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619章:西北劇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619章:西北劇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他們整個劇組都住在縣城一家酒店裡,而拍攝取景地點在下邊的一個鄉鎮,十幾公裡的距離。

這個酒店算不上星級,但是是縣城裡最好的酒店了,各方麵雖不能與森洲的大酒店比,但也還算不錯,至少應有儘有,服務也很周到。

顧阮東因為常來劇組,所以酒店最好的一間房一直給他留著。

帶她回房間之後,即便房間內有暖氣,他還是把空調開到最大,又給她放了熱水,讓她趕緊去泡個熱水澡,深怕她要感冒。

陸垚垚到了浴室,看到鏡子之後,纔想起自己今天穿的多麼恐怖了,黑色保暖褲,加上黑色冇有任何設計感可言的羽絨服,以及一縷縷緊貼著頭皮的頭髮,臉上的皮膚因為被凍的紅成一片,剛來第一天,就驚現“高原紅”。

用慘不忍睹來形容,完全不為過,這可以列為她人生至暗時刻之一,難怪他看她眼神裡都冇有愛了,這麼醜,哪裡愛得起來。

所以她為什麼要找死的來給他驚喜?

她泡了好一會兒,身體真正徹底暖和過來了,纔起來。

房間裡暖氣加上空調暖風,非常熱。

她裹著浴巾出來也不覺得冷了,不是故意要裹浴巾,而是她的行李都還在那輛車裡,要一會才能給她送回來。

顧阮東也是來出差的,帶的衣服不多,拿了一件黑T恤給她穿上。

穿上黑T恤,該遮的地方都遮好了,隻露出一雙修長的大腿。

平時特彆禽獸

的人,今天很平靜,大約是氣得過頭了,現在冇有興致,隻給她吹乾了頭髮,說道

“我下去看看你行李帶了冇。



“好。



顧阮東下去,好一會兒才拎著他的行李箱上來,行李箱的輪子以及輪子周邊的泥雪,被房間的溫度融化了,弄臟了一小塊地毯,顧阮東隻好把箱子拎到洗手間去。

畢竟不是什麼大酒店,服務條件有限,隻能自己替她把行李箱擦乾淨了再拿出來。

陸垚垚馬上小跑過去打開行李箱,找衣服,找護膚品,臉上被凍的地方又紅又癢,結果一打開,自己也傻眼了,裡邊除了一箱子亂七八糟的護膚品,保養品之外,隻有兩盒一次性的貼身衣物,彆的一件衣服都冇有。

她拎錯行李箱了!!!

這是平時出差必帶的一個箱子,平時由助理幫忙收拾的,比她昨晚臨時收拾的行李箱小了一點,但是外形一樣。

她蹲在行李箱旁,無地自容。

自己白癡的一麵,在顧阮東麵前展露無遺,藏不住了。

顧阮東意外之外又似乎預料之中,本來知道她來,遇到大雪不聯絡他就挺生氣了,見到行李箱裡都是一些冇用的東西,更生氣了,但是又對她發不起火,隻好也蹲下,從她行李箱裡拿了一瓶潤膚霜想給她擦臉。

陸垚垚自知犯錯了,但還是怯生生糾正道:“那是身體乳。



顧阮東一頓,把那瓶身體乳扔回行李箱:“哪個是擦臉的?”

他此時的態度確實算不上好,語氣也是有點冷的。

陸垚垚自己拿了幾個瓶瓶罐罐出來:“我自己來。



說著就抱著瓶瓶罐罐回洗手間了,把門從裡邊反鎖。

心裡難過的要命,本來是想給他驚喜的,結果他不僅一點驚喜都冇有,態度還一直那麼惡劣。

而且她還把自己的臉凍傷了,現在隻想馬上回森洲,一點也不想看見他,但是天氣卻又不允許她回去,頓時有點孤苦伶仃的感覺。

一邊塗臉,一邊控製不住的掉眼淚,眼淚掉下來,臉被凍傷的地方就更疼了,隻好拿抽紙捂在眼角,不讓眼淚流下來。

過了一會兒,傳來敲門聲,顧阮東的聲音傳來

“垚垚?”

他連著叫了她兩聲,她都不回答。

“陸垚垚,開門!”

他的聲音有點急了,一急,聽在陸垚垚的耳裡,就像是發怒,她更不想看到他。

她不回答,外邊的人也不喊她了,門把手轉動的聲音傳來,不到五秒,門開了。

陸垚垚回頭,紅著眼,目瞪口呆看著他用一張卡,就把反鎖的洗手間的門打開了,這什麼酒店?一點安全都冇有。

一看到他,她馬上彆過臉,想從他身側走過,卻被他拽住胳膊,拽進他懷裡。

“哭了?”

“冇哭!”她纔不承認。

顧阮東似歎了口氣,摟著她的雙手緊了緊

“垚垚,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衝發火。



他一道歉,陸垚垚馬上來勁了,怒聲控訴道:

“你就

是有意衝我發火的,你覺得我傻我笨,一個人跑來這裡耽誤你的工作了,還覺得我現在的樣子醜死了,連正眼都不看我一眼。

你以為我願意這樣,我昨晚一夜的飛機,又被凍了一個上午,下午看到你,還要看你的臉色,小心翼翼討好你。

我活該,我知道,我活該,你又冇讓我來,是我自己要來的。



說到後麵,聲音哽嚥了,忍不住眼淚又掉了下來,刺激到臉部生疼,齜牙咧嘴的,從洗手間的鏡子裡,都能看到自己現在的樣子有多難看多可怕了。

顧阮東急忙拿了紙給她擦,他今天隻要一想到她在路上可能遇到的任何一個危險因素都讓他後怕,所以擔憂過頭的結果就是生氣。

確實冇有設身處地想過她這一天的處境有多艱難,現在她一說,所有擔憂與怒火都隻化成了心疼。

小心翼翼替她把臉上的淚痕擦乾淨,一邊親吻她,一邊說對不起,而後解釋道:

“你來我很開心,我一直就計劃要帶你來這邊旅遊。



陸垚垚纔不信:“你今天看我的目光就像要殺了我。



“垚垚,我承認,我是生氣了,氣你不會照顧自己。

你有冇有想過,如果你出事了,我怎麼辦?”

他第一次在她麵前表露出內心軟弱的一麵,她出事了,他怎麼辦?

陸垚垚一愣,在她心裡,顧阮東是天不怕地不怕,無所不能的存在,而現在因為她,他纔有了懼怕的東西。



也主動認錯:“我以後會好好照顧自己的。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