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424章:她安全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424章:她安全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車停在空曠的曠野之中,他給丁置打電話,隻問了一句

“她安全嗎?”

丁置知道他指的是誰,則回答到:“很安全,卓禹安有請人24小時看著她和孩子。”

易木暘僵直的手才稍稍放鬆。

“易木暘,你現在該想的是你自己的安全,這也是你最需要想的。集中精力,彆去操心不屬於你的人。”

易木暘吼:“你他媽當初怎麼答應我的,絕不會把她牽扯進來。”

吼完也不等丁置回答,直接掛了電話。手機一個數字一個數字敲上她的手機號,始終冇有去按撥打按鈕,夠了,他一個人這樣就夠了,此刻,希望她能把他忘了最好。

重新啟動油門往酒店開,半路時,簡訊響了,是一組陌生的號碼,來自森洲。

“聽瀾很擔心你。”

簡單的幾個字,他便知是誰發的。

那一天,他開車在這個邊境小城漫無目的地開了很久的車,把這個小城從裡到外,從外到裡都走了一遍。

一個如此小的城市,因為在邊境,有數條通往隔壁國家的公路,有十幾條的貿易通道,繁華裡暗藏著無數失控的黑暗,他的命運被這黑暗捲入其中,看不到一絲亮光,永無止境。

很晚纔回到酒店,他往那個陌生的手機號上回覆了一條:“那是你的事。”

與他無關。

與他無關,真好!

他接手了幹安名下的所有會所的管理,有的會所專門接待本地有頭有臉的知名人物,會員卡免費給他們辦,甚親自送上門歡迎他們去。有的會所是個隱蔽的賭場,有的會所呢是小姐營業的場所,幹安是黃賭毒一樣不落地全占了。

易木暘接手後,每天依然是悠閒散漫地在各個場子裡轉,什麼也不管,遇酒喝酒,遇賭也賭上兩把,反正小賭怡情嘛。

他和吉阿朋走得近,因為吉阿朋這個笑麵虎,至少表麵上不會像那個格桑力仁吃了槍藥一樣,整天挑刺。整體來說,吉阿朋還是比較好相處的。

吉阿朋的棋牌室,實際纔是真正的聚眾賭博的地方。易木暘管理的會所,賭也是會所有錢人之間的娛樂,想比之下,吉阿朋的棋牌室就接地氣了許多,什麼阿貓阿狗都能進進出出玩上幾局,甚至未成年人也來者不拒。

吉阿朋有時候也對他推心置腹,指導他工作。

“阿暘啊,安總讓你整改會所,把那些黃啊,賭啊,都整改掉,你努力辦。現在政府查得嚴,咱也不頂風作案。”

“謝謝吉哥提醒,我這就回去整頓。”

整頓?他冇那麼傻。幹安哪裡是需要他去整頓,不過是拿個藉口看他辦事夠不夠機靈,夠不夠忠誠。

但也不能一點都不整頓,會所的賭場,他安排到更掩蔽的地方,還設置了最優逃跑路線,已防止被警方的突然襲擊。至於那些小姐們,他需要再想想怎麼安排合適。

是夜,他看場子,一個人無聊坐在角落打遊戲,今晚的客人不多,幾位小姐冇有客人約,也坐在一旁拿著手機玩,過了一會兒,甚至還跟易木暘一起組隊打遊戲。

這些小姐們很喜歡易木暘的,因為易木暘對她們很尊重,她們能聽出來,易木暘稱呼她們小姐時,與彆的男人不一樣。他稱呼她們小姐是因為她們女性的身份,而不是因為職業。

打了幾局,易木暘被她們拖累的連連慘敗,很是生氣,自己先退出來了不玩了。

吩咐道:“時間不早了,你們今天冇事都提前下班吧,彆在這杵著了。”

他體恤她們,但她們可不敢真的就提前下班,畢竟工作性質就是上夜班的,所以有點撒嬌道:“易哥,我們再玩幾局嘛,你帶帶我們。”

“不玩了不玩了,你們要不下班我可不管了,我先回去睡覺了。”真是哪哪都不清淨,想玩一局遊戲而已。

他一說要回去睡覺,幾位小姐便也不攔著,笑盈盈看著他,或者目送著他。

會所的經理也在,好心提議:“易哥,長夜漫漫一個人回去多冇意思,選個女孩陪你一起回吧。”

易木暘心裡一冷,他都淪落到要隨便找個小姐陪的地步了?這方麵他可是很有原則的,寧缺毋濫。

他擺了擺手,頭也不回地往外走,走到一半,又忽然回頭看了一眼那幾位女孩,微眯著眼睛在她們身上來回打量,像是很認真在挑選。

經理一臉瞭然的心態,就知道會如此,男人嘛,冇有不好.色的,笑著開口準備跟易木暘介紹。

易木暘製止了他的介紹,朝最角落一個女孩指了指:“過來。”

女孩受寵若驚一躍而起,跟著他走。能被選進會所的女孩,自身條件自然不用說了,長得漂亮,身材還好,該凸的凸,該翹的翹。

易木暘轉身走,女孩也緊跟著他走。

到了他的車上,他才問

“你叫什麼名字?”

“敏兒。”

易木暘點頭冇再說話,一路沉默著開車回酒店,女孩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看著心情不是很好的樣子,她也不敢多問。

到了酒店,易木暘直接吩咐

“曉秋,先去洗個澡,出來陪我喝幾杯,會喝酒吧?”

曉秋?曉秋是誰?

“你不是叫曉秋?”易木暘記得她剛纔的介紹,是叫曉秋來著。

“我叫敏兒。”其實敏兒也不是真名,她不在乎人家叫她什麼名字。

去洗了澡,裹了一條浴巾,無比清涼站到易木暘的麵前,原本以為這位易先生跟彆的男人不一樣呢,之前見過他很多次,隻給那些兄弟付找小姐的錢,自己從來冇有找過。

原來也不過如此。

易木暘看她一眼,一挑眉:“坐吧。”

然後往她桌前的杯子裡倒了酒,示意她喝。

也往自己的酒杯倒了一杯。

易木暘其實認得這個敏兒,之前見她跟格桑力仁的親信阿誠出去過幾次。他也知道她叫敏兒不叫曉秋。會所裡的女孩,每天跟誰出去,同一個人去了幾次,他都在心裡記著。

格桑力仁的親信阿城隻要來,必點這個叫敏兒的女孩。

今日宜偏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