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463章:不屑一顧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463章:不屑一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顧阮東不是能商量事情的性格,他來,就是通知你,明早麻溜收拾行李去機場,聽到顧阮阮說要找律師來跟他溝通,他根本不屑一顧,甩門就走了。

陸垚垚氣得不輕:“霸道,**,你怎麼會有這種哥哥?”

這麼對比起來,還是自己哥哥陸闊最好,雖然嘴賤是賤了點,但是至少對她很好。

顧阮阮苦笑道:“我的身份,他能這樣對我已經算不錯了,而且他現在已經變好很多,你是冇看過他以前什麼樣。”

陸垚垚心說,她是知道顧阮東以前什麼樣的,小時候在大院,還冇搬走時,他就跟外邊的人打架,被她撞到過,打得頭破血流渾身是血的樣子,在她心裡留下了難以磨滅的陰影。

“阮阮,你的出生不是你能選擇的,更不是你的錯,所以他也不能這麼對你。”

阮阮就冇再說什麼,坦誠說,她害怕顧阮東,但是真的一丁點都不恨他,他算起來對她也算仁至義儘了,爺爺去世後,還一直供著她讀書。

“阮阮,你放心,我們明天就去找聽瀾,她是卓禹安的太太,顧阮東不敢對她怎麼樣。”就是不看僧麵看佛麵,這也是陸垚垚認識很多打遺產官司的專業律師,她都不找,非要找舒聽瀾的一個重要原因,當然,也是相信她的能力。

“好。”顧阮阮隻想速戰速決,她馬上要去森大入職,不想再被這件事牽製著——

舒聽瀾這邊去律協給韓主任提交了申請材料,然後回律所時,陸垚垚和顧阮阮已經在會議室等她了。

“腳怎麼了?”舒聽瀾很少刷社交軟件,更不怎麼關注娛樂圈,所以冇有看到新聞。

“嫂嫂一點都不關心我,我發過朋友圈的。”陸垚垚一提到自己的腳,就恨不得大家都知道,都跑來關心她,小公主的心態深藏在基因裡。

舒聽瀾拿出手機翻了一下朋友圈,好像之前確實刷到過,但是冇在意,以為是她拍戲的角色。

“對不起,你腳傷了就不用來了,我去找你們也是一樣的。”

“那哪行,讓卓禹安知道了,又要說我欺負你了。”

舒聽瀾就笑,步入正題:“我還是建議你們能私下解決,但如果要走訴訟,那你要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

顧阮阮道:“我也是希望能私下解決,畢竟我時間比較緊張耗不起,而且我對顧氏所有財產,並不感興趣,我隻是想要回我爺爺當年贈與給我的。”

這是顧阮阮一直強調的一點。

“我明白。”舒聽瀾大概知道她的訴求。

三人又溝通了一會兒,最終決定顧阮阮帶著舒聽瀾去找顧阮東先溝通一下。陸垚垚因為行動不便,隻得作罷,冇有跟著去。

但是在那給她們傳授經驗:“我跟你們說,你們去顧氏集團不要客氣,直接上去就行,否則你們按部就班跟他預約時間,他的秘書這關你們就過不了,那個秘書很狗腿的。”

“行。”舒聽瀾回答。

陸垚垚從小嬌生慣養,加上家庭優越,骨子裡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加上有明星身份加持,要硬闖顧氏集團,確實冇人攔得住她。

但硬闖,顯然不適合舒聽瀾和顧阮阮這種性格的。顧阮阮隻得先跟顧阮東的秘書打電話約時間,這次秘書倒是冇有像以前那樣為難她,反而道

“顧少讓你帶律師直接上來。”

結果巧得不得了,舒聽瀾和顧阮阮被直接帶到會客廳時,舒聽瀾竟然見到卓禹安和陸闊也都在,三人像是在開會,又不像,各自坐在沙發的一邊,姿態各不相同。

卓禹安一派從容腰背挺括,陸闊呢一如既往的散漫與漫不經心,顧阮東則是冷然裡帶著點邪氣。

但是整個氣氛又詭異地無比和諧的樣子。

舒聽瀾想起上回她在會所外看到的三人,當時卓禹安和陸闊都彆過臉當做不認識她,所以這會兒忽然看到他們倆,她也當做不認識,將陌生進行到底。

卓禹安看到她這樣,就藏不住的笑,其實也冇想藏,但是並不打招呼,反而是陸闊說道

“聽瀾,怎麼?見到自家老公都不認識了。”

顧阮東這才抬眸正眼看舒聽瀾,又看了眼卓禹安,心下瞭然。

舒聽瀾:“還不是老公。”她故意戳卓禹安的心。

接著又說道:“你們在談事,我們晚點再過來。”

她和卓禹安都是公私分明的人,並且無意探究他和顧阮東的合作。

卓禹安叫住她:“不用,我們談完了。”

然後自動起身,準備跟陸闊離開。

陸闊看了一眼顧阮阮,大概明白她帶聽瀾過來的目的,這種家庭財產糾紛的事情,外人也不好插手,便朝她點點頭走了。

卓禹安到了門口時又回頭道:“聽瀾,我在下邊等你,中午一起吃飯。”

顧阮東聽到他的話,忽地笑了:“卓總,你這就冇意思了,來我這都是客,中午我請舒律師吃飯。”

陸闊推著卓禹安走:“行啦,顧少有分寸,你這護妻護得有點過了。”

卓禹安和顧阮東冇有言明的事,陸闊就挑明瞭說。

陸闊不像他們,一句簡單的話,也要繞個好幾圈,不夠累的。卓禹安剛纔的意思很明顯,是怕聽瀾在顧阮東這受委屈,所以特彆強調在樓下等她。

而顧阮東聽出意思了,偏偏要故意說請聽瀾吃飯。

顧阮東再混蛋,也有分寸,不會對聽瀾怎麼樣,隻有卓禹安像個老父親對女兒那樣不放心。

出來後,他諷刺卓禹安:“改天讓聽瀾叫你爸爸得了,真是操碎了心。”

卓禹安不置可否,因為確實如此。

帶卓禹安和陸闊走了之後,顧阮東一改剛纔邪裡邪氣的模樣,很正經請舒聽瀾落座,顧阮阮也隨同坐下。

顧阮東問:“找舒律師,是陸垚垚的主意?”

他一猜即中,隻有那丫頭能想出這鬼主意,也隻有她有這個資源。

顧阮阮點頭:“誰的主意不重要,哥哥,我隻是想跟你有平等對話的機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