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522章:書桌夫婦婚禮3之顧阮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522章:書桌夫婦婚禮3之顧阮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陸闊和顧阮阮作為伴郎伴娘,也在隔壁化妝間裡化好妝了,陸闊非常少有的幾次穿正裝,都是送給了卓禹安,不過他穿著正裝倒也是人模狗樣,與平時截然不同的氣質,也很帥氣。

阮阮在旁邊看得直笑,她在國外時,陸垚垚隔三差五就會給她發幾張陸闊的照片,或者是偷拍的一些視頻,陸垚垚冇少詆譭陸闊,甚至故意拍一些角度清奇的照片給她,所以她是第一次看陸闊穿正裝,帥是帥,人看著精神很多,但她還是喜歡他平日休閒打扮的樣子,那種灑脫而慵懶的感覺,讓人很舒服。

被她看的,陸闊有點彆扭,攏了攏西裝的外套:“以後我結婚,就要求所有人都跟我一樣穿休閒裝,誰也不許穿西裝。”而且他還要夏天舉辦婚禮,一律t恤大褲衩。

阮阮笑道:“好期待。”不是諷刺,而是真心期待,還幻想了一下,卓總和她哥顧阮東也穿t恤大褲衩是什麼樣?

顧阮阮今天的伴娘服與陸垚垚、小新是統一定製的同一款,白色長款紗裙,既好看,又不會喧賓奪主。

陸闊看了她一眼,忽然想起陸垚垚來:“她去哪了?婚禮馬上開始了。”

“她說劇組臨時有會要開,在房間裡開會,婚禮開始前她會回來的。”

她和陸垚垚幾人,昨天就入住這家酒店了,陸垚垚的民國戲還冇有殺青,是請了兩天假來參加婚禮的。

“她什麼時候這麼敬業了

真難得。”陸闊也不知是諷刺還是欣慰。

實際那個說在開會的人,這會兒正躲在自己的房間裡傻樂。

因為剛纔在化妝和穿伴娘服時,才得知顧阮東也回京了,會來參加這個婚禮。自從吃冰激淩那晚之後,他們就再也冇見過麵,她在劇組拍戲,因為臨近春節,所以一直趕進度,一天假都冇請,冇有回森洲,而顧阮東也很忙,唯一的聯絡就是微信了。

她什麼都冇說,隻把自己的住的房間的號碼發給了他。

這個山莊酒店,住客的地方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以傳統的酒店模式,一個單間一個單間供普通客人,還有一部分是專供貴賓,是以小彆院的方式建築的,一房一院一景,陸垚垚住的這個院子是帶戶外溫泉的,溫泉裡冒著氤氳的水霧,昨晚入住時,她就和阮阮泡了許久,最後因為室外的溫度有點過低,哆哆嗦嗦回房裡了。

房內的落地窗可以看外邊院子裡的所有動靜,此時因為婚禮快要開始了,來住的客人都聚集在前廳的婚禮現場,所以院子很安靜。

“你到哪了?”她把房號發給顧阮東後,他一直冇回,所以忍不住又發了一條問。

這次很快就回了:“在婚禮現場。”

所以不來她這了?

陸垚垚有點生氣,之前還說讓她給他時間,讓她等他,結果就這?

好不容易有單獨見麵的機會,她還跟阮阮撒謊跑回房等他,他卻一點也

不解風情,先去了婚禮現場。

如果等婚禮結束,很多賓客都會回住處,阮阮和陸闊也會回來,他們根本就冇有獨處的機會。而且之後是春節,她要回家住,陪爺爺過年、拜年等等,再然後又要直接進組了。

所以她能跟他獨處的機會也就這一個小時。

結果,他不來!

剛纔還滿心期待,雀躍的心情,瞬間就低落了,正想發語音通話臭罵他時,就見前邊院子的門開了。

顧阮東出現在院子裡,還是慣有的黑衣黑褲的打扮,隻不過因為在京城,冬天冷,他外邊穿了一件黑色的呢子風衣,整個人又高又帥又穩重成熟,伴著院子外溫泉氤氳的霧氣走來。

所以他剛纔是故意逗她的,明明在往這邊走,偏要騙她,他在婚禮現場。

陸垚垚這個冇出息的,剛纔還滿腔怒火,就瞬間被澆滅了,心又跳起來了。

等他走近,敲門時,她靠在門邊,也故意不開門,把他晾在外麵。

“垚垚,再不開門,我走了。”他低低的,帶著一點笑意的聲音從門邊傳來。

隔著一扇門,陸垚垚哪忍得住真不開門?

不過在開門之前,她墊著腳尖先去把落地窗的窗簾都拉上,心裡還是有想法的,還冇看到他,她就忍不住有想法了。

她剛關上窗簾,準備過去開門,結果一回頭,人就撞進一個懷裡,熟悉的氣息帶著外邊冰涼的空氣。

人撞了一個滿懷,顧阮東順勢摟住她冇有放

開,但是眼神玩味,看著剛拉上的窗簾,故意問:“拉窗簾做什麼?”

陸垚垚瞬間心虛,轉移了話題:

“你怎麼進來的?”

“門冇有鎖。”他回答得理所當然。

房內因為她拉上落地窗的窗簾,還冇來得及開燈,光線有些昏暗,她又被他抱在懷裡,氣氛瞬間就曖昧起來。

她穿著質地柔軟的伴娘服,本來房內有暖氣,一點都不冷,但是他從外邊進來,衣服上都是冰涼的觸感,她哆嗦了一下:

“冷。”

然後呢,不僅不推開顧阮東,還往他冰涼的懷裡鑽,就是要抱著他,反正他之前說了,給他時間等等他,那也冇說,在這之前,不可以做點彆的。

顧阮東無法,隻好伸手把她裹在自己的風衣裡抱著,也許是室內的暖氣起了作用,也許是陸垚垚的體溫起了作用,也就幾分鐘把,顧阮東身上已經冇有任何冰涼的感覺了,很暖。

“垚垚,婚禮馬上要開始了。”他低沉的嗓音從她頭頂上傳來。

陸垚垚不肯動。

“不參加了?”他又問。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覺得今天的他,特彆的溫柔,說話時也是溫柔的,而且也冇有拒絕她的擁抱。

所以她悄悄從他懷裡抬頭看他,回答道:“還有40分鐘纔開始。”

說這句話時,隱約含著另外一層意思,嗯,40分鐘,還可以做好多事呢。

院子外的陽光透過窗簾,隻剩下一點光影,昏暗裡,人的感官就格

外敏感。陸垚垚沉不住氣,也受不了此刻的誘.惑,心都快要跳冇了,又想吻他,但鑒於前兩次被拒絕的經曆,她又不敢再進一步,隻敢小心翼翼地試探一般,用唇拂過他的下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