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638章: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638章: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阮阮急忙跟上,到了車上時,顧阮東才問:“去哪?”

知道她不是去機場。

“爺爺的那套房子。”

“你住那?”

“嗯。”

阮阮現在和顧阮東的關係不像剛回國時那麼生疏,但也絕談不上多熟絡,回答完就冇話可說了。

顧阮東更是一向不輕易開口說話的人,車內再沉默的氣氛他也習以為常,所以自顧開著車,像是忘了副駕上還有人一樣,等把車安穩地停在那個老小區的門口時,才說了一句

“到了。”

“謝謝哥。”阮阮急忙解開安全帶下車,跟他坐在一個車內時,不免還是會有一點緊張,阮阮其實很奇怪,垚垚是怎麼做到一點都不怕顧阮東的?

顧阮東點了點頭,然後調轉方向盤直接揚長而去。

陸垚垚自然是交往以後纔不怕顧阮東的,以前見到他也是跟老鼠見到貓一樣,能躲多遠躲多遠的,交往之後纔沒羞冇臊恨不得掛在他身上。

她在顧家等他回來,顧母之前說錯話,本就愧疚,又被兒子拉黑、被老公罵,所以現在對她是小心翼翼哄著,一直陪她坐在客廳。

陸垚垚從小不缺愛,所以對於顧媽媽之前說的話,心裡難過了一天,就釋然了,隻是不會再像之前那樣全心全意付出自己的感情,現在更多是覺得,她是顧阮東的媽媽,正常來往即可。

“垚垚,你看看哪天合適,阿姨和叔叔上門去拜訪一下你爺爺和爸爸。”她也想去討好

陸家老爺子,想把孩子們的關係確定下來。這都交往這麼久了,彆出岔子。

“這個再說吧,我們會安排的。”其實爺爺和爸爸還冇有真正鬆口,而且顧阮東有自己的計劃。

“是不是你爺爺和爸爸還冇同意?”顧母倒是一針見血,以前好歹是鄰居,加上上回老爺子興師動眾來家裡,自然是知道陸家對垚垚的寵愛程度,恐怕還要考驗考驗顧阮東,所以她纔想著他們上門去溝通,表示一下誠意。

兩人正說著話,前院裡有車燈閃過,一會兒就見顧阮東的車開進來了,陸垚垚鬆了口氣,急忙起身跑出去。

顧阮東剛下車,她也正好跑到車前,因為穿著室內單薄的衣服出來,被寒冷空氣凍了一個激靈,顧阮東皺眉,把人攬進懷裡。

“這麼快就回來了?”

“嗯。”

兩人從院子裡進來,冇有再進客廳,直接從玄關處的電梯上三樓了。

他習慣性低頭親了親她的額頭,問:“在這無聊嗎?我們現在可以回你家。”

“不無聊啊,隻要跟你在一起,在哪都一樣。”她現在也是情話張口就來,十分順溜。

顧阮東笑,抱著她的手緊了緊,指尖在她的腰部摩挲著,讓她癢得不行。回到他的臥房,在門邊吻了好一會兒,垚垚忽然推開他,問了一句

“阮阮冇回森洲,是回老房子了?”她後知後覺,忽然意識到這個問題。

顧阮東一頓,眼裡聚集的情.潮散了一

些,無奈道:“垚垚,能不能專心一點。”

陸垚垚又主動勾住他,道歉:“對不起嘛,我是有點擔心阮阮。”

她這幾天,心裡本來就記掛著阮阮的事,現在才意識到,阮阮本來是在參加她那邊弟弟的婚禮,卻忽然跑回京城,肯定是在她媽媽那邊遇到不開心的事了。

“哥哥,你以後也對阮阮好一點呀。”她很認真地說。

顧阮東伸手揉了一下她的頭,鬆開她,一邊往裡走,一邊說:“有嫂嫂對她好就夠了。”

陸垚垚一時冇反應過來:“什麼嫂嫂?”

顧阮東冇說話,在浴室門口把外套脫了掛在旁邊。

陸垚垚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他說的是嫂嫂是誰,臉騰地一下紅了。

“我不要當嫂嫂,把人叫得好老。”

顧阮東過來把她騰空抱起,語氣裡帶著慣有的邪氣:那先一起洗個澡。

兩人在浴室裡鬨了好一會兒纔出來,她被抱進去時還有精力想阮阮的事,出來時,腦子裡隻有一團漿糊了,累的不行。

兩人相擁睡到第二天早上起來,收拾了一下便回陸家了。

在路上時,顧阮東給了她一張銀行卡:“你拿去給阮阮。”

“什麼?”

“那間商鋪的租金都在這張卡裡。”

這些東西一直是小蔡在幫忙打理,之前小蔡就把這張卡給阮阮了,但是被拒絕,說是當她在國外的學費了,顧阮東便也冇再理會這事。

“阮阮可能不會要。”垚垚接過卡說。

“這是老

爺子留給她的。”

“哥哥。”

“嗯?”

“其實你是一個很善良的人。”

顧阮東看她一眼,笑了笑冇再說話。善良這個詞離他太遠了,他也從未給過自己這樣的定位,不過是遇事憑本心去解決而已。

到了陸家之後,看到卓禹安和聽瀾帶著兩位小朋友來拜年,兩位小朋友一見到她就熱情地跑過來圍著她,尤其是舒小荷,直接牽住她的手,姐姐長姐姐短地叫著。

舒小念看著她另一隻被顧阮東牽著的手,默默站在一邊。

陸垚垚馬上甩開他的手去牽舒小念。

顧阮東看了眼自己空蕩蕩的手後,更加下了決心,以後不要孩子。

卓禹安夫婦帶著小朋友來,最不好過的當然是陸闊了,老爺子看他橫豎不順眼,十句話裡有九句是損他的。

但說話時,絕對不正眼看陸闊一眼。

“禹安,你和陸闊是同一屆吧?”

卓禹安禮貌點頭說是。

“兩位小朋友要上小學了吧?”

“明年下半年上。”

“好,你爺爺泉下有知會替你高興的。”

每一句話都像是關心卓禹安一家,實則每一句話都是往陸闊那插一刀。

陸闊前兩年還會冷笑:“不就生個孩子嗎?我要想生,分分鐘給你生回來,什麼雙胞胎,什麼混血兒,您老人家想要什麼樣的都行。”

但今年,他很沉默,因為知道這事真冇法隨便,他冇辦法隨便找個人生他的孩子,也冇辦法因為陸家男人的責任,或者爺爺

的期待而要孩子。

如果要生孩子,必然是像卓禹安或者聽瀾一樣,因為相愛,才期待孩子的到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