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623章:還可以更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623章:還可以更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一聽他語氣裡的玩笑,陸垚垚蹭一下坐起來,一個下午的悲傷難過在他這就隻是一個玩笑嗎?

她眼睛紅腫,聲線沙啞:

“你不要總拿哄小孩那一套對我,你是不是覺得我特彆幼稚。”

顧阮東再次伸手把她攬進懷裡,力道有些大不容反抗,

“小孩子可冇有你那麼難哄。”

她被他按在懷裡,聽著他規律而有力的心跳聲,鼻尖又發酸了

“所以你現在開始嫌棄我了,對我不耐煩了。沒關係的,你要是真的不喜歡我不愛我,你就直接說,不要像今天這樣對我冷暴力。”

“嫌棄?不耐煩?冷暴力?這些詞從何而來?”他皺眉,捧起她梨花帶雨的臉,用拇指把她的眼淚拭去。

“垚垚,你說的每個字我都認識,但組合在一起完全不理解,是我理解能力出問題了?”

“你當然不用理解字麵意思,因為你在身體力行做這些事。”明晃晃的控訴,生氣了不能壓在心裡,自己難受也要讓他不好過。

他的眉頭皺得更深了:“這是我給你的感覺?”

“是,就是。”她毫不猶豫點頭。

他神色黯淡下來,問了句:“垚垚,我為什麼來西北?”

“你拍電影。”

“為什麼拍電影?”

“為了讓我爺爺開心。”

她說到這忽然頓住,不再往下說,他總是能抽絲剝繭般拿捏住她,讓她心裡那些慌悶都一點點如煙散去。

“垚垚,我以為昨晚我說得很清楚了,不是不耐

煩,不是嫌棄,是擔憂和不捨得。”

“那冷暴力就是,你今天在劇組一個正眼都冇看我,而且還直接讓司機把我送回來。”

“那不叫冷暴力,注意用詞。”

“那叫什麼?”

他很坦蕩,並且用詞精準:“那叫吃醋。”

陸垚垚噗嗤一下笑出來,真覺得自己冇有出息,一個下午哭紅腫了眼睛,聽到這四個字,就瞬間心花怒放,眼淚還掛在臉上呢,眼睛已經笑成了一彎新月。

“那你醋意挺大哦,我和他們隻是正常交流。”

“那下回正常交流時,能不能稍微控製一下你眼饞的表情?”

“就很賞心悅目嘛,還不讓人多看一眼?而且他們都是我難得的男粉絲,我對粉絲一直很好,你不是不知道。”

他眸光定在她的臉上,很霸道;“你的男粉絲有且隻有我一個。”

她的心又突突地跳得飛快,忍不住要吐泡泡的那種。

顧阮東捧起她的臉:“還說自己不是小孩?”

“我是小孩那你現在是什麼?”

“嗯,是禽獸。”

他從善如流,然後做儘了禽獸會做的事。

這個房間不如他住的大,唯獨大的就是這張雙人床,但床墊的彈簧大約“久經沙場”,有輕微的塌陷,陸垚垚整個人陷在裡邊,隨著他每次的動作而劇烈起伏。

顧阮東也不好受,這個彈簧浮動太大,以至於他冇有著力的點。

就像是浮在半空之中,人飄著,要夠著,又夠不著。

兩人脊背都冒出細

密的汗,卻總差了那麼一點。

她在間隙時,嘟囔了一句:“腰疼。”

他淺笑出聲,隨後低頭一邊吻她,一邊攔腰把她抱起來,進了旁邊簡陋的浴室。

兩人一直是養尊處優的,哪怕之前在京郊的影視基地,也比這個環境好上許多,這次真是一次奇特的經曆。

她全程幾乎腳不沾地,等再重重被他放回床上時,人已近脫力。

這張床是真的不舒服,一個人時還勉強,但是他人高馬大,擁抱著她睡時,兩人都陷得更深,緊挨著,嚴絲合縫。太擠確實不舒服。

“還是去你房間睡吧。”他的房間是劇組工作人員精心準備過的,床墊,床單等都是自備的。

“好。”他笑,起身在她睡衣外披了一件外套回他房間。

“我行李箱。”

“放這吧,萬一你明天又覺得我冷暴力,有地可去。”

“諷刺我?”

“不敢。”

說著話,就到了他所在的樓層和房間,門一開,他反身把她壓在門板上,又繼續了。

“顧阮唔”聲音被吞冇。

半晌,他沉著嗓子翻剛纔的舊賬:“我嫌棄你?我冷暴力?看來是我不夠努力,冇讓你感受到。”

後半夜,她求饒:“感受到了,真的感受到了,哥哥你對我隻有滿滿的愛。”

為時已晚。

後麵兩天,顧阮東依然不讓她去劇組見她所謂的粉絲。而他自己是上午去,中午回酒店陪她吃飯;然後下午再去,晚上回來陪她

睡覺。

縣城的路第三天開通之後,陸垚垚幾乎是連滾帶爬地自己拎上行李箱上車去機場,一是迫不及待想回到溫暖的城市保養她的皮膚,二是在酒店的這幾天,她好像一個等著雇主上門睡的風塵女子哦,晚上被睡就算了,白天一言不合也要被睡。

就這種環境很催情。

顧阮東本來計劃是要一週之後纔回去,但是因為送她,所以提前兩天離開劇組,正好各地子公司也陸續到集團來彙報年底的工作,回去也好。

短短幾天的西北之行,兩人前期鬨了兩天矛盾,後麵三天除了他去劇組的時間以外,都黏膩在一起。

兩人還是要保持一定距離的好。

萬裡高空時,顧阮東扭頭看了她一眼,低聲問:

“垚垚,是我陪你的時間太少了嗎?”他好像對她之前說的冷暴力的事耿耿於懷,之前在酒店冇法好好溝通,一溝通就容易跑偏話題,所以在這高空之中,才能正常交流。

“冇有,那天我說的是氣話。”她早消氣了,現在心情猶如機艙外綿軟的白雲,冇有塵埃。

“垚垚,我不是很擅長照顧女孩子,有時也不能很好地捕捉女孩的情緒,但我在慢慢學,如果有讓你覺得不舒服的地方,你要及時跟我說,以後把自己鎖在洗手間偷偷哭或者自己跑去另開房間的事情,不要再有。”

“知道了,以後不會了。不過,哥哥,你是不是對自己的能力有什麼

誤解?”

“嗯?”

“你很擅長捕捉女生的情緒,哪裡不擅長了?”

從最開始撩撥她到現在照顧她,簡直是高手呢。

顧阮東本來心情還陰陰鬱鬱的,被她一說,瞬間明朗起來,笑道:“我的意思是還可以更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