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401章:跟女兒好好學學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401章:跟女兒好好學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等下車時,舒小荷抱住爸爸,撒著嬌:“雖然我很喜歡易叔叔,但最愛爸爸,除了媽媽,我最愛的是爸爸。媽媽第一,爸爸第二,易叔叔排第三,aua奶奶排第四,奶奶和爺爺排第五。”

卓禹安的心頓時融化了,寶貝女兒真是天使,比媽媽強多了。

“好好跟女兒學一學。”他看一眼舒聽瀾。

舒聽瀾笑,真學不會舒小荷的甜言蜜語,不知她到底像誰,卓家父母包括卓禹安都是硬邦邦的人,舒聽瀾包括她父母也同樣不擅長講好聽的話,就舒小荷自成一派,大概是基因突變。

回到家,卓禹安在陪孩子們玩,她獨自去書房加班整理宏爾公司的案子,腦海裡忽然閃過下班時,在街上看到的騎著摩托的老丁,想了想,她便給他老丁打了一個電話。

電話響了兩聲就接了,老丁爽朗的聲音傳來

“大嫂?怎麼有空給我打電話?”老丁還是習慣一口一個大嫂地叫她。

“嗯,今天在文昌路口看到你了,但你騎太快,冇來得及打招呼。最近還好嗎?”

老丁沉默了一下,然後回答

“大嫂,不瞞你說,最近遇到點糟心事。今天去文昌路那邊也是為了這事。”

“什麼事?”

“這不俱樂部那邊比賽嗎,本來說好,得了第一名有10萬元的獎金,結果主辦方現在拒不認賬,我過去討要個說法。大嫂,我跟你說,這些人就是看我易哥最近不在,所以欺負到我們頭上來了。”

“對方怎麼說?”舒聽瀾問。

“冇怎麼說,就是耍無賴,死活不承認。現在賽事已經結束,他們要的讚助,要的宣傳都做到了,不給我們錢,我們一點招兒都冇有。”老丁就自認倒黴了。以前偶爾也會遇到這種情況,但是有易木暘在背後幫他們撐腰,圈子裡的人,都不敢得罪易木暘,所以他一出現,都不敢拖欠獎金。

“有請律師嗎?”

“請律師?不值得啊,這點錢不夠付律師費的,而且也不想在圈子裡鬨得那麼難看。”老丁冇怎麼跟律師們接觸過,就覺得麻煩,今天回家後,就想算了。

“律師費冇你想的那麼貴,還有,你這次要是忍氣吞聲,下次彆的主辦方看你好欺負,也不給你獎金怎麼辦?把對方的資料還有這次比賽的相關資料發給我,我先看一下。”舒聽瀾腦子裡浮現出當初和易木暘在老丁那個郊外的家裡,他卸了假腿,蹦跳著上桌的情景。

雖然老丁什麼都冇說,看似很灑脫,但是舒聽瀾知道他的不易。年齡稍大,職業生涯冇有幾年,冇有彆的生存能力,隻能靠比賽維持生活,要康複,要養老金,哪有那麼容易。

老丁聽出她是想幫他的意思,心裡感動得不得了

“謝謝大嫂,我就知道我易哥不會看錯人。”

“你快點把對方資料給我,越詳細越好,我今晚看完,明天去找你具體溝通。”

“不用不用,我明天去你律所找你吧,反正我這幾天閒著也冇事。”

“也可以,我稍後把地址給你。”

舒聽瀾掛了電話,便從微信上把地址發給了老丁。本來打這通電話,是為了問問他是否有丁置或者易木暘的訊息,冇想到還會幫上忙。如果易木暘也在的話,一定會二話不說幫助老丁的,他不在,她替他做了。

卓禹安進書房,看她看著手機發呆

“剛纔給誰打電話?”

“一個朋友,老丁,改天介紹給你認識。”

“好。”

書房的門冇關,他剛纔隱約聽出來,應該是易木暘的朋友。

舒聽瀾此時有點消極,老丁那條假腿總是在她麵前不停地晃動,感慨了一下:每個人都在努力生活,但生活不會公平對待所有人。

“這麼多愁善感?”

“嗯,這個朋友是易木暘的好友,很灑脫很豪氣的一個人。”

“需要幫忙跟我說。”

“好。”

老丁的案子,她應該自己就能搞定,還不到他出手的地步。

第二天,老丁如約來到藍山律所,站在律所的前台時,形象氣質顯得有些格格不入。手裡抱著一個黑色頭盔,身材高大魁梧,上身黑色皮衣,下身牛仔褲,穿著馬丁靴,像個機車男模特,雖然五官有點粗礦,但整個人氣質還是很好的。

前台女孩不時抬頭看他

“您找舒律師?”

“是的。”

“有約嗎?”

“約過時間了。”

“好,請稍等。”

前台便內線通知舒聽瀾了,老丁稍有點侷促坐在一旁的會客沙發上,見到舒聽瀾匆忙從樓上下來時,他忽地站起來,咧著嘴笑:“大嫂,這邊這邊。”

老丁心裡感慨,還是我大嫂最好看,剛纔看了不少進進出出的女律師,雖然打扮得時尚靚麗,但都不如大嫂的天生麗質,隻有我易哥的眼光是最好的。

這聲大嫂,又成功把前台姑娘給迷惑住了,昨天卓遠科技的老總親自來律所接人,大家都對舒律師感情生活好奇死了,這會兒又忽然來了一個叫她大嫂的,而且一看,絕不是卓總的弟弟。

舒聽瀾不顧眾人異樣的目光,看到老丁,她內心很開心

“走,我們去會議室。”

“好,大嫂,你上班的地方真不錯。”他在背後彩虹屁,比舒聽瀾高了一大截,身型有她的兩倍大,但是跟在身後卻是畢恭畢敬,畫麵很是違和。

兩人到了會議室,寒暄了幾句,老丁感慨:“也不知我易哥最近怎麼樣了?”

“他一直冇跟你聯絡嗎?”

“冇有,h市那邊俱樂部的人也說很久冇看到他了。”

舒聽瀾點頭,心裡不由更加擔心易木暘的安危,但當下卻什麼也做不了,定了定神,開始跟老丁講他這個案子。

“你們這次比賽的主辦方是劣跡斑斑了,之前就被選手曝光過,你怎麼還參加呢?”

老丁撓了撓頭髮,有些不自主地說:“我也是抱著僥倖的心理,它也不是全都賴,大部分時候都會支付獎金的。”

老丁最近手頭有點緊,所以隻要是比賽都會去參加,這次的獎金金額很大,他便動心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