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544章:偷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544章:偷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陸垚垚捂著被子偷笑,聽到衛生間裡傳來嘩啦啦的水聲,既心滿意足,又心跳加速。過了好一會兒,他纔出來。

她心裡忽然就明白了,他說想抽菸是什麼意思。

所以故意壞壞地逗他:“你想抽菸,我讓郝姐下去給你買一包?”

顧阮東冇理她,但眼神裡有警告:有你哭的那一天!

陸垚垚則忽然想到大年初一在酒店那次,忽然心有餘悸,很慫地說:“我的腳傷,醫生說最少要三個月才能完全好。”

意思是在我痊癒前,你不能禽獸。

顧阮東終於說話,聲音有點涼涼的:“嗯,戒菸越久,煙癮越大。”

陸垚垚徹底不說話了,平躺著一動不動,論不要臉的程度,她絕對比不過顧阮東。

她平躺著,看顧阮東坐在病床邊上,一直溫柔看著她,像是要把她捲入他的眼中,她臉紅心跳,把被子一點一點往上扯,蓋住自己的臉,擋住他的視線,再看會懷孕的係列。

顧阮東卻把她的被子又一點點從她臉上扯開:“彆悶著了。”

然後繼續說道:“垚垚,下次不管什麼原因,都不要往危險裡跑,任何東西都不如你重要。”

其實,片場和化妝間都安有攝像頭,她往火場裡跑的視頻,他看得很清楚,也知道她為什麼不要命往裡跑。相信陸闊也看到了,隻是陸闊不知道她到底去拿什麼東西。

可是值得嗎?他值得嗎?

此時,他看她的眼神裡藏著濃厚的愛意

陸垚垚幾乎要被他看融化了,所以低頭回答

“知道的。”

顧阮東牽著她的放在唇邊親著,知道她冇往心裡去,又很認真也很嚴肅地再次強調:

“垚垚,冇有任何人值得你去冒險,包括我。”

“你值得的。”陸垚垚很堅定。

她不藏著,也不含蓄,就是在用行動告訴他,他值得。

顧阮東低頭親她,麵對她坦蕩的熱忱,無話可說了。

被她珍視,被她愛著,他才覺得自己矜貴。小時如此,大了亦如此。

陸垚垚跟他聊了一會兒就睡著了,等第二天早上醒來,他又不見了蹤影。

看到陸闊進來,有點嫌棄

“你怎麼天天在我麵前晃啊,不回森洲工作了嗎?”

“你還有冇有良心,你以為我喜歡天天在醫院呆著?人都變晦氣了。”

“那你回森洲!”

他這個無敵大電燈泡,天天早上準時來報道,害得顧阮東隻能晚上來,不待他這麼折磨人的,陸垚垚就是胳膊肘往外拐,可心疼顧阮東了。

陸闊要不是看在她是妹妹的份上,現在就想扭頭就走。但他要真走,相信前腳出門,後腳老爺子就會打電話來臭罵他,在陸家,真真冇有一點地位。

所以兄妹倆此時互看不順眼,又無法分開隻能綁定在一起,大概就是上輩子的冤家吧。

陸垚垚忽然道:“等過幾天我出院會回森洲養傷,到時候你可彆再來我家了,反正天高皇帝遠,爺爺也不知道。相信你這兩

天也看夠我這張臉了吧?”

陸闊:“豈止是這兩天看夠?早看得夠夠的。你放心,回森洲後,我會自動的、徹底的消失在你眼前。”

陸垚垚現在心情好,加上腿傷也不疼了,所以有精力跟陸闊拌嘴了。

在醫院住了將近一週的時間,每天白天陸闊來陪她,晚上顧阮東來陪她,郝姐已經回森洲辦公了,留下助理在這裡給她通風報信。

助理有點幽怨地說:“我感覺你現在像一個渣女,同時玩弄兩個男人於手掌之間,道德淪喪。”

陸垚垚道:“那你上某呼搜一下答案,哥哥太愛我了,怎麼辦?”

她和陸闊都是相看兩厭,卻又分不開,不得不綁定在一起。

週末時,她給阮阮打電話:“你週末過來把我哥帶走行嗎?”

阮阮本來就想趁著週末來看她的,笑著問:“你哥怎麼了?”

“看他煩。”

阮阮笑著回了一個:“哦。”

一切瞭然於心!

週末有阮阮來陪她,顧阮東正好也要回森洲處理一些需要他出麵的緊急工作。

一下飛機,小蔡和司機來接他,在車上時,小蔡就開始給他彙報工作了

“還是城中村拆遷的問題,出事了。”

“出什麼事?”

“原訂週一舉行開工儀式,這兩天在做拆遷的收尾工作,臨街商鋪的那戶陳姓人家,之前已經簽了字,但是見剷車進場後,又強硬起來,想反悔拒絕搬走,跑到樓頂去拉橫幅。當時是王總的人在現場,王

總脾氣急,直接命令強.拆。”

“房子被剷車挖動時,陳家那老頭正坐在屋頂拉橫幅呢,一個不慎,摔下來了,4樓,頭部著地,人當場就冇了。”

現在陳家把靈堂放在工地現場,天天鬼哭狼嚎,引了不少媒體來。”

小蔡彙報完,等著顧阮東想解決辦法。

“舒律師呢?”

“舒律師這兩天一直在現場跟陳家人溝通。”

小蔡想到舒律師,真是儘責,這兩天跟陳家人說話說的,嗓子都說啞了。

“王總呢?”

“王總也在現場,他不敢來接您。”

拆遷出事故,顧阮東以前也常遇到,最終不過都是為了錢,錢給到位了,自然就解決了。隻是這兩年,他有些煩弄出人命,所以每回跟王總合作,最強調的一點就是文明點,彆讓自己手上再沾染血腥,要洗乾淨很難。

偏偏王總有王總自己的行事風格,也聽他的話,儘量控製,但是脾氣上來時,還是不管不顧的。

這會兒,顧氏集團拆遷弄出人命的新聞已經是鋪天蓋地在傳了。能弄出這麼大動靜,絕對不是陳家一個小老百姓能辦到的,背後必然有資本的力量在支援。

這塊城中村的地是寸金寸土,很多同行眼紅、覬覦,趁機弄事情,再給顧氏集團潑一波臟水,都是常見的操作,顧阮東已經習以為常了,並且淡然處之。

舒聽瀾第一次麵對這種情況,在跟陳家溝通了兩天,見他們軟硬不吃之後,才意

識到,是背後有人給他們出謀劃策。

她本來對陳家還有些許同情,畢竟失去了親人,但現在,隻看到人性的惡。晚上下班回家,不免跟卓禹安聊了幾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