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425章:進貨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425章:進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敏兒連著喝了幾杯,全身都泛了紅,眼睛也水盈盈的,看著易木暘頗有點楚楚可憐了。

“易先生,差不多了吧,再喝下去醉了,我一會兒服務不好了。”她其實已經有些醉了,眼前的男人與阿城的麵孔重疊在一起,她往男人的身邊靠了靠。

易木暘想推開她,忍住了,隻用手指點著她的額頭,把她搭在他肩膀上的腦袋給支開,見她確實喝得差不多了,也不再給她倒酒了。

“阿城。”她嘟喃著又往他身邊靠了靠。

“我下個月生日,你到底來不來?”

“阿城,你說等你忙完就帶我走的。”

易木暘強忍著不適,讓她靠在自己肩膀上,跟她一問一答地對著話。

“他會來帶你走的。”他安慰。

“不會,他騙我,一直在騙我,他要替他的老大賣命,他的老大比我重要,比我重要。”

“男人以事業為重也好,以後才能給你好的生活。”他繼續安慰。

“狗屁,他那叫什麼事業,彆以為我不知道他在做什麼,他以為騙得了我,天天往山上跑,我知道他在什麼地方。”

易木暘的心倏然一緊,屏著呼吸等她往下說,等了一會兒,低頭一看,睡著了,身上的浴巾也不知何時掉落,他伸手拿過旁邊的薄被扔到她身上。

轉身去門口拿她掛在那裡的包,包裡有手機,拿過來用她的指紋打開螢幕,找那個叫阿城的電話。

翻了通訊錄,冇有看到電話,想必這個叫阿城的也很謹慎,或者是敏兒也謹慎,冇有存他的電話。

又翻了一下微信,依然一無所獲,但其中有一個她和小姐妹的聊天記錄,引起了他的注意。

“阿城今年又不能陪我過生日了。”

“她說我生日那天,要陪他老闆去進貨。”

“反正我接受這個事實了,他老闆永遠比我重要。趁著年輕,我出來多賺點錢,他是指望不上了。”

生日?

陪老闆進貨?

易木暘記住了這個關鍵的資訊,至於她的生日日期,過的農曆還是陽曆,去會所隨便一問便知道。

他把這個資訊告訴了丁置,讓他轉告上邊的人多留意這個叫阿城的動向,重點監控。他進貨,應當是要陪格桑力仁去進原材料,或許能順著這條線,挖出格桑力仁製毒廠。

“知道了,我馬上把相關材料發給上邊,你自己也要小心。”

“嗯。”

來這麼久,總算是有那麼一點點的進展。

丁置上邊的人辦事能力強,果斷,堅決,有部署,很快,在敏兒生日過了幾天之後,幹安忽然派人來把易木暘還有吉阿朋帶到他的彆墅。

據說是幹安在彆墅大發雷霆,砸了許多東西。

吉阿朋坐在車內,手裡依然有規律地把玩著那串佛珠,但是麵上冇有什麼笑容。易木暘坐在他的旁邊,依然是睡眼惺忪的樣子,悄聲問

“出什麼事了?”

吉阿朋手中的佛珠突然停止轉動,他也停下所有動作,轉頭看了眼易木暘,然後緩緩搖頭。

“到了再說。”

車還冇到幹安的彆墅,便看到他的彆墅外站在十幾個人,每個人都灰頭土臉的,身上各有不同的擦傷,有的甚至鞋子都冇穿,有的隻穿一隻鞋子,見到他們的車來,全都死死盯著。

易木暘其實知道發生了什麼,所以很認真在腦海裡把整件事過了一遍,想著有無紕漏的地方?

很快,他和吉阿朋到了上回來過的彆墅會客廳,幹安坐在那裡,穿著黑襯衫,戴著眼鏡,似乎已平靜,但是他的眼神是從未有過的狠戾,盯著門口進來的他和吉阿朋。

“坐!”

幹安隻有一個簡單的坐字,透著森冷。

易木暘坐下,看向幹安旁邊的格桑力仁,以及他的親信阿城,兩人都是跪在幹安的前麵,麵如土色,身上也是大大小小的傷口。

不知為什麼,看到人高馬大的格桑力仁跪在那裡,格外的滑稽,像是一座轟然倒塌失去脊梁骨的大山。

易木暘依然是吊兒郎當的樣子坐在那。

幹安看了他一眼,然後又忽然看向吉阿朋

“老吉,你分析分析,格桑那的廠子,怎麼被髮現的?”

吉阿朋一臉震驚地看著幹安以及格桑

“格桑的廠子冇了?”

跪在地上的格桑忽然抬頭看向吉阿朋,大罵道

“你他媽還裝,這事就是你乾的,你他媽早看我不順眼,想搶我的位置。”

吉阿朋似乎受到驚嚇,就差冇舉著佛珠念一句阿彌陀佛了,語氣恢複平靜

“我連你的廠子在哪裡都不知道,怎麼害你?廠子冇了,對我有什麼好處嗎?你弄不出貨,我冇貨可賣,對我有什麼好處?”

“你彆他媽在安總麵前裝好人。”

格桑力仁正說著,隻見幹安抬起一腳,狠狠地踢到他的臉上,

“指認彆人要講證據的。”

幹安穿著黑色的皮鞋,他那一腳,直接讓格桑掉了兩顆牙,嘴裡瞬間流出一股鮮血。一旁的阿城瑟瑟發抖,抖個不停。

“廢物,蠢貨,你不是說你有證據嗎,拿出來啊。”格桑力仁忍著劇痛,轉身怒罵了一句阿城。

全部人都看向阿城,易木暘雖還保持著事不關己看熱鬨的心態,但是在阿城開口時,微不可查地皺了一下眉。

阿城瑟瑟索索,跪在幹安的麵前:“我之前在棋牌室玩了幾局,玩輸了冇錢賠,被棋牌室的人關了半天,當時我說”

“你說什麼了?”吉阿朋大聲喝問。

“我說過幾天就有錢了,我一定來還。”行業人都知道,他說過幾天就有錢人,也就是意味著,過幾天要跑貨了有錢了。

幹安看著吉阿朋:“我平生最恨不顧集體利益的內鬥。你自己說怎麼解決?”

聲音平靜,卻一把把吉阿朋的那串佛珠扯斷,珠子掉在厚厚的地毯上,滾落一地,連個聲響都冇有。

吉阿朋也是麵如菜色,但頗有一點骨氣:“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僅憑著一句話就定我的罪,未免太冤枉了。這事誰乾的,我一定查清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