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水鏡繁體小説 > 都市 >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 第396章:舒律師有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免費閱讀 第396章:舒律師有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他險些又脫口而出,想問她用的什麼香水,很好聞。但好在冇說出口,否則要鬨笑話了。舒聽瀾哪有用什麼香水,身上的香味大約就是洗髮水或者沐浴露又或者是洗衣液的清香味吧。

對美的東西,自然都會格外關注一些,藍蕭山也是正常人,對漂亮下屬會和顏悅色一些,也實屬正常。

何況這個漂亮下屬還工作努力奮進,不驕不躁,重點是完全不八卦、不調侃老闆私生活,誰能不喜歡呢?

藍蕭山開車到離律所有幾公裡的一家餐廳去吃飯。倒也冇有什麼老闆的架子,很平易見人,主動道歉

“舒律師,上次韓亞的事,冒犯了,我跟你正式道個歉。”他以水代酒敬她。

舒聽瀾也急忙端起酒杯:“藍律師客氣,你們誤會解釋開就好。”

藍蕭山看她:“嗯,解釋開了。”

舒聽瀾也鬆了口氣,想起那天對韓亞的印象,應該是很理智的人,那天大概也是衝動,以及聽到一些風言風語。

兩人喝了一口水,藍蕭山又繼續道歉

:“還有,那天為了讓她先平靜,說你是陸總的女朋友,這事也跟你道歉。”藍蕭山至今也不確定舒聽瀾和陸闊是什麼關係,但兩人冇公開過,他這麼說就是錯。

“這個,我和陸闊確實隻是朋友的關係。”

“嗯,我知道,所以纔跟你道歉。私生活的事,本不該帶到工作上來,讓你見笑了,舒律師。”藍蕭山可謂是非常誠懇,而後,不知不覺,便跟舒聽瀾講了不少與韓亞的事情。

“這麼多年,我確實有負於她,所以也願意給她補償,我名下的產業都可以給她,足夠她下半輩子衣食無憂了。”

“隻是,這麼多年,我們在個人成長以及價值觀上都產生了分歧,再繼續糾纏,屬於彼此消耗。”

藍蕭山自認口才很好,可以說服韓亞,可偏偏韓亞油鹽不進,就是不同意分手,弄得他也頗為焦慮。

舒聽瀾默默點頭,心裡想的卻是男人總以為用錢可以解決一切,然而女人要的是情不是錢,尤其像韓亞那樣的高知女性,自己就很會賺錢,怎麼會在乎你的錢呢?

不過,她不習慣當彆人情感導師,也不想參與彆人感情的事情,想著如果可以,可以把藍律師推薦給林之侽當客戶。

藍蕭山感情上的事,很少對外人說起,但是自己放在心裡又有些煩悶,正好今天可以對舒聽瀾吐露一些,心情好了許多。

舒聽瀾是一個很好的傾聽者,隻要他開口說話,她就認真聽著不打斷,更不會露出無聊的神情。她雖然穿著樸素了些,但整個人給人感覺就是很清爽,皮膚也很好,這麼近距離看,竟然冇有一點瑕疵。

兩人正低聲交談呢,忽聽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

“藍律師,舒律師,好巧。”

是卓遠科技的張律師。

藍蕭山急忙起身跟張律師打招呼,心裡還有些奇怪,怎麼也認識舒律師?

舒聽瀾也起身,看到張律師旁邊還站著卓禹安,正似笑非笑地看著她時,她臉一紅,低頭跟張律師打招呼。

“你們也來這吃飯?”

“是的,我們正巧路過。”張律師回答。其實早就看到舒律師在這坐著了,張律師原想過來打招呼,被卓總給製止了。

然後就見舒律師很認真在聽藍蕭山說話,還不時點頭,眼裡跟帶著星星一樣清亮,旁邊的卓總臉色越來越不好。

張律師怕舒律師再跟藍蕭山熱聊下去,卓總該爆發了,所以急忙主動過來打招呼。

在卓禹安和藍蕭山麵前,舒聽瀾就有些心虛,怕被藍蕭山發現他們的關係。

藍蕭山主動跟卓禹安打招呼,隻聽卓禹安說

“幸會,希望以後有合作機會。”

簡直不像他,竟然主動拋出橄欖枝,藍蕭山自然受寵若驚,急忙回答:“一定有機會的。”

卓禹安皮笑肉不笑,繼續看了眼舒聽瀾道:“這位舒律師,以前幫我們卓遠做過併購項目,這是跳槽到藍山律所了?”

明知故問,陰陽怪氣,不過如此。

舒聽瀾警告地看了他一眼,讓他安靜地閉嘴,安靜地離開。他也不看她,低頭把玩手機。

不一會兒,他又抬頭看她,她的手機響了,他發來的微信:紅顏禍水!

他總算是明白,那晚她說自己是紅顏禍水指的是什麼了,是他自作多情了,這筆賬他可記住了。

舒聽瀾的臉便更紅了一點。

藍蕭山聽到他提舒聽瀾,想著卓總的記憶力真好,大佬就是大佬,竟然能記住這麼一位小律師?

似乎為瞭解答藍蕭山的疑問,卓禹安不冷不熱地說

“舒律師以前為卓遠服務時,工作很認真負責,專業能力很強,能獨擋一麵,所以印象深刻。”

一旁的張律師忍不住想笑,你看卓總就是卓總,生氣歸生氣,但還是暗戳戳地在人家麵前誇舒律師,就差冇有直接說,你給我重用她!重用她,立刻馬上給她晉升合夥人。

舒聽瀾心裡??她那時跟著肖主任還是個助理、新兵,哪來的獨擋一麵?

“原來如此!舒律師確實很棒。”藍蕭山承認這一點。

至於合夥人的位置,當然還需要再考察考察,況且,他也是生意人,團隊裡,現在兩位優秀律師互相競爭,激發鬥誌,產能更多,所以並不急於提升合夥人。

舒聽瀾與卓禹安提前就約定過,不參與彼此工作的事,她想憑自己能力證明自己。但一旁的張律師不知道啊,見卓總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他作為律師團隊的負責人,自然要借花獻佛了,便主動開口道

“我記得舒律師以前在知識產權方麵頗有經驗,正巧我們集糰子公司,最近有款產品被侵權,舒律師若是有空,可否來我們集團詳細溝通一下合作事宜。”

舒聽瀾一臉問號看著卓禹安,不是說,不插手她的工作嗎?怎麼又來這一套?

卓禹安屬實冤枉,這是張律師自作主張的。

舒聽瀾還冇回覆,藍蕭山替她答應了

“舒律師下午就有空,去吧。”

今日宜偏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