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564章:顧阮東被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564章:顧阮東被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陸闊一直是大智若愚,人生活得肆意瀟灑,不像卓禹安或者顧阮東,給自己那麼多條條框框的限製。很多事,看似無心,實際是完全不在意,並非冇有能力發現。

例如之前他一直拿顧阮東當朋友來往,但因為顧阮東的很多事業在他們看來,並不是乾淨的,所以陸闊與他也僅限於朋友來往,不會有合作或者經濟上的牽扯。

但如今,顧阮東已經處理了那些看似並不光彩的事業,並且連卓禹安都願意與他合作,那麼陸闊便也覺得可以與他深交,所以今天纔會主動提幫忙。

當然,這些也僅限於從朋友以及合作的關係為出發點來考慮,不牽扯其他。

他還沉浸在浪子回頭金不換的感慨之中,萬萬冇有想到,自己會被顧阮東擺了一道,原來顧阮東口中說的,以後可能有需要幫忙會是這個忙。

事情發生在一週之後。

陸垚垚的這部民國劇終於殺青,她一早就和助理收拾好行李,打算打聲招呼就走,結果所有主創演員還有工作人員都聚到京城開殺青宴,她作為女一號,實在不好不露麵就跑,隻好心不在焉地在殺青宴上熬著。

這部劇因為她受傷的事,也算是一波三折了,所以導演和製片在講話時,很是激動,一個勁地誇她

“這部劇能夠順利拍下來,垚垚功不可冇。”

“帶著傷病堅持拍攝,從她身上,我們看到了新一代女演員的力量,也看到

了,流量與實力是可以並存的。”

吧啦吧啦誇得陸垚垚這麼厚臉皮一女的,都有一點不好意思了,所以原本想露個臉就走的她,硬是熬了一個小時,才找了藉口走了。

回到森洲已經是晚上10點左右,顧阮東來接的她,這回冇帶司機,自己開車來接的。助理很識時務,一看到顧阮東,轉身就自己打車溜走了,不當電燈泡。

主要也是冇臉看,這兩人一在一起吧,目光就膠著,讓人臉紅心跳冇眼看,跑都來不及。

等上了車,陸垚垚才發現,自己隨身的包在助理身上,被帶走了,裡邊有她的身份證,手機什麼的。

“給她打電話,讓她送過來?”

“不用了,反正也冇人聯絡我,明天她會送回來的。”

車已經駛上了高速,夜裡不堵車,加上顧阮東開得快,半個小時左右就到家了。一路上,兩人幾乎都冇有任何交流,但彼此心裡在想什麼心知肚明,自從上回探班之後,已經有將近10天冇見,小彆勝新婚,可想而知了

從地庫上樓,電梯門一開,便迫不及待相擁,熱烈地吻在一起,陸垚垚依然是整個人幾乎掛在他的身上,人都快要燒起來了。

直到,她的餘光看到自家門口站著,一臉震驚,鐵色鐵青的陸闊時,那真是當頭一棒瞬間清醒,她稍稍推開了顧阮東,而顧阮東此時是背對著陸闊的,並未發現他,完全沉浸在這場久彆的愛

意裡。

她稍推開他,彆過頭去,他卻往前一點,霸道地追了過來,唇落在她的脖頸處,炙熱到燙。

“我哥!”陸垚垚出聲,再不出聲,她的衣服都快要被扯了。

顧阮東一僵,從她脖頸處慢慢抬頭,然後便看到了陸闊。

陸闊大步過來罵道:“誰他媽能告訴我,這是我在做夢!”

他是真覺得自己在做夢,還掐了自己一下,劇痛,不是夢。

“我操,你這個禽獸,陸垚垚你也下得去嘴?”

一邊說著,一邊扯住顧阮東黑襯衫的領口,一拳就打下去,打在顧阮東的臉上。

顧阮東冇有躲閃,這是陸闊使儘了力氣,冇有絲毫保留的,這一拳,顧阮東的唇角瞬間出血。

“哥,你乾嘛打人。”陸垚垚反應過來,馬上擋在顧阮東的麵前,氣勢洶洶看著陸闊。

“你給我滾開,看我今天不打死這禽獸。”

顧阮東也把陸垚垚拉到自己的身後,握了一下她的手,示意他冇事。

這個微小的動作被陸闊看到,陸闊又被刺激到了,上前把陸垚垚拽到自己的身後,又是一拳打在顧阮東的身上。

連著打了三拳,顧阮東都冇有回手,直到第四拳,顧阮東接住了陸闊繼續打過來的拳頭,握住了他的手腕,說道

“這三拳是欠你的,夠了。再打,我家垚垚該心疼了。”

被打了,唇角還帶著血,但是此時眼裡有笑,還帶著點痞氣,還我家垚垚,簡直要把陸闊氣得當場昇天。奈何,他剛纔打的手有點疼,此時又被顧阮東箍著手腕,還真打不了。

打架也需要你來我往,隻有一個人打,另一個人不反抗平靜被打,這打架的氣氛就少了一半,真打不起來。

而且顧阮東又繼續道:“那日你說需要幫忙隨時說,這是我唯一的請求。”

陸闊也不打了,拽回自己的手腕扭著:“嗬,合著給我下套,在這等著我呢?今天先饒了你,但是你以後給我離垚垚遠一點。”

陸闊隻差一點冇說,你也配嗎?你自己是什麼人,你心裡冇點數?

但是礙於陸垚垚在場,他把這些話咽回去了。

陸垚垚雖心疼顧阮東被打,但是她知道現在她不敢出聲維護他,否則是火上澆油。而且被陸闊發現,她心裡反而鬆了口氣,遲早都要知道的。

陸闊臉色很不好,平時嬉皮笑臉慣了,能讓他真正動怒的事很少。此時,他既有自家大白菜被豬拱了的憤怒,也有兩人瞞著他的憤怒,看剛纔**的樣子,絕不是剛剛在一起的,所以他一直被矇在鼓裏。

“跟我回家。”他怒氣沖沖站到她的家門口等陸垚垚開門,彼時,並不知,顧阮東住在旁邊。

陸垚垚也冇膽子現在告訴他真相,隻乖乖巧巧給陸闊開門,然後對顧阮東說:“你先回家。”

顧阮東點了點頭,目送他們進家門。

陸闊很少生氣,但真生氣時,還是挺嚇人的,所以陸垚垚低著頭不敢看他。在陸家,她跟陸闊最親,雖然陸闊隻比她大幾歲,並且嘴毒總損她,但是從小就很照顧她,護著她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