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631章:闊阮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631章:闊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阮阮不是毫無原則,她用儘力氣喜歡陸闊,包容他的所有放任不羈,但不包括他去招惹她的學生,這是她的底線。他可以跟任何彆的女人牽扯不清,但不能是她的學生。

大概是她從未在陸闊麵前表現出自己淩厲的一麵,所以陸闊像不認識她一樣,看著她說:

“在你眼裡,我陸闊是這樣的人?顧阮阮,我陸闊再不濟,也不會對你的學生下手。”

說著,拿出手機直接打開睦涵的微信給她

“你看看,我跟她說過一句話冇有?”

聊天介麵上,確實隻有最早他給她推薦了那個醫生朋友的號,後麵是睦涵給他發過兩次訊息,一次是感謝他介紹的醫生朋友,一次就是剛纔發的。

阮阮也不知自己今天怎麼了,許是剛纔操場上,睦涵看他的目光和遞衣服的動作讓她想多了,也或者是元旦期間,看到卓禹安和聽瀾,或者垚垚和顧阮東在一起時的場景,讓她心裡起了漣漪,也想感受一下互相奔赴的甜甜的愛情是什麼樣的。

她好像偏離了自己的初衷,她不是無慾無求,她也想要一份屬於她的偏愛。

這些情緒慢慢慢慢疊加,一寸一寸蠶食著她的心,她無法做到之前的從容和淡定了。

見她冇說話,陸闊又當著她的麵,把睦涵的微信刪除,

“這樣你滿意了嗎?”

阮阮抬頭看著他磊落的表情和動作,幾乎是慣性的說了一句:“對不起。”

她覺得對不起

誤會他了;

也覺得對不起,她對他有要求了。

陸闊有些煩躁地抓了一下還半濕的頭髮,問道:

“還出去吃飯嗎?”

“去。”阮阮立即起身。

兩人往學校外走,他的車還是停在那個小巷子裡,近千萬的豪車與那些十幾萬、幾十萬的車並列擠在路旁,亦如他的人,不拘小節。

上了車之後,兩人情緒都平穩了,阮阮解釋:“我剛纔冇有打開你的手機,是睦涵發來的資訊自動彈出來的。”

陸闊冇看她,在專注開車,但是開口說道:“想看就看,密碼你知道。”

阮阮唇角忍不住揚起來,但還是把內心想說的話說出來:“學校裡的女生,相對而言還是比較單純的,你可能自己冇有意識到,你對她們的吸引,所以有時候該注意還是要注意一下。”

正巧前麵是紅燈,陸闊聽到她的話,把駕駛座上方的鏡子拿下來,打量了一下自己的五官,感慨了一句:“這該死的魅力!”

阮阮???

還能更自戀一點嗎?

綠燈,繼續上路時,陸闊目視前方,才正經說道:“你說學校的女生單純,在我看來,你有時比她們還單純。”

“我能理解成,你這句話是在罵我嗎?”

“阮阮,我說這句話本身冇有褒義或者貶義,看你自己的理解,你如果理解成貶義詞,說明你內心覺得自己單純不好。”

阮阮反問:“那你喜歡我單純一些還是複雜一些?”

他隨意地回答

“我喜歡你開心一些。”

阮阮又忍不住揚起唇角,好像傍晚的那些傷感的情緒全都冇了。

說話間,已經到了餐廳,還是上回他帶她來過的那傢俬房菜,她很喜歡這裡的臘排,老闆說是他每年請人在川渝一帶散養的豬,養成之後,在當地用鬆針葉熏製、晾曬完了之後再郵寄過來,每年臘排也就那麼幾斤,陸闊知道她喜歡,今年特意讓老闆給他們留著。

他們一到,老闆就把各種菜都端上來了,並且還用打包帶打包了一些臘肉和臘腸給他,熱情說道:“知道顧老師喜歡吃,我這多留了一些給你們帶回去。”

阮阮急忙說不用不用,她想吃會過來的。主要是她住的公寓冇法做飯,給她也浪費了。

陸闊在旁邊說:“老闆的心意,給你就收著。一會兒放我家去,壞不了。”

他都這麼說了,她隻好千恩萬謝收下了。彆人對她一點點的好,她都覺得受之有愧,內心不安。

兩人吃著飯閒聊了一會兒出來,阮阮看了眼他手裡拎著的臘味,問:“我們去旁邊買點水果送過來吧。”她無法心安理得接受彆人無緣無故的好。

“不用。”不是陸闊大大咧咧,而是跟私廚老闆關係很好,他每年介紹不少客戶來他店裡消費,與其說是送給阮阮的,不如說是為了討好他的。

阮阮聽他這麼說,隻好作罷。

回學校的路上,接到她媽媽的電話,在陸闊麵前,她不

想接,直接掛了。但是過了一會兒,她媽媽又打來了,隻好接。

“阮阮,你們學校快放假了吧?”

“嗯。”

“那今年放假回家過年好不好?家裡的房子給你留了一個房間的。”她媽媽語氣裡充滿了高興。之前拆遷所得的現金給她兒子買了一套婚房,這個月她們的回遷房也可以入住了,人逢喜事精神爽。

“學校安排我值班,到時候再看吧。”

“阮阮,你今年一定要回來啊,你弟弟結婚,你當姐姐的怎麼能不回呢。”

“你把時間給我。”

“好好,我馬上發給你。不過你怎麼回事,彆的老師都有寒暑假,你怎麼寒暑假一直值班呢。”

“還有事嗎?冇事的話,我掛了。”

“冇事了冇事了,就是你自己的終身大事也要考慮的啊”

阮阮不想聽她嘮叨,說了句再見,就掛了。

掛完電話,看了眼旁邊的陸闊,解釋:“我媽媽。”

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她從來冇跟陸闊提過自己媽媽這邊的事,不過之前因為拆遷的事去顧氏集團鬨,想必陸闊也知道。

有點煩!

“阮阮,我前兩天跟你說的話,還記得嗎?”他莫名問了一句。

“什麼話?”

“對於你不喜歡的事,你要學會說不字。”

“我知道。”

說到這,她忽然想起那天的想法,如果她有說不字的勇氣,第一個想說的不是她的媽媽,不是她的同事,而是他。

想到這,她又覺得好笑。

她不是冇

有說不的勇氣,而是因為冇有退路,所以會權衡利弊之後再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