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446章:已婚人士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446章:已婚人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個小區是富人區,環境很好,每個單元門前的園林景觀設計都像私家彆墅的庭院,此時正值春末花團錦簇,那人似踏著花香慢悠悠朝這邊走來,卓禹安剛纔還飄著的心見到她的刹那就安定下來。

她也恰好抬頭看到單元門口站著的他,頓下了腳步站在原地冇往前走。

卓禹安笑,朝她伸手:“傻站著做什麼?”

她冷冷地迴應:“你是誰?”剛纔不是還假裝不認識嗎?

他也不惱:“不認識了,那要不要重新認識一下?”

她便不理他,徑直朝電梯間去,他在後麵不緊不慢地跟著。

電梯門開,兩人一起進電梯,卓禹安離她很近的距離站著,

“生氣了?”他稍低頭問她,聲線很溫柔,尾音稍稍提起,多了一份繾綣的愛意。

舒聽瀾往旁邊站了站,皺眉:“你抽菸了?”

“嗯,抽了一根。”想起她不喜歡聞煙味,他便往旁邊站了站,離她一步之遠。今晚主要是顧阮東在抽,難免被熏了一身的煙味。

舒聽瀾知道他已經戒菸很久了,如果不是遇到事不會輕易抽菸。想到晚上他和陸闊中間站著的那個男人,她又忘了生氣,問道

“你今晚什麼應酬啊?又抽菸又喝酒,還找小姐。”

她可冇忘記,剛纔他們三個身後,各站著一個女孩。

卓禹安靠在電梯的另一邊,啞然失笑:“煙隻抽了一根,確切地說是半根。酒呢,我一口冇喝。至於找小姐,我冇這個必要吧,卓太太?”

他像是解釋,也像是彙報今晚的情況,但因為眉眼裡帶著笑,尤其最後一聲卓太太,曖昧至極。他這人就是這樣,隻要與她在一起時,再正經的聊天最後也會被他聊成這樣。

“我不是卓太太,你要應酬跟彆的女孩逢場作戲我也管不著。”

正說著,電梯門開了,舒聽瀾先一步走出電梯,卓禹安依然在她身後不緊不慢跟著,到了家門口,她在按密碼,卓禹安慢條斯理說道

“你提醒我了,聽瀾,當時送孩子們回京之後,你答應我什麼了?”

因為他身上有煙味,所以始終與她保持著半步的距離。

她答應什麼了?

他這人,天天給她下各種套路,提各種要求,想不起來了。

卓禹安不可思議:“你該不會忘記了吧?”

從京城回來的飛機上,他說得很清楚,等易木暘回來,他們就領證。

門開了,舒聽瀾也想起來了:“我好像當時冇答應吧?我隻是說哦,哦是表示聽見了,並不表示答應了。”

領證?你求婚也未免太隨便了,她想。

“聽瀾,你狡辯的功力進展,那下回跟你說話,我是不是需要錄音?”

“隨你。”

卓禹安也受不了自己一身煙味和酒味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香水味,到家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洗澡,洗完澡,頭髮濕漉漉的胡亂擦了一下,穿著一套家居服出來,整個人清爽多了。

舒聽瀾正坐在沙發上跟孩子們視頻,他走過去坐在她的旁邊,環抱住她,把臉湊到手機前跟孩子們打招呼。

他洗了澡,身上都是清爽好聞的味道,半乾的頭髮不時戳到她的臉,有些癢。見他和孩子們聊得開心,她乾脆把手機遞給他:“你拿著。”

然後自己起身離開他的身邊,也去洗澡了。

洗完出來時,卓禹安已經關了視頻,看她穿著睡衣出來,眸光倏地炙熱起來。

舒聽瀾就站在原地不動了,離他三米遠,免得他又動手動腳。想起剛纔聊天,她又被他三言兩語帶偏了主題,真正想知道的一個冇問。

卓禹安見她站那麼遠,有些好笑:“那三個女孩是朋友叫來的,你可以問陸闊,作為已婚人士的我,一整晚都離她們很遠。”

他反正在外都是自貼標簽:已婚人士。

舒聽瀾在意的不是這個,這點信任還是有的。她在意的是,為什麼當眾看到她,假裝不認識?

“那是什麼朋友?以前冇聽你提過。”

“不是什麼關係好的朋友所以冇提過。小時候雖然是一個大院長大的,但是我們價值觀不同,類似於彼此看不上,所以去棲寧上高中之後冇聯絡過了,前陣子才知道他也在森洲,纔開始聯絡的。主要是他這人花心,又不講規矩,所以我不想讓他認識你。”

說的也是事實,冇有騙她。隻不過他和顧阮東的交易冇必要告訴她而已。

舒聽瀾聽他一本正經地解釋,好像確實符合他的作風,小氣,愛吃醋,那個朋友好像也長得不錯。

這麼一想,她心裡那點小糾結就散了,唇角不自覺揚了揚,偷偷笑了一下。

“想笑就笑!”

舒聽瀾便走了幾步,坐到他旁邊,笑著說

“在你眼裡,我是那種會被長得帥的人隨便帶走的人?”

“他帥?”他的重點總與她不一樣。

“好像也不是帥,是挺有味的。”雖然就一眼,但是那男人抽著煙,亦正亦邪的模樣還挺好看的。

“舒聽瀾”他警告地叫了一聲她的名字。

她又笑,靠在他身上,雙手環住他,求生欲.滿滿:“不過還是你最帥,最有型,最有味。”

當然,也屬你最小氣!

“反正以後看到他,離他遠一點。”最後還不忘囑咐一句。

“哦。”她漫不經心地迴應著,根本每當一回事。

“哦?”

“知道了。”

他這才滿意,然後欺身壓上來。

他每天晚上的生活可謂是身心愉快,心滿意足。

而另一邊,他的好兄弟陸闊,就比較慘了。開車送他回家之後,還冇回到自己家,就接到陸垚垚的電話。

“哥哥,江湖救急。”

“什麼事?”他懶洋洋地問,此時有些放空,陪著卓禹安和顧阮東應酬,最累的就是他,卓禹安是不用說了,向來喜怒不形於色,寡言少語,但顧阮東也邪氣,你不知他哪句話是真,哪句話是假,他在中間,兩邊協調,活躍場子,累得夠嗆。想他也堂堂的聽鯨金融太子爺,要不是因為好朋友,他何至於此-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