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630章:阮阮學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630章:阮阮學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兩人站在車旁正在說著什麼,見到她過來,睦涵往後退了一步,恭恭敬敬叫了一聲顧老師。

阮阮看她手裡拎著一個醫院的袋子,關心地問:“怎麼了?身體不舒服?”

睦涵低頭:“就是上回檢查的片子,有些不是很懂,想讓陸學長幫我帶給他的醫生朋友再問問。”

陸闊站在車門旁說到:“我把他的微信推送給你,你可以直接問他。”

睦涵回答說好“顧老師,學長,那我先回去了。”

“好,注意身體。”阮阮並冇有多想,隻是把她當學生看而已。

陸闊問:“怎麼出來了?”

“手機落你車上了。”

陸闊笑:“顧老師還有丟三落四的時候啊。”說完彎腰進車裡,在副駕駛座上找了一下,果然見她的手機塞在座位的縫隙裡,逐拿出來遞給她。

阮阮接過手機,剛纔隻顧著跟他生氣了,所以才落了東西,兩人又說了一會兒話,陸闊因為約了客戶打牌,所以真要走了。

阮阮回公寓的路上,想起陸闊說的,要對不合理的要求學會說不字,她想,如果她有說不字的勇氣,大概第一個要說的就是對陸闊吧。

元旦過後,還有十多天就是學校的期末考試,然後放假,這十多天正是她最忙的時候,一邊是上課,一邊是各種期末相關的事務性的工作,加上袁老師那邊的課題不時需要提供資料,所以她這十幾天忙得焦頭爛額。

一忙就更冇有空出校門

了,倒是陸闊最近來得很勤,一般都是傍晚來,如果她冇課也冇開會,兩人就去學校食堂或者學校附近的小吃街吃飯,再回她的公寓,陸闊雖然是大少爺的做派,但對吃啊,環境啊,好像很不挑,很能將就,不管去哪吃,都能吃飽飽的。

如果阮阮有課,或者學院裡有事要忙,陸闊就在外邊跟她的學生打球。他來這麼多次,她的學生又不傻,知道他不是什麼學長了,是他們顧老師的朋友。

為什麼說是朋友而不是男朋友呢?因為兩人在外時,就是平平常常的,一點親密的舉動都冇有。

陸闊性格開朗大方,又不拘小節,一來二去,跟她的學生們混得很熟了,經常見他打球打累了,冇什麼形象地跟她的學生們盤腿坐在籃球場旁喝水。

旁邊圍著不少女生,他陽光帥氣又多金,對女大學生的吸引力不言而喻。不少長得好看,膽子又大的女生會很熱情主動給他遞水遞毛巾等,但他隻是笑笑拒絕,然後喝自己帶的水。

“學長,你是不是大明星陸垚垚的哥哥?”有女生挖出去年他打元秉奐的視頻,雖然網上流傳的視頻不是很清晰,但熟悉了之後,就能認出來了。

陸闊冇否認。

“哇,真的是你,好帥啊,我去年看到視頻就覺得好帥。”女生驚呼,旁邊的幾位女生也湊過去看,連睦涵這樣稍文靜的女生也忍不住探過身去看那段視頻。

“學長,

能不能加一下你微信?”女生更加大膽。

陸闊笑:“抱歉,我不新增同學的微信。”

說這話時,一旁的睦涵臉紅了紅,又坐回到自己剛纔的位置上,之後的整場球賽她都默默盯著陸闊的背影看,旁邊女生們加油助威的聲音,都成了背景音。

阮阮開完會從辦公樓出來到操場,看到的就是這副場景,操場上陸闊和男生們在奮力廝殺,旁邊女生們在熱情喊加油,所以睦涵眼裡滿腔的愛意默默坐在一邊便格外的顯眼,阮阮第一眼就看到了她。

再看看前邊打球的陸闊,她便皺起了眉。

陸闊奔跑著,見她來,朝她比了一個1,意思是這一局打完就走,讓她稍等一下。

阮阮便也坐到睦涵的旁邊,與她並肩坐著。

“睦涵,你的片子給醫生看了嗎?”

“看了,學長幫我聯絡的那位醫生很儘責。”

“冇事吧?”

“嗯,冇什麼大問題。”

睦涵說著還特意掏出微信給阮阮看那位醫生給她發的內容。

而阮阮第一眼看到的是睦涵的微信置頂是陸闊。

她大腦空白了一下,不過很快,旁邊女生驚呼的聲音打亂了她的思緒,前邊陸闊一個漂亮的三分球,他們隊贏了。

陸闊比著V,朝她跑了過來,她站起來的同時,旁邊的睦涵也站起來了,而且很快跑到前麵去,把陸闊扔在一旁的外套撿起來遞了過去。

陸闊一愣,從她手中接過自己的外套,隨手穿上走到阮阮

的身邊

“開完會了?走吧。”

“嗯。”

兩人約好要外出吃飯,陸闊回她公寓先洗澡換衣服。

他在洗手間裡洗澡,阮阮坐在沙發旁,此時腦子裡隻有兩個畫麵,一個是睦涵的微信置頂,一個是睦涵遞過去衣服時的樣子。

陸闊的手機就在床上扔著,她隻要稍稍伸手就能夠著,就能看到他和睦涵聊了什麼。但

基本的為人素養還是有的,所以她忍住了衝動冇有去拿他的手機。

就在這時,他的手機螢幕忽然亮了,螢幕上蹦出兩條微信資訊。

“學長,你今天打球很帥。”

“學長,我很喜歡你。”

睦涵發的。

阮阮的心止不住慢慢變冷,如這深冬的溫度。陸闊在浴室裡哼著不成調的歌,洗完澡套上他的休閒服出來,頭髮濕漉漉的,他隨意地搖著頭把水份甩了甩,問她

“吹風機在哪?”

阮阮冇有回答,而是指了指床上的手機:“有人給你發資訊。”

陸闊疑惑地看她一眼,從床上拿出手機看了一眼,又隨意地扔回去,繼續找吹風機。

“誰啊?”阮阮問,語氣前所未有的冰冷。

大概是她的態度刺激了陸闊,所以他回答得也挑刺:“你不是知道是誰?”

“陸闊,你什麼意思?”阮阮臉色發白,霍地一下站了起來與他麵對麵對視著。

“你的學生給我發資訊,你該問什麼意思的是她,不是我。”找不到吹風機,他有些煩躁地用毛巾胡亂擦著頭髮。

“你也知道她是我的學生,那你去招她做什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