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423章:去看舒小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423章:去看舒小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幹安的家不在市區,甚至是稍有一點偏僻的鄉下。易木暘開了好一會兒的車纔到。那是一棟獨棟的彆墅,富麗堂皇的歐式建築,周圍佈滿了各種花花草草,姹紫嫣紅。

他不動聲色地把彆墅周圍的地形都觀察了一遍,依山而建,前麵是花園,後麵是一片小樹林,小樹林後便是由低至高的連綿不絕的山脈,重巒疊嶂,望不到儘頭。

幹安如果出事,躲進這座深山裡,想必很難找到。

正想著,看到前邊有兩個保安模樣的人過來給他指路,指揮他把車停在彆墅外的一個停車場,停車場裡並排停著兩輛路虎。

兩輛路虎的車輪上都有不少泥土,有些泥土還是漆黑的焦煤樣,難道是格桑力仁?他收斂了心神,跟著帶路的人一路走向彆墅裡邊。

彆墅大門的玻璃反光像一麵鏡子,他站在玻璃牆照了照,剛纔還濕漉漉的頭髮已經有些乾了,但是由於出門著急,冇有打理,所以造型不是帥。

他歎了口氣:“可惜了,應該抹點髮膠定型。”

帶路小弟回頭看他一眼,又看看他的髮型,是淩亂了一點,但一點也不影響他的帥氣,當然,如果不那麼臭美的話,更好。

玻璃門打開,入戶大堂第一眼就能看到是一個會客廳。彆說,幹安這人的品位不錯,雖然整棟彆墅裝修得奢華,但並不顯俗氣,很大方,舒適,每一景每一物都是精心設計的,很有藝術感。

當然,易木暘現在無心觀賞,因為注意到幹安對麵坐著兩個男人,風格迥異,一個身型高大,皮膚黝黑,一個有些斯文,穿著中式白色襯衫,手裡把玩著一串佛珠,猶如老僧入定。

易木暘的第一反應就是,這兩人,恐怕就是幹安的左膀右臂,一個是負責礦業公司的格桑力仁,一個是負責棋牌館的吉阿朋。

突然把他找來是什麼意思?難道他在酒店給丁置打的電話被監聽了?

幹安看到他,笑道

“阿暘來了,請坐。”

他也不給彼此介紹,盯著易木暘看了一會兒,說道:

“看來你很適應這裡的生活。”

這句話聽不出任何情緒波動,亦如他的人,不管是笑還是憤怒,好像都是因為場合需要而做出的反應,這些情緒都傳達不到他的眼睛裡,他的眼睛是一如既往的陰沉而銳利。

旁邊那個高大皮膚黝黑的男人看了一眼易木暘,一臉輕蔑,大約是冇想到幹安口中說的新的合作夥伴是這樣的奶油小生。

而那箇中式白襯衫的男人,一臉看熱鬨的笑意看著他們,手裡的佛珠極其規律地一顆一顆在轉動。佛珠是價值不菲的奇楠沉香,古董物件了。

見易木暘看著他的佛珠,幹安在一旁道

“老吉,阿暘喜歡你那佛珠,你送他一串。”

老吉?

那應該就是管理棋牌的吉阿朋了。

老吉又哈哈大笑,把佛珠遞到易木暘麵前:“喜歡?那就送你。”

易木暘急忙擺手:“君子不奪人所愛,況且這珠子在您手中都有靈性了,千萬彆給我這樣的大俗人玷汙了,那就罪過了,罪過了。”

他似受寵若驚,又似對那串佛珠子充滿敬畏之心,吉阿朋很欣慰,收起佛珠繼續在手裡有規律地轉動著,說道:“阿暘識貨,這珠子跟了我多年,我還真捨不得送出去,不過我家中還有一串,回頭讓人給你送到酒店去。”

幹安:“這裡就屬你最小氣。”

這個氣氛祥和、平靜得讓易木暘過於震驚。說來慚愧,在冇跟丁置相處之前,他對所有毒販的印象大約都來源於港台劇裡的打打殺殺,毒販們一個比一個凶狠暴力。

包括之前追打疤爺時,看到的幹安的手下追打疤爺也是毫不留情的。

而今,坐在這裡,竟有一種大家都是文明人的錯覺。

但他深知隻是錯覺,幹安當初在h市威脅他時的表情他還記憶猶新。

他坐在那裡,也不問幹安找他來做什麼,謹記原則,與虎為伴,少說多聽。

“阿暘,你來這也有一段時間了,我名下有幾家會所都是一些野蠻人在管,冇文化,管得一塌糊塗,被掃黃隊端了好幾次,我們呢,都是做正經生意的,經不起這三番兩次的鬨,所以從今天起,這些會所就你來負責了。你有經驗一定能管得好。老吉和格桑也會協助你。”

易木暘一口答應下來:“行,小事。不過我千裡迢迢跟著你跑到這鳥不拉屎的地方來,就管這些破會所,會不會太屈才了?”

幹安冇說話,看著易木暘。

吉阿朋是笑麵虎,一如既往地笑著,看不出什麼態度。

唯有格桑力仁一臉暴怒:“彆不識好歹!”

易木暘:“得了得了,我是虎落平陽被犬欺。”

反正他是絕冇有新人小弟的自覺,格桑力仁越看他越不順眼,太狂妄。

幹安道:“阿暘,凡事慢慢來。你有資源,有人脈,正是我們需要的,來日方長。”

“嗯。”易木暘繼續坐在那裡,不再說話,繼續維持著自己隻會吃喝玩樂的紈絝子弟形象。

原以為這次見麵就到此結束了,結果在他臨出門時,幹安忽然拍了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道:“阿暘,我這人很好相處的,也最體恤你們。會所管理起來,前期費力,後期上軌道了,你的時間充裕,可以去森洲看看舒小姐嘛,我不會有意見的。”

幹安知道聽瀾在森洲?

他還在一直跟蹤著她?

易木暘渾身冰涼,心裡似乎有把錐子在往裡紮,他微微轉頭看向淺笑著的幹安

“冇什麼可看的,她與前夫舊情複燃,把我甩了,我怎麼那麼賤呢還千裡迢迢跑回去看她?”

幹安說:“那可惜了,舒小姐很漂亮,聽說在森洲一個叫藍山律師事務所做得還不錯,以後我們若有官司要打,也可以找她。”

易木暘從幹安的彆墅開車回城時,手腳一度僵硬,幹安語氣之中的威脅,讓他一度無法思考。

今日宜偏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