼神,袁立戈是鐵人不用休息的那種,乾脆又把電腦打開,安心看起材料了。

過了一會兒,感覺自己肩膀一沉,旁邊阮阮不知何時睡著,腦袋稍歪著靠在他的肩膀上,剛纔那若有似無的茉莉花香變得如此近而清晰。

他一動不動,甚至剛纔放在小桌前敲鍵盤的雙手也不敢再動,深怕驚到她。

列車急速前行,輕微的搖晃最讓人困頓,阮阮睡的那一覺裡,做了好幾個碎片似的夢,冇有一樣記得住,但是知道,每個碎片的夢裡,都有陸闊。

自從開學之後,陸闊依然

每天都會來找她,但是為了不給她添麻煩,隻在教職公寓外的小道上等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