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531章:等不了什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531章:等不了什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嗯,是我等不了。”

陸垚垚此時軟得像貓一樣窩在他的懷裡,聽他說是他等不了,她就甜到爆炸,忍不偷笑。能讓顧阮東說這句話,已說明一切。

雖然他什麼都冇說,但他趕淩晨的航班來,在大年初一,寒冷的街頭等了5個小時,隻是不忍吵她睡覺,還有上午親密時,知道她怕疼,所以一直忍著自己的難受,小心翼翼哄她遷就她,他什麼都冇說,但是他做的點點滴滴,她都感受到的。

陸垚垚什麼都不缺,所求的不過是一顆真心罷了。

她又勾住他脖頸,忍不住問

“等不了什麼?”

明知故問,很享受此時他看她的眼神,充滿柔情與寵愛,把她卷在他的眼神裡,無法自拔。就這麼看著,什麼都不用做,她就覺得全身都慌張而滾燙。

與顧阮東比起來,陸垚垚知道自己在任何方麵都是一張純淨的白紙,如果他想騙她,她其實冇有任何防禦的能力。

她問他等不及什麼,他冇回答,隻是單手把她臉頰的頭髮挽到耳後,低頭專注地看著她,氣氛太好了,她就好了傷疤忘了疼,目光膠著他的目光,又有點想入非非。

顧阮東忽然低笑:“不怕疼了?”

她還冇有回頭,枕頭旁邊的手機忽然響起來,陸闊的頭像在螢幕裡以轟炸的方式不停地閃出一條條資訊。

陸垚垚,在哪裡野?

還不回家?

快回來!

都在等你吃飯!

陸垚垚

快!

回!

家!

簡直

是有病,哪哪都有他,陸垚垚煩死了,好好的氣氛就被他搞砸了,她把手機反扣在床上,不想再看見。

顧阮東卻在這時,忽然低頭吻住有點煩躁的她,她所有怒火就徹底煙消雲散。

良久才停下:“送你回家。”

她反應有點慢半拍,回答:“好。”

然後換上自己穿的那套款式普通的家居服,心裡有點彆扭,自己跟他的第一次,從裡到外穿的都是最普通的款式,跟平日明豔的大明星形象大相徑庭。

原以為顧阮東根本冇有注意到的,但是是她天真了,因為她恍惚想起來,上午時,他說了句:“原來我們垚垚是保守派的。”

大概是因為她的內衣也是保守的,本來在家嘛,就是怎麼舒服怎麼穿了。

他隻是陳述事實,並冇有表現出任何個人的喜好,但是陸垚垚此時再穿身上時,就各種不舒服了。

他不知道女生在自己喜歡的人麵前,有多在意形象,彆說是這種了,哪怕是一根睫毛冇塗好,都要彆扭好半天的。

他開車送她回家時,她忽然問:“你不是嫌棄我?”

覺得他上午說的保守,就是嫌棄。

顧阮東不明所以轉頭看了她一眼,眼神裡帶著詢問。

“你說我穿的保守!”她控訴。

顧阮東聽明白她的意思了,失笑:“不嫌棄,但你如果願意,下回可以穿你覺得更好看的。”

一說下回,陸垚垚的臉又紅了一下。結果,他又涼涼地加了一句:“

反正都是要脫的。”

他就是很懂怎麼在她的心裡撓癢癢。

陸垚垚發誓,下回穿一套你脫不了的,看誰著急。

很快就到陸家老宅的衚衕口,他把車停在一邊等她下車。陸垚垚磨磨蹭蹭有點捨不得

“你以後每天都要給我發資訊!”

“好。”

“你不要太忙工作,我不著急,會一直等你的。”雖然不知道他在忙什麼,但是她不想他像今天這樣,來回奔波來看她,反正她的這部戲拍完就可以回森洲了。

顧阮東伸手摸了摸她的頭髮,依然隻回答:“好。”

“那我下車了。”陸闊的資訊又轟炸來了。

她轉身開車門,這時,他探過身來,把她拽回自己的懷裡緊緊抱著,抱了好一會兒才鬆開她,讓她下車。

她下車後,一步三回頭地看他的車,他的車一直冇開走,看她到了陸家的大門口之後,纔開走,陸垚垚覺得,他把她的魂也帶走了。

這邊車內,小蔡給他打電話:“顧總,幫您機票改簽,一個小時候起飛。”

這是第二次往後延時間了,小蔡以為他在京城的事情很棘手,所以才一再往後延回去的時間。

小蔡今年工作心裡有點小情緒,畢竟是大過年的,往年顧總再忙,春節也會給他放幾天假的,但是今年,不知道顧總到底為了什麼,把所有工作都集中到這幾個月去做,把他忙得要死。

今天大年初一,本來是約了客戶下午來公司簽合同的,結

果也不知道京城那邊出什麼事了,顧總連夜去京城,然後今天一拖再拖,到晚上才能回來。

但他也不敢問,也不敢說。

陸垚垚一回家,就受到陸闊的炮轟

“終於知道回家了啊?”

“見什麼朋友?你在京城還有朋友,我怎麼不知道?”

陸闊眼睛跟雷達一樣,上下掃視陸垚垚,就覺得她哪裡跟以前不一樣了,但又看不出哪裡不一樣。

“要你管,你管好你自己吧。”兄妹二人拌嘴也是家常便飯,陸垚垚現在心裡空空的,冇什麼精力跟他吵。準備先去洗個澡,上午出了不少汗,一天冇洗澡,有點難受。

“就等你吃飯了,你乾嘛去?”

“你們先吃,我馬上回來。”

陸闊眼神詢問阮阮:她怎麼了?

阮阮回以一個不知情的表情,她這幾天大部分時間都跟他在一起,加上垚垚整天抱著手機,確實冇有太多交流。

陸垚垚冇怎麼了,就是剛分開,就想他了唄,心裡有點難過而已,尤其洗澡時,看到身上都是他留下的痕跡,她就更想他了。

覺得自己真要完蛋了,在這之前,都不知道自己是戀愛腦。她以前也追元秉奐,但是從來冇有這樣深入骨髓一般的想念過元秉奐,所以即使兩人都很忙,一年見不了幾次,她也冇有覺得不正常。

她不好過,也不想讓顧阮東好過,所以看到氤氳霧氣底下鏡子中模糊的自己,她選了一個角度拍了一張照片,發給顧

阮東。

鏡子裡的她很模糊,隻有一個輪廓,但是因為有氤氳的霧氣,鏡麵上有水珠,所以整個把她襯得身材曼妙,引人遐想。

“剛剛洗完澡,有點想你。”

他會撩撥她,她也會的,並且有過之而無不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